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n

布查屠杀的性质:王陶陶预测的漏洞

我今天早上看到王的一篇讨论布查屠杀的文章,所以临时决定换个题目。王这篇文章现在找不到了。他的大概意思是,盎萨人很擅长操纵舆论,虽然盎萨人自己在进攻“敌国”的时候杀人无数(举了对德空袭/对日空袭/海湾战争对南斯拉夫)等例子,这些都是进攻时候的对平民连带伤害。俄罗斯也不是普京下令屠杀,而是俄军在战争中独走的产物,和盎萨人差不多。这次屠杀,是被盎萨人抓住把柄了,

我得说王大概是把屠杀的性质搞错了,这很不利于理解现在欧美的情绪。

1,盎萨人杀人主要是对蛮族或者“异种”的屠杀,比如前一阵子澳大利亚士兵射杀阿富汗平民之类。今天欧美再“去民族主义”,人的本能都是民族主义的,对异种,特别是和自己民族各方面差距较大的民族,是相对漠不关心的。这是人的本能。美军在越南的屠杀也不会让欧美各民族产生多大情绪,因为他们不认为自己会变成美军下一个屠杀对象。

假如普大帝是对车臣开战,四处屠杀穆斯林,那么所谓“制裁”是很难推行的,今天欧美各民族的民族情绪觉醒已经不可阻挡,很多白人反而会把普大帝视为欧美“文明世界”的残暴守护者。问题是普大帝屠杀的是谁呢?乌克兰人,基督徒,欧洲人,白人,“自己人”。普大帝的行为无异于把自己变成了类似奥斯曼或者摩尔人一样的“威胁”,俄罗斯从此被视为一个奥斯曼那样的蛮族,普京变成了一个蛮族头子。

2,普大帝下场的时候,打的旗号是反对乌克兰这个国家和民族的存在,把乌克兰人视为俄罗斯人的一部分,俄军一开始也军纪良好。以民族主义的逻辑来说,以民族之名撕裂国界也是1848万国之春以来一个合理的行为。普大帝可以当时不被视为一个蒙古式随意侵略夺取领土奴役他族的野蛮人头子,也在于此。当然,乌克兰人和俄罗斯人是不是一个民族,这是另一个问题。

但今天俄军对“自己人”乌克兰人的屠杀,足以证明普大帝的入侵压根不是基于民族主义的,你能想象加里波第的红衫军在那不勒斯大屠杀么?太平天国的军队乃至辛亥起义军可以随意屠杀满城,这种“民族复仇”是被国际秩序默认的。但如果对汉人城市进行了屠杀,那就会立即合法性崩溃。俄军的行为,证明他们的入侵是中世纪式的,民族无非只是一个扩张和掠夺的借口罢了。俄军在布查的行为,和成吉思汗的蒙古军队焚烧掠夺所经之地的城市毫无区别。

3,二战时候无论是德军对英国的空袭,还是英美日后对德国的轰炸,都是服务于战争目标。战争本身就是血腥残忍的,是自然会产生大量连带平民伤害的,这也是人本能理解的。俄军之前用重炮轰炸乌克兰城市,尽管纽约时报把炸成一片废墟的图片反复播放,仍不足以让欧美民意动摇。因为他们本能的是判断这是战争需要,不能证明普京或者俄罗斯是“野蛮人”。在战场上,野蛮人和文明人是一样野蛮的,这是必然的恶。

但是,俄军在撤退的时候杀戮平民,这是不必要的恶,这从性质上来说就变了。这事俄军劫掠乌克兰人的家具家电,大量使用少民充当士兵,这些行为各方面都和文明民族格格不入,不得不再次唤醒文明民族对蛮族的一种本能恐惧。

总而言之,王真正忽视的核心问题在于,俄罗斯和普京的形象,拜入侵乌克兰—布查屠杀这个行为所赐,从这十几年精心设计的“欧美基督教文明”的保卫者,变成了威胁“文明社会”的蛮族异己,所以民意上变成了欧美民众希望全力打倒的对象。这才是布查屠杀问题严重的核心原因。其对欧美民众的意义,不亚于满清入关后突然开始强制实施剃发异服对远离北方战场的江南民众的刺激。所不同的是,欧美现在力量对比上远强于俄罗斯。可想而知,普京政权的下场绝不会好看。而另一方面,由于普京政权屠杀极大的动摇而非加强了俄罗斯的民族情绪,普京很有可能面临罗斯和泛斯拉夫民族主义者公开谴责和造反,普京等于给了其手下公开绕过“爱国”的理由。其手下为了和普京脱钩,免于“背叛祖国母亲”的困境,大有可能以普京伤害了斯拉夫民族兄弟/罗斯同胞为理由加入俄罗斯反普势力,他面临的政变风险会极大增加了。

作者:汉之声专用号

链接:https://zhuanlan.zhihu.com/p/493204173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