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n

你大可以对民族未来乐观一点

我这两天看了一篇文章,作者的拳拳之心让我深感感动,他对本朝的分析也有精妙之处(比如作者分析本朝不可能改变少民优待的“祖宗之法”是和本朝起家的原因密切相关),但我不得不说他对民族未来的分析有点过于悲观了。

当然,这种“悲观”也来自于对本朝的经济情况过于乐观。

一,中国会变成移民国家么?

我认为不会。1992年的俄罗斯会变成移民国家吸引大量印度人和非洲黑人涌入么?当然不会。因为黑人为什么要去一个经济全面崩溃的地方受罪呢?四年前,我在知乎批判穆斯林和黑人的时候,我也对移民这个问题深感忧虑。但我现在已经完全不担心了。你让正常人来到一个墙如此之高,房价如此之高,生活如此困难和缺乏乐趣的地方,我认为是很困难的。要知道,现在全球人口普遍在下行,哪怕是阿拉伯半岛的穆斯林也已经在逼近生育更替线,黑人和穆斯林放着门口更自由更安逸更多同胞的欧洲美国不去,来这里受苦受难,我以为是很不符合逻辑的。

感谢我们经济的崩盘趋势吧!汉人在断子绝孙,少民也在,连洋人—哪怕是黑人都不愿意来吃苦受罪了。

二,地域问题会激化,汉人地盘会四分五裂么?

二十年前,这个问题是有可能的。那时候汉人各地因为户籍制度和“分而治之”的“祖宗之法”(即1949乃至1929以来的那个祖宗),各区域内斗严重,当地人(无论是哪个地方的当地人)普遍画地为牢厌恶其他地区“廉价收购当地资源”,甚至对双方产品互设关税。

等到了加入wto以后,本朝终于算是勉强进入了全国性市场经济当中,多亏了黄金十年的改革,汉人取得了在全国范围内自由迁徙的自由,但却没有在当地的权利。因此,民族主义者和自由主义者结成了同盟,号召废除户籍制度和城乡二元制度,给汉人以平等。不发达地区的汉人除了几个脑子不清醒的以为自己能独立以后靠卖资源暴富的以外,已经不再有地域独立或者更多自治权的冲动,也不相信自己的家乡独立以后就能比沿海区位优势区发展的好,而是希望自己在发达地区享受平等权利。而发达地区的人反而因为竞争者涌入产生了地域意识,渴望保住手中的地域特权。

所以这个时期有一个经典笑话,姨学最重要的支持者在哪?最多的在上海,其次在北京。为什么?因为这两个地方的人对户籍特权最为看重。到了今日,随着房价暴涨,以及全国各地出生率的断子绝孙趋势,情况已经进入到了第三阶段。以前北京和上海人值钱的就是户口,所以他们像是废除贵族制度前囊中羞涩的贵族排斥资产阶级一样珍惜手中的户籍制度。但今天,土著们有的是真金白银的几千万市价的房子,这个条件足够让他们一步跨入上层社会。他们可以像是挑选秀女一样的在“进城”(包括那些二三线的中产甚至资产阶级)人里选妃。但是他们也清楚,这房价只不过是镜花水月,高涨是建立在源源不断的涌入的其他地区的人的基础上的。

假如上海独立,十年前意味着复旦大学只招上海人,今天意味着房价腰斩到1/4,那这些上等公民吃什么喝什么?谁愿意呢?曾经皇汉们恐惧仇视的户籍制度,正在被沉迷于土地财政的地方政府一步步废除,他们为了要人进来接盘买房已经不择手段,上海这两年已经允许留学硕士工作即落户,为了什么?不外乎是为了上海政府(当然,上海“公民”们也能沾光)的房子还值钱罢了。

所以说真的,我一点不相信地域到这个阶段会把汉人民族社会撕裂。更何况今日汉人的出生率如何呢?二十年前我担心过东北独立,今天东北靠什么独立?一群老头老太太独立?今年据说2月某天上海一个本地孩子没出生,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三,文化问题那位作者说的有一点值得注意,本朝意识形态和自由派意识形态本质上都根植于新文化运动。更确切的说,是一种殖民主义理论——白人的负担论。汉人无力自己管理自己,必须被“文明人”(西方)或者先锋队改造并帮助“开化”。也就是说,自由派反贼和朝廷是一体两面。

有的自由派反贼说,汉人的民族性造就了朝廷,朝廷是执政的汉人,汉人是下台的朝廷。实际上正好相反,自由派和朝廷才是新文化一根藤上的两个蚂蚱。朝廷是执政的自由派,自由派是执政的朝廷。“汉人需要被殖民三百年”和“汉人一米三,被朝廷拉到一米五,需要被朝廷改造三百年去除“““小农”””“““儒家”””思想”说穿了是一个逻辑。他们的区别仅仅在于是谁去“改造“汉人罢了。

但汉人不需要改造。

那么,民族主义者的观点能得到大多数人支持吗?如果朝廷在,不能。因为你否认了汉人的劣根性就等于动摇了朝廷统治的合法性。

如果说莫迪政府或者美国政府统治的前提假设是印度人或者美国人高贵而自由,本朝统治的合法性恰好是汉人下贱而无法自我管理。

如果经济还不错,尚能维持,汉人精英还不打算和朝廷撕破脸,那么你说汉人不需要朝廷“管”肯定会被想过安生日子的汉人抛弃。但如果财政不能维持,经济崩了,汉人是赞同“自己下贱,需要被管管”呢?还是支持“自己可以管自己”呢?

这是个人口下行的年代,没有什么“列强”干预来趟浑水了。如果朝廷不复存在,没人能和朝廷一样把全社会“管”起来,列强也不行,在这个情况下,为“管管”背书的“劣根性”理论自然会被汉人自己抛弃。任何一个理论都是为统治者或者潜在的统治者背书的,否定一个理论的不是理论本身,也不是事实,而是现状。

所以在今天这个年代,我对汉人的未来充满了信心。大破大立,我们民族的未来将非常光明。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