Created 14 articlesIn total 12322 words

跑步週記.之九

Kukumama

每回被問到新年願望總是語塞。並非沒有想開啟或進行中的計畫,而是願望這種東西,如果憑一己之力有望達成,那去做就好了,成事與否反而沒那麼重要;如果無法完全操之在己,與其用力在許願,真誠地祝福好像更舒暢些。但要說新年最怕遇到的,那就很鮮活了。關於一年一問的聚餐流行癥候群已經免疫,近年來...

跑步週記.之八

Kukumama

天氣雖然轉涼,起跑前全身卻感覺躍躍欲試,本來想輕裝出發,一開門兩尾冷龍竄進鼻腔,還是回身披上外套,人生值得挑戰的還很多,頂著寒風邁步向前這種事還是留給勵志電影就好。但外套有口袋呢,不需要臂帶也能裝手機,那就可以測里程吧?於是又更新了App,一來一往暖鬆的關節又痠澀起來,趕緊甩動肩背把自己推出家門。

1

跑步週記.之七

Kukumama

關於空出自己讓______發生這件事。今晚出發得晚,一方面是與親族長輩的聚餐延遲散會,另方面是連日來雨神同行,就像學生時期踩著自行車,和對向的騎士窄巷相逢,經常同左同右齊進齊停,想錯出個空檔卻總不可得。所謂巧合,要是發生得不湊巧也挺傷腦筋的。

跑步週記.之六

Kukumama

不得不說真的是冷,印象中這是第一次穿著薄外套跑完全程。會說印象中是因為最近察覺記憶力越來越不靠譜了,聊同一件事細節卻與人相左的情況頻繁到令自己有點在意。另方面雖然聽說冬天的基礎代謝率會增加5%(這類的冷知識倒是記得很清楚,不過因為是冷知識也不太會引起爭論),每回躍躍欲試想應用天時...

跑步週記.之五

Kukumama

到底踩了煞車沒,現在依然想不起來。原本想發個休刊公告。倒不是因為下雨,自從出現了超慢跑的選項後,氣候再也不會是理由了,更絕不可能成為藉口。旋即想到的是休甚麼刊呢,一來雖然打算持續寫下去但從未有成刊的念頭,二來是要向誰公告呢?總覺得(期待著)有觀眾或讀者在注意自己果然是獅子座的原廠...

跑步週記.之四

Kukumama

雖然兩件事情其實都無關,但說到跑步和寫作,好像就會聯想到村上春樹。看了大部頭如《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1Q84》,也有短而無厘頭的《夜之蜘蛛猴》,倒是沒讀過那本講跑步的書。說起來最喜歡的還是沒有色彩的多崎作,也說不上為什麼,硬要找個理由的話,大概就是因為沒有色彩吧?

1

跑步週記.之三

Kukumama

繼上週臨時更改路線之後,今天依舊決定跑文化中心外圍。起因是等垃圾車邊伸展的過程,有兩位跑者簇簇簇地經過身旁,忽然想到為什麼是逆時針呢?快速回憶從小的電視轉播、校慶運動會什麼的,好像田徑場上都是逆時針跑的,不,應該說,雖然不能篤定是受了這個印象影響,好像每次遇上要繞圈跑步,都會想也沒想地以逆時針方式跑。

跑步週記.之二

Kukumama

邊放鬆關節向小操場走去,發現沿途多了好多競選廣告,因為這次對哪些職位有哪些候選人幾乎沒有概念,於是臨時決定將路線改成文化中心外圍,或許趁著跑步的時候認識一些候選人,比起認真研究選舉公報,對維持血壓穩定來說更有幫助。果然人車比較頻繁的那側廣告更是茂盛,既有跟店面商家或民居租借空間的...

1

跑步週記.之一

Kukumama

出門的時間差不多,就順道去等垃圾車,將袋子靠著人行道一邊暖身的時候想到好久沒有等垃圾車了,以前因為定時定點會碰到的熟面孔似乎都不剩了,或也認不得了吧?那種有些事應該永遠不會變的感覺果然都是一時的恍惚造成的。自從外出需要戴口罩,在宜蘭的時候就會去附近的學校操場慢跑,說起來是母校的這...

2022年4月26日

Kukumama

如果說,模仿是我的興趣,也是能力,那麼至今我為時最久也最成功的模仿,應該就是模仿「一個好笑的人」吧。再往前追溯一些,這個「想成為一個好笑的人」的起源,應該是想要被認同、想要受歡迎、想要成為眾所矚目的焦點這件事。至於這件事還有沒有更前面的源頭呢?

永遠的未竟之業

Kukumama

在劇場這樣保留著經驗的有機生成與滾動的場域裡,我們還有機會回到最原初的行動、回到遊戲、回到當下的真實、回到表現與注視之間相互激發的力量:先有共感,然後才有共識。也正是在這樣的發現裡,我們有機會突破那種尋求烏托邦的想像:認為摒棄掉惡劣的現實、取下大壞蛋的首級,才能跨過那道未知的鴻溝,去到完美的地方。

初一

Kukumama

年初一,農民曆上載著,午時焚香開門往西南方吉。往年你就這樣發動車子,仿佛憑著幾行小字,就知道要往哪去。今年,只有方向,沒有目的,且走且停,時雨時晴,好似失了靈的神祭,僅剩喃喃咒語。然後且走且停,時雨時晴,終於明白那份從容來自記憶,來自相信,來自遭遇之後的共鳴, 在我們眼底,在我們心裡。

傷心的時刻

Kukumama

那一年,在南部的獸醫院巧遇一隻瀕危的幼貓,因為拾去求診的人無力照護(只是住家附近的浪貓),我也就因緣際會地帶牠北返,雖然心裡明白牠大概存活不久,總還抱著一絲希望。在相熟的獸醫診所裡接受診斷的幼貓去了相熟的獸醫師那兒,再次確認情況很不樂觀,只能為牠洗淨吹乾,為牠佈置一個舒服些的紙箱。

問候大家

Kukumama

寫部落文章似乎是上輩子的事了,直到最近因為生活的變化,好似又拾起了寫作和閱讀的想望,瀏覽了許多充滿廣告的平台,終於找到一個舒爽而簡單、清淨的空間。雖然可能也沒什麼產出和貢獻,但也就混進來了,在此問候大家!#新人打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