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年紀事

從探路客開始新時代的網誌旅程,輾轉到了方格子,現在想在馬特市寫寫自己有點奇異有點偏激的想法。 匿名所以不放頭照。主觀到放棄世界,卻要生活在一個再世俗不過的國家。

【紀事】沒有明天的日子

Living in other countries is a privilege.

跟在德國的朋友通話一小時,我感覺自己進入了另一個時空。

有些人知道我在哪,不知道的也沒關係,看完之後大概就能推論出來。


德國朋友回去之後面臨了一連串的適應障礙,到現在這個情緒還在持續困擾著他。
他說他從一個不知道有沒有明天的地方,回到一個有確切未來的地方;後者的人好似生活在世外桃源,而前者的人面臨低薪、壓力,還有外界的不諒解;而在這兩個地方待過的他,也面臨著倖存者偏差,還要面對一些看似理所當然的笨問題(例如:他們怎麼不離開?)。
這些人的無知讓他覺得自己的情緒格格不入,尤其他們正將自己的視線焦點從事件移開。

算起來也三四個月了,人們不再關心事件進展,取而代之的是抱怨物價油價的上漲,以及事不關己的婚姻訴訟。這些都讓朋友覺得,他們怎麼能如此快速的轉移同情,他們怎麼能把明天的一切當成理所當然,而且是在鄰居水深火熱的時候;他們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活在這樣的先進國家是一種privilege?

那樣的反差是令人難過的,尤其發生在同一個人身上時。看過真正的水深火熱、了解過那些無可奈何,朋友的情緒多次崩潰,他打來的時候,我知道自己是唯一能懂他在講什麼的人,因為我們都曾住在一個沒有未來的國家。而我們是這麼真切的愛著這裡的人,我們心疼、我們難過、我們看著人們漸漸地不在乎,我們其實懂,但還是奢望有一點的不同。


這樣的人生經歷使朋友與他室友的世界觀產生隔閡,進而導致若有似無的遺忘。朋友回去之後,室友不再事事想到他,他們不再像之前那樣親近,他說自己好像總是最後被想到的那個。原來以為回去之後可以跟之前一樣,至少還有家,但現在只有格格不入之感。

吃味也好,幼稚也罷,人總是需要被需要的感覺。我非常懂,因為我也總覺得自己是團體中最後被想到的,正是如此我才發展出自己的一對一交友方式。我不要在意對方是不是跟其他人有更好的一對一關係,我只要在意在跟我的關係中對方是有想到我的,這才是重要的。

也許是種自我防衛機制吧,但是讓自己不去在意是經歷過各種傷痛之後才培養出來的血淚心理建設,我很感謝神讓我依靠,不然高敏人很容易憂鬱症。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