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ker冒業
Faker冒業

香港科幻、推理評論人及作家,第十九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首獎得主,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國際成員。 除了創作也從事評論活動。以筆名「Faker」於2014年開設部落格「我思空間」發表作品評論。文章曾於U-ACG、01哲學、同人評論誌Platform、MPlus、Sample樣本、微批、明周文化、博客來OKAPI等刊登。最近希望推廣推理評論普及。 筆名是「不務正業」的異變體。

太多「不解釋」:雜談《PSYCHO-PASS 3》

這篇文章不打算很詳盡地討論《PSYCHO-PASS 3》的內容,純粹是一些個人雜談。

我幾年前寫了一篇《PSYCHO-PASS 2》的文章。一年之後,我又寫了一篇《劇場版PSYCHO-PASS》的文章。現在《PSYCHO-PASS 3》和《First Inspector》都已經完結,不寫似乎說不過去(雖然去年三部劇場版《Sinners of the System》已經沒寫,但它們實在沒有可寫之處)。這篇文章和以前不太一樣,不打算很詳盡地討論《PSYCHO-PASS 3》的內容,純粹是一些個人雜談。

《PSYCHO-PASS》自《SS》已經跟原作者虛淵玄沒有任何關係,反倒第一季就參與其中的小說家深見真,如今成為團隊中資歷最深的編劇。《PSYCHO-PASS 3》由冲方丁當系列構成,加上深見真和自《SS》第一部開始加入的吉上亮,共三人合寫劇本。

第一季有很強的虛淵風格,故事有一名執念強烈的男主角和分成個四層次的世界觀;第二季有很強的冲方丁風格,全劇有大量抽象概念的討論;第三季不再帶有太多個人風格,情節明顯是整個團隊一起brainstorming丟出大量點子,再加以整理而成。這季有雙主角和與主線有關連的三個單元故事,比前兩季更貫徹刑警日劇的模式(第一季只有前半部是單元式故事)。

1. 「現在」的科幻

《PSYCHO-PASS 3》分為三個單元,分別圍繞三個社會議題:房屋及泡沫經濟、大數據(AI)與選舉和宗教特區。值得一提的是,三者都以「入國者(移民)問題」為軸心。《PSYCHO-PASS》的世界原本就建立在「全世界陷入內戰」以及「日本鎖國」兩大假設底下。而移民/難民問題一直是此系列未有觸及的部分。

可是,這三個主題,以至作為三者基礎的入國者問題,其實都不是普遍的科幻題材,反倒是當代的社會議題。房屋參考的是日本90年代的房地產泡沬爆破以及2008年雷曼事件;都知事選舉是參考自2016年劍橋分析的大數據策略對美國總統選舉造成的影響;宗教特區則是映射著當代各種的宗教衝突;移民/難民不用說,是目前歐洲正面臨的難題。

換言之,《PSYCHO-PASS 3》不像第一季,不是來自對未來的想像,而是參考這幾年的國際社會事件改寫成自己的故事,其材料源自「現在」而非「未來」。所以也難怪很多觀眾的感想都是「也不是不好看,但好像不是原本想看到的內容」,頗為尷尬。

只不過,如果觀察一下近幾年的科幻作品,會發現試圖想像未來的的作品數量越來越少。就算有,也不會是百多年後的世界,頂多是幾十年後而已。踏入21世紀之後,令世界翻天覆地的變化變得越來越頻密,「未來」變得極難預測,或者根本已經實現了。第一季「監視並預測人民犯罪行為」的系統已有些極權國家開始應用,所衍生的倫理、法律和哲學問題已經不再是科幻,而是當代要處理的議題。《PSYCHO-PASS》「預言」的可塑性,已經所餘無幾。所以另覓他徑也是可以理解的。

2. 以組織犯罪對抗色相

每一季《PSYCHO-PASS》都會提出一種不會被西比拉系統判定為罪犯的方法。第一季是無論做什麼犯罪系數都不會上升的特殊體質「免罪體質」;第二季主犯鹿矛圍桐斗是由185名兒童的身體部位組合而成的「拼布人」,他不是一個個體而是一個集團,只有「集團性PSYCHO-PASS」才能對他進行判定。

至於第三季的彩虹橋,則是利用龐大的組織架構,把犯罪計劃分拆為各種小任務,再把任務分配到不同人手上。由於每個人都不清楚計劃全貌,他們根本沒有自己正在協助犯罪的意識,色相自然不會混濁。

除了彩虹橋,第一監視者(First Inspector)梓澤廣一也用了一種特殊方法防止自己的犯罪系數上升:不親自下手殺人,而是設下陷阱,令對方墮入二選一的困境,令自己的混濁從而活下來,或是死亡。因為選擇的是目標自己,不是梓澤動手,所以他沒有成為罪犯。雖然我個人覺得這實在有點硬來,但也不失為一個有趣設定。

3. 大量「不解釋」之處

第三季電視版頭一分鐘就隨即先聲奪人,出現前兩季的主角常守朱被困在隔離設施的畫面,又完全不說明發生什麼事,造成了吸引資深觀眾看下去的懸念。可是,由於故事不斷賣關子,直到最後也沒有解釋太多謎團,電視版被揶揄為《First Inspector》的「六小時預告片」。

但無可否認,《First Inspector》確實是故事的高潮所在,公安局總部化為「突擊死亡塔」的過程頗為緊張刺激。

But……

結果除了彩虹橋的源起(為西比拉進行除錯(debug)的副系統),其他問題根本就沒有完整解釋。

  1. 常守朱到底殺了什麼人?為什麼她要困在隔離設施,而不加入連潛在犯都可以自由出入的外務省行動課?
  2. 只知道慎導灼父親慎導篤志是監視者,和他死在私家車裡面,頭部中彈。但他是自殺的?過程是怎樣的?為什麼不讓灼知道西比拉系統的真相就要死?既然不想讓他知道真相,一開始就不應該帶他到西比拉系統面前。
  3. 梓澤廣一和篤志互相認識,但劇中只出現過他們在電話交談兩句。他們是什麼關係?梓澤當時又是什麼身份?知不知道彩虹橋的存在?
  4. 炯・米哈伊爾・伊格納多夫的哥哥明.瓦西里・伊格納多夫疑似是被篤志殺死,為什麼?劇中甚至連明長什麼樣子也沒出現過。
  5. 法斑靜火為什麼要毀掉彩虹橋?他為什麼要協助常守朱?
  6. 炯、明和舞子是如何來到日本?又為什麼因為內戰要回國?他們在俄羅斯有沒有家人?
  7. 常守朱為什麼要推薦灼?霜月為什麼要推薦炯?
  8. 舞子懂得繳械和使用槍械?戰鬥民族就一定懂?
  9. 開拓者兩個老人和外務省行動課之間到底發生什麼事?兒子被殺?和平破壞者(Peacebreaker)是個怎樣的組織(只在《SS case 3》略為提及)?他們如何來到日本?
  10. 炯的黑髮是染的還是怎樣?

儘管這一大堆問題就算不回答也不至於對故事造成嚴重漏洞,但作為一部完整作品,空白處太多實在令人難以釋懷。《First Inspector》整體觀感還不錯,電視版也還可以,但兩者加起來,就不那麼令人滿意了。

幾天前,官方終於公佈了前傳劇場版《PROVIDENCE》會在今年五月公映,內容似乎會完整填補了前作的缺漏。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