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zuo

懷疑,感受,探索,實踐生活的真

關於年紀的再思考

29歲的生日過了一個月,偶爾想到自己要三十了,還是會停下來想一下,真的是要三十了嗎,甚至還要不死心從出生年份開始倒推一下有沒有計錯數。總記得剛剛工作的時候,身邊都是大過自己的同事,經常說到賺錢,結婚,養家這些,都會被說你還小,不用著急。然後一晃眼,就到了自己都大過身邊同學的時候,引發沉思的倒不是真的年紀大小,而是自己兜兜轉轉,有時也不確定是否真的有些成長,沒有愧對時光,還有那些身邊的人。那日好友問我覺得自己真的長大了嗎。我打笑說一直拒絕長大吧。她小我一年,我們都離家十年,至今仍然面對自己時常任性的選擇既自覺幸運,又不免懷疑。我是不撞南牆不回頭,總要親身試試,顧不上那麼多。她對家庭對工作本身多了一份擔當,表面上看去穩中有升,只是內心的掙扎不減。

那些依然比我大的人,總是會對著我們這些他們眼中的後生仔說不要再矯情或者無病呻吟了,明明還是大好年華啊(是不是依然可以大有所為就不好說了,最好也不要抱有什麼期望)。還記得那天慶祝生日,單獨的蠟燭是不會有專門的29歲的,只有整數才值得有個單獨的蠟燭。29,只能買一個2一個9。直面這兩個放在一起的數字,是需要花三秒鐘深呼吸,然後想到這一秒的我已經比下一秒年輕,而29歲的我已經是未來最年輕的自己,有什麼不可接受呢。並且我向來覺得成熟有成熟的好,年紀大是需要更多智慧才可以生活的有所期。只是拿起數字的一刻還是混合了一些尷尬,詫異,難以言明的拒絕和不得不的妥協。陪在我身邊選蠟燭平時伶牙俐齒的n好像也不知道要說些什麼來回應我。他之前說我,你是那種寧願讓別人覺得你比實際年紀大也不願被別人當成年輕女孩的人。

一種只想“十八歲”的願望到底是從何而來的呢?我很少聽男人過生日一定要嘴硬說自己是十八歲,而女人二十歲,三十歲,四十歲大概到五十歲都有需要製造一點幻象(當然不是男人不會出現所謂“年齡”危機)。只是,對女人來說,仿佛十八歲那種含苞待放的狀態,才充滿希望和無限可能,也因此撩撥動人。而轉念一想,那種狀態,其實和你是誰無關,只是由一種人們內心普遍要想阻擋凋零和衰敗的衝動產生出的念頭。而真正的生命的美,一定是更加多樣和複雜,而不只是單純的“美”。當然,也是因為沒得選擇。29歲的我已經回不去28歲,今天的我也回不去昨天。時間看似是線性流動,生命經驗,記憶,感受本身卻不止那麼簡單。正是這種沒得選擇,產生了由限制而產生的美。體會到了越多的限制,才有更大機會發現和創造。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