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n
Saturn

攻乎异端:汉保守主义者对未明子的回应 - 周官学社的文章 - 知乎

“使世界皆不敢轻视中国,贱待汉族,否则汉族神明裔胄之资格,必随世界主义埋没以去。”—孙文

作者:周官学社
链接:https://zhuanlan.zhihu.com/p/661190283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文/周官学社-大西王

“使世界皆不敢轻视中国,贱待汉族,否则汉族神明裔胄之资格,必随世界主义埋没以去。”—孙文

近日知名左翼喉舌未明子君,连续三封视频投稿,向汉民族主义及儒家思想发难,汉民族主义和儒家思想一边未见有对此做出正面回应者,社交平台上的相应问答亦是隔靴搔痒。汉保守主义者作为汉民族主义与儒家思想的集成者,本无意蹈这趟浑水,然既见众声喏喏,以为若不回应,未免使敌轻视,谓汉家无人,笔者故作此文,为同胞一辩。

未明子对汉民族主义以及儒家思想的态度,即是左翼对汉民族主义和儒家思想的态度。由此以后,诸君应该明了,所谓“左翼民族主义”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虚假概念,所谓“民族布尔什维克主义者”也是一个虚伪的概念。

左翼思想在过去的20世纪,完全凭借鼓动民族主义才得以生存和发展,然而他们得势以后却转头即将民族主义视为“发出腐朽臭味的破布”,不可不谓之过河拆桥。所谓“左翼民族主义”不过是左翼思想与民族主义的短暂结合,是左翼思想对民族主义的利用,从约瑟夫.斯大林在红场上对俄罗斯族的鼓动到所谓的“亚非拉民族解放运动” 左翼思想可以与任何一族之民族主义相结合,利用其达成寄生的目的。然而汉民族主义和儒家思想却只能和汉人相结合,不能寄生于其他民族,所以左翼思想是全世界的,而汉民族主义与儒家思想是汉人自己的。未明子说汉民族主义与儒家思想具有极强的生命力,相比之,左翼思想才是外来产物,恰恰说对了。

左翼思想可以和世界任一民族相结合,而自由主义(皇汉所指的自由主义,即指如今欧美之主流意识形态,即所谓“民主自由的普世价值观”)亦可与世界任一民族相结合,可以和世界任一民族相结合之思想,称之为世界主义,皇汉反对一切形式的世界主义。

左翼思想追求世界性的联结,鼓吹全世界阶级兄弟联合起来,为了援助阶级兄弟,可以无上限的榨取寄生民族的血汗。自由主义鼓吹全球化与多元化,鼓吹爱远在万里的外人胜于爱眼前的同胞。左翼思想与自由主义看似在意识形态上水火不容,其实在最终诉求上殊途同归,最终都是谋求使世界再无人种,民族,传统与文化的藩篱,而混合为一共同体。

左翼思想与自由主义,都是法国大革命的双生子,其演化之最终目的,均在瓦解世界上一切老大文明民族之道德,传统与文化以及人种,将其斥之为落后的,保守的。而易之以普世性的,多元化的,其自称为进步的价值观。

皇汉与自由主义并非是绝对的一体两面。汉民族主义是否要与自由主义合流,是选择,而不是必须。汉民族主义者接受民主自由的理念,但不是只有民主自由的理念,在皇汉的思想中,制度只是一种手段,一种工具,而不是目的。基于目的去选择手段与工具,才是自然之理。同时皇汉认为,一个民族的制度应当来源于本民族的传统。汉人的制度应当合于汉人的伦理。所以皇汉不会将民主自由理念置于汉民族主义之上。皇汉首先应是一个汉民族主义者,之后再是一个民主主义者或君主主义者,或者某一制度的支持者。如果先是一个民主主义者或君主主义者,或者某一制度的支持者,之后才是一个汉民族主义者,那么难免成为汉民族的背叛者。

左翼思想和自由主义一体两面,都是将主义置于民族之上,而皇汉将一切纳于汉民族主义本位之下。

皇汉是否追求自由,当然追求。是否认同民主,平等,当然也认同。但是皇汉所追求的自由,是民族的自由,皇汉所认同的民主,是民族内的民主,皇汉所认同的平等,是民族内的平等。不追求,不认同并反对无差别的泛自由,泛民主与泛平等。民族是皇汉的边界,一切道德与自由,民主,平等的概念,只在这边界以内实行。

一切世界主义都必将使汉人逐渐消亡,所以皇汉反对一切形式的世界主义。

皇汉的理念只有汉民族主义和汉保守主义,以民主自由的普世价值为核心的自由主义是建立在此框架之下的一个选择,而不是必然与皇汉捆绑的,皇汉秉持的是汉民族本位,是构成汉民族传统的儒家思想,而不会是任何舶来品,不管这艘航船是从涅瓦河畔启航的,还是从哈德逊河畔起航的。

唯有当汉人都以汉民族主义,汉保守主义为本位进行思考的时候,才是真正唤醒了黄魂。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