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屿人
马屿人

看看、试试、想想

10亿美金!一个谣言的代价



亚历克斯·琼斯


10月12日,美国康涅狄格州一个陪审团下了惊天判决:右翼阴谋论者、知名媒体人亚历克斯·琼斯需赔偿2012年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案中的8名受害者家庭和一名急救人员9.56亿美元。


这个金额,在我印象中应该是美国历史上因诽谤而被判赔偿的最高金额,恐怕也是世界历史上此类案件的最高金额。


而就在两个月前,德克萨斯州一个陪审团判亚历克斯·琼斯需赔偿2012年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案中的另一个家庭近5千万美元。


两个判决加起来赔偿金额达到了10亿美元。


亚历克斯·琼斯到底是何许人?到底是什么样的诽谤会让陪审团判下如此高昂的金额呢?我们且慢慢说来。



亚历克斯·琼斯1974年出生于德克萨斯州达拉斯,在十几岁的时候他读到阴谋论者加里·艾伦写的《无人敢称之为阴谋》,书中指全球的银行家们已经控制了美国。这本书对琼斯影响很大,后来他自己也写了一本名为《世界新秩序》的书,称一个极权的全球政府正在秘密形成。


大卫教惨案


1993年2月28日至4月19日,德克萨斯州的韦科市发生大卫教惨案。大卫教派一个分支在韦科市据点拒绝烟酒枪炮及爆裂物管理局的搜查并开枪抵制,美国烟酒枪炮及爆裂物管理局和联邦调查局在对其长达50天的围攻中(绝大部分时间都在谈判),总共造成84人死亡,28人受伤,包括20多名儿童、两名孕妇和教主大卫·考雷什;执法人员4死16伤,大卫教派大多数人都死于建筑物火灾当中。


此时的琼斯高中即将毕业,开始在德州奥斯丁主持一档电话节目。韦科市的大卫教惨案让确信世界上有一股看不见的、巨大的邪恶力量正在席卷而来。他在进入奥斯丁社区大学之后不久就辍学。


1995年4月19日,大卫教惨案两周年之际,俄克拉荷马城发生爆炸案,共造成168人死亡,超过800多人受伤,是911事件之前美国发生的死亡人数最多的恐怖袭击。事件的动机为报复两年前的大卫教惨案。


琼斯认为这完全是政府的责任,并称一群精通掌控之术的邪恶之人已经左右了政府,大卫教教徒是被美国时任司法部长珍妮特·雷诺和烟酒枪炮及爆裂物管理局给谋杀的。


琼斯1996年开始主持电台节目,1998年发布了第一部影片:《被设计摧毁的美国》,描述一群人正在蓄谋毁掉美国。


1999年创办网站InfoWars(信息战争),这个网站最初是用来销售他制作的阴谋论视频的,后来发展成一个传播各种虚假新闻的网站,巅峰时期网站月流量超过1千万,比《新闻周刊》的流量都大。他后来还创办NewsWars(新闻战争)、PrisonPlanet(牢狱星球)等网站,主题内容与InfoWars相类似。


2000年7月,琼斯开始在自己家里做直播电台,继续宣扬各种阴谋论以及末世论。到2001年,琼斯的节目已在大约 100 个电台联合播出。


911事件发生当天,他在节目里称“98%的可能,这是政府操纵的”。后来又继续大力传播小布什政府在背后策划了911事件的说法,由此成为“911真相运动“的领军人物。到2010年时,每周收听他节目的听众已经将近两百万。根据琼斯自己在 2014 年提供的法庭证词,InfoWars 的年收入超过 2000 万美元。


2016年11月,他在接受《华盛顿时报》采访时说,他的节目在129个电台联合播出,每天的听众达到5百万,视频流量则超过每月8千万。


2017年德国一份杂志曾报道,琼斯的资金三分之二来源于InfoWars网站的销售,产品包括膳食补充剂、牙膏、防弹背心和补脑丸等各种对末世论者有吸引力的东西。


2017年加州一家医药公司曾经对该网站上的六款膳食补充剂产品进行测试,发现多是些噱头产品,比如一款名为“生命盾牌”的产品其实只含有碘。美国环境健康中心的调查也确认有两种琼斯销售的产品重金属铅超标。但这一切并未妨碍琼斯网站继续大卖。桑迪胡克小学案审判过程中的法庭文件显示,从2015年9月到2018年底,InfoWars网站的销售达到了1.65亿美元。


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后,琼斯又声称他网站上的几款产品可以有效治疗新冠,包括胶体银牙膏等,因此纽约总检察长对他发出过停止令,FDA也给他发过警告信。



琼斯推销过的阴谋论有:


新世界秩序阴谋:一部分邪恶分子要建立一个极权的全球政府


《终局:全球奴役蓝图》:一个痴迷于优生学的群体正领导着世界,其使命是消灭地球上大部分人口并奴役其余人口


LGBT:之所以现在有那么多同性恋、变性者,是因为政府故意在自来水里投放相关化学品


全球暖化:世界银行试图通过碳税来控制世界经济的骗局


气候武器:2017年的超级飓风艾尔玛可能是地球工程制造出来的气候武器。


米歇尔奥巴马是个变性者


拜登当选是深层政府和全球主义者们要搞垮美国的阴谋


叙利亚汗谢洪化学袭击事件是白头盔制造的,索罗斯资助了基地组织,白头盔则是基地组织的先锋队伍


《芝麻街》里的自闭症布偶角色是刻意设计用来正常化自闭症的,而自闭症是由于注射疫苗引起的。


希拉里和奥巴马都是魔鬼,因为接触过他们的人说他们身上有硫磺味道。


支持过QAnon各种阴谋论


这些言论给他带来了人气、争议以及生意,但没有给他惹来官司。2022年4月InfoWars破产听证时,琼斯的代表律师曾说琼斯的名字是“阴谋论社区的可口可乐”,一个“驰名商标”。


但有些言论则没有那么容易过关,以下则是他被提起诉讼的部分言论:


披萨门阴谋论。

2016年大选期间散流言,称以希拉里为核心的民主党高层是恋童癖,并且通过华盛顿特区的彗星乒乓披萨店进行贩卖人口和儿童色情活动以及举行撒旦仪式。此谣言导致彗星乒乓披萨店遭到琼斯信徒的不断攻击、骚扰和破坏,店主人及员工也收到死亡威胁,并波及附近的其他几家餐饮店。

2017年2月彗星乒乓披萨店主人詹姆斯·阿勒凡提斯对琼斯提起诉讼,要求琼斯道歉并收回之前的的相关言论。3月琼斯向阿勒凡提斯道歉并收回相关言论。


Chobani酸奶公司。

琼斯声称Chobani酸奶公司在爱达荷州雇用难民的工厂与 2016 年的儿童性侵犯和肺结核病的增加有关。2017年4月,Chobani酸奶公司就此对琼斯提起诉讼,要求琼斯道歉并收回之前的的相关言论。5月琼斯向阿勒凡提斯道歉并收回相关言论。



斯通曼道格拉斯高中枪击案。

2018年2月14日,弗罗里达州帕克兰的斯通曼道格拉斯高中发生枪击案,导致17死、17伤。琼斯说出现在电视镜头面前的高中生大卫霍格是危机演员,还把康涅狄格州州的马塞尔·方丹当成凶手并把他的照片登在InforWars的网站上。4月2日,马塞尔·方丹以诽谤罪将琼斯告上法庭。不幸的是,案件还没审判,马塞尔·方丹死在了一场公寓大火中。如今这起诉讼悬而未决。



然后就是,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案。


20名儿童遇难者



2012年12月14日早上9点许,20岁的亚当·兰扎在家中枪杀了自己的母亲后,开车携带两支步枪和一把手枪,进入桑迪胡克小学,接下来在不到5分钟时间里,杀死了学校里的6名老师、20名儿童,击伤另外2名老师,其本人则在警察赶到后自杀身亡。


这是美国历史上第四大枪击案,也是在小学里发生的最大枪击案。


这起案件在美国再次激起关于控枪以及严格审核持枪者资质的热烈讨论。


案发后,琼斯在自己电台节目里声称桑迪胡克枪击案是伪造的,根本没人死亡,一切都是反对宪法第二修正案(保障持枪权)的人操纵的巨大骗局,并称在电视上出镜的受害者家属都是些危机演员。琼斯的许多听众相信了他的说法,其中有极端分子开始跟踪、骚扰甚至用死亡威胁出镜的受害者家属。


2018年4月17日,遇难学生杰西·刘易斯的父亲尼尔·赫斯林以及另一名遇难学生诺亚·波兹纳的父母伦纳德·波兹纳和维罗尼克·德拉罗萨,联合在德克萨斯州查韦斯郡将琼斯告上法庭,起诉他诽谤。因被琼斯指称为危机演员,有人朝尼尔·赫斯林家的房子和车子开枪,并不断进行骚扰;伦纳德·波兹纳也遭到琼斯信徒的骚扰和死亡威胁,无奈数次搬家。


5月23日,再有6名遇难学生家属以及一名当时接警的FBI探员,联合将琼斯以及其他散布虚假信息导致他们被骚扰、跟踪和威胁的人和媒体告上康涅狄格州法庭。


7月24日,另一名遇难者—桑迪胡克学校原心理师玛丽·雪拉克的丈夫在康涅狄格州对琼斯提起诽谤诉讼。


2019年2月,琼斯被命令进行宣誓证词以及交出与 Infowars 相关的内部商业文件。在 2019 年 3 月最后一周的证词中,琼斯承认枪击案中的死亡是真实的,并称自己“几乎像得了一种精神病”,“基本上认为一切都是演的。”


2019年3月25日,6名遇难学生家属当中的杰里米·里奇曼自杀身亡,他的女儿阿维勒在枪击案中被杀害。琼斯通过他的律师向里奇曼的家庭致以哀悼,但就在同一天晚些时候又在节目中称里奇曼是被谋杀的,他的死与特别顾问罗伯特·穆勒对俄罗斯干预2016年大选的调查有关。


2019年10月,琼斯因为没能按法庭要求提交相关证人和证据而被判藐视法庭,罚款12万6千美元。


2021 年 9 月,德克萨斯州的一名地区法官对琼斯公布了三项缺席判决,要求他在两起诉讼中支付所有伤害赔偿。这些裁决是在琼斯多次未能按照法院的命令交出文件和证据之后作出的,法官将其描述为“公然不诚实和无视规则”。


2021年10月,琼斯因为没能按法庭要求提交文件而再被罚款。


2022年3月底,琼斯提出向13名起诉者各支付12万美元赔偿以达成双方和解,被果断拒绝。


2022年4月,遇难者家属指责琼斯自2018年被起诉后就开始藏匿自身财产,不久之后琼斯拥有的三家公司开始申请破产保护(这一招美国人常用常灵,特朗普也用过几回来规避债务)。至于为什么没有申请个人破产,琼斯的代表律师说“这样会毁掉他个人的招牌,影响到他销售商品的能力。”


2022年8月4日,德克萨斯州陪审团判决琼斯赔偿遇难学生杰西·刘易斯的父母410万美元;8月5日又追加4520万美元惩罚性赔偿。

在审判期间,琼斯还不忘在电台节目中称杰西·刘易斯的父母被坏人所操纵,这一切都是全球主义者想要让他收声而施加的迫害。


2022年10月12日,陪审团判决琼斯赔偿15名原告(来自8个遇难者家庭以及FBI探员)9.65亿美元。琼斯在视频直播时嘲笑说:“这些人难道真的以为他们能拿到一分钱吗?”,同时他请求观众捐钱给他以帮助他进行上诉,挫败全球主义者要噤声他的阴谋。


遇难者家属



在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案的诉讼中琼斯总计需要赔偿10亿美元出头。当然最终他会赔多少仍然未知,但想必足够让其这辈子难以翻身了。


在美国这样的社会,怀疑、讽刺、编排、中伤政府及其官员在大多数的情况下都是无须承担后果的,说川普脑残、拜登脑瘫、希拉里老巫婆、佩罗西老妖婆一点关系都没有,你在电视上、电台里大肆宣讲这些人都被外星蜥蜴人控制了也没人来告你,但是针对平民造谣却往往要付出巨大代价,特别当造谣者本身是公众人物的时候,自身影响力越大付出的代价也就越大。个中原由我曾在《言论字油的边界》一文里讲过:


权力越大、社会影响力越大的人,他们自我救济的能力远超普通公民。同时在另一方面,以他们的能力,万一作恶也将对社会造成更大危害,若不压缩他们的个人权利,则整个社会对他们的监督能力会大打折扣。简单地说,就是权力越大、影响力越大的人一旦伤害社会必定后果严重,必须予以相应制衡,才能维持社会的平稳运作。


当然,在有些国家情况是恰好相反的。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