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屿人
马屿人

看看、试试、想想

上海是个女子城市


不要贸然藏否你没睡过的女子,也不要随意评论你没生活过的城市;

出于对王员外眼光犀利、冷笑无敌的敬意,我这里只说上海。

因为北京、广州、深圳我去过,但只有在上海我生活过。

 

 

我惯于用黑暗心理看事情,然后再用精神胜利法安慰自己。

每回上海出什么负面新闻,我总是对自己说:上海都出这种事,其他地方想必更糟糕,所以,上海还是座好城市。

 

之前评论南通抢甘蔗事件时,我说:南通因为有敢拍视频并上传网络的人,所以好过许多地方。有位网友觉得我在替南通说话。事实上,我既没有去过南通,也没有什么亲朋好友在南通,总之我跟南通毫无利益纠葛。只是无情的现实狠狠地教育过我:必须要学会有技巧地表达,不然你就会被鞭挞。比方说,你面对一群平均智商不超过六十却又性情残忍暴躁、手持镰刀或锤子的人,你要如何既说出他们智商不足的真相,又不至于被对方痛扁呢?我自己的智商也有限,所以只能想到指着其中智商最高的人说:这位厉害的,一群小伙伴数他智商最高,达到了69.

 

话说回来,既然连毫无利益纠葛的南通,我都那么说,自然对生活过的上海我更要尽些情谊。这就像你都为素昧平生的女子打抱不平了,却不为自己睡过的女人说句好话,未免显得不够地道;除非前者脸太美、胸很大,后者却是曾经一脚把你踹下榻。

 

上海自然没有那么刻薄地待过我,总体而言还是温柔似水、回忆甜美的。

 

很多人对上海出现小红楼事件表现得很惊讶,我也感到很惊讶,但是我惊讶的是竟然有这么多人表示惊讶。感觉就有点像:网络科技都如此发达了,怎么还有那么多人对朝鲜闹饥荒表示惊讶?

 

也许他们都还太年轻了吧,也不知道厦门的红楼是什么;就像现在的年轻人言必称苍老师,却不知道其实在苍老师之前,AV观赏界有句名言:为人不识武藤兰,看遍A片也枉然。等到见识得多了,眼光境界自然也就会提升了。

 

所以,尽管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倒在贪腐上,但是你看他的犯案金额——239万,连北京一个村支书(石凤刚,5.8亿)犯案金额零头的零头都不到;是不是有种上海连贪都贪得特别清新的感觉?

 

 

所以,尽管上海有过杨佳刀客事件——据说起因是他被怀疑偷自行车然后遭到警察电击生殖器从而失去了性能力;但是至少上海还没有出过聂树斌、呼格吉勒图;所以尽管上海有那么几位坏人,但比较之下是不是就显得没那么穷凶极恶了呢?

 

 

所以,上海的小红楼尽管是在受害者再三报案、微信群发等勇智兼施、以及命运眷顾中央打黑督办组刚好来沪时才捅破了这个案件,但是你看看里面犯案人员的表现,从犯官到犯民都有股小家碧玉气息。相比之下厦门的红楼案就显得更胆大妄为,我想这可能也是为什么媒体称上海的为“小红楼”。

 

所以,尽管上海有这样那样的不好,但不至于像某些城市出火车站像闯十八铜人阵、需要时刻护卫自己的钱包,更不像某些城市出火车站像趟地雷阵、需要时刻小心自己的人身安全。上海作为一个堂堂国际大都市、大陆首善之区,一没有出过连环杀手,二没有出过公交爆炸,还想要怎么样呢?

 

所以.......

 

好吧,我真的已经呕肝沥胆、殚精竭虑地为上海——这个我曾生活过的城市辩护了;就算是一个男人为曾经睡过的天仙女子,也最多只能做到这样了。

 

 

其实,我想说的是:


灯红酒绿背后许多血泪横流,灯火辉煌底下无数黑潮涌动;


如果你能多留个心眼,多注意身边的人和事,说不定就救了自己的身家性命;如果再勇敢、机智、伟大些,甚至都有可能救人七命,胜造四十九级浮屠;


即使到了上海滩、进了大观园,也千万要保持小心警惕,你以为自己有可能做黛玉,但事实上你更可能被迫做代孕;你以为自己至少能做个紫鹃,但事实上你更可能是被迫把卵子捐。

 

当然,若是我将来有机缘手握如椽巨笔,我会写下这么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上海是个女子城市

如果再牛逼一点,就写:

中国是个女子国家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