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kumama
Kukumama

一不留神便步入中年,還帶著孩子氣的大叔。

跑步週記.之一

出門的時間差不多,就順道去等垃圾車,將袋子靠著人行道一邊暖身的時候想到好久沒有等垃圾車了,以前因為定時定點會碰到的熟面孔似乎都不剩了,或也認不得了吧?那種有些事應該永遠不會變的感覺果然都是一時的恍惚造成的。

自從外出需要戴口罩,在宜蘭的時候就會去附近的學校操場慢跑,說起來是母校的這所國中,在畢業的很多年以後鋪設了藍色的PU跑道,不過重點是周末晚上人很少,多數都集中在籃球場,也因為球場的燈大亮所以跑道這邊顯得更暗,更可以安心地裸著臉,不像路跑的時候老是得迎上一些驚疑的眼神。

大約幾周前操場突然圍起了鐵皮,不過事實應該沒那麼突然只是真的太暗了,所以直到被鐵皮擋住了去路才發現。看不清楚告示寫什麼但從現場狀態猜的到是要翻修,才想到最近北醫的操場也在翻修,也才想到活到現在從來沒看過操場翻修,結果短期間內就遇上了兩處,原來操場是要翻修的啊,這種事情或許就像數十百來年才會繞行過一次的彗星,因為超出了習慣上對週期的度量,就被歸類成異狀,畢竟也沒看過什麼適合翻修操場的節氣,然而以操場的一生來說這只是必經的階段而已。那種有些事大出意料之外必定會影響社稷禍福的感覺果然也是一時的恍惚造成的。

可是經過了好幾周還沒完工,就讓人有些不耐了,北醫的操場也還沒完工,不過那裏不在周末晚間運動場地的列表上。由於操場有一面是以矮灌木叢圍起的,從那邊觀察發現跑道似乎還沒掀起來,就決定跨過植栽間的網籬進去。先是步行了一圈,確定除了一處鋪墊了合板和鋼板好讓工作機具駛進中間施工以外,跑道的狀態尚好,被移開的球門鋼柱和蓋著防水帆布的不明堆體雖然散置四周,但是能跑步的路徑很明確。那就開始跑吧,當下還決定為了因應那段稍微崎嶇的臨時車道,今天就半圈快跑半圈快走好了。跑操場的一個小缺點就是容易無聊,尤其是這種200公尺的小操場,所以每次搭配遊戲規則製造變化還蠻重要的。

身體暖開之後幾處痠痛也披露了出來,暑假工作坊講課很嗨坐到桌角的左臀部,上個月演出《未知記事》排練時陸續撞到扭到的右腰、右肩和右腕,咦,都在右邊誒,居然今天才發現,是因為慣用右手嗎,嗯之前朋友推薦的結構醫學真的應該快點去看,嗯還有中醫師,嗯,為什麼才跑沒幾圈就過了十幾分鐘,當初還是國中生而跑道還是深赭色的時候,跑一圈才不到三十秒,啊,看吧,操場果然有翻修過,或許就在畢業以後和開始跑步的中間這期間,或許比想像中更近也有可能,畢竟這裡夜間人少又總是太暗,若非登上周末晚間運動場地的列表,就如同不產石油的科威特,或柏克萊主教的樹,或被狸貓還是趙家的孩子替換了的太子一樣,是沒有人會注意的。

下雨的時候剛好跑了廿五分鐘,跨過網籬的時候覺得身手比來時輕巧了一些,嗯,那種做了一天運動就預感自己有天必定能成為武功高手的感覺果然就是腦啡造成的吧。

2022/11/13的跑步週記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9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