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自由主义者如何理解中国米兔和女权运动

麦克

道理一旦搞的复杂了,就很容易变成立场的争执,因为人人都觉得自己说的有几分道理。

人们总是喜欢关注分歧,却忽视了女权和自由主义者的共识是远大于分歧的(假如你是真的追求这些价值):

反对性别不平等和追求生而为人的自由权在很大程度上是同路人。

对于中国大陆的现状而言,双方的争执也是很简单的:

人权,女权,哪一个更重要,更紧迫?

对于这个问题,我的看法是:

都很重要,但我从未见过缺乏人权的地方,能有良好的女权的。

当然,我不是女性,我没办法真正的体会到此时此刻作为弱势群体的女性的悲惨遭遇,所以我认为言论自由和免于恐惧的自由是非常重要的,不幸的遭遇和合理的诉求由每一个女性个体自己来表达是最好的,可是,没有人权的地方,有这样的自由吗?

歪脑|唐山打人事件:这一次我不想再问女权主义者还能做什么,我想向进步男性们提出要求

麦克
Reply
鬼撞墙@smog_again

我并不否认很多大陆普通男性对女性的歧视很严重,但我想要说的是,在大陆,就算普通男性想要帮助弱势女性,也很难,因为公权力既不保护普通女性,也不保护普通男性,它只保护自己。普通男性所拥有的特权,不过是某些特殊历史过程下形成的,公权力默许的特权,作为普通男性,你既不能支持也不能反对,只有公权力自己才能支持和反对。

在这里,普通女性和普通男性一样,反对的都是不平等,这才是双方有共鸣的地方。

如果女权所追求的,是一种向公权力谄媚或者无视公权力对所有人的压迫,只追求所谓的男女平等,那女权既不会得到普通男性的支持,也不可能得到哪怕是没有公民权利的男女平等,尽管这个过程中公权力有时为了压制普通男性对不平等的反抗,会给一部分女权一些好处,但最终结果不会有什么改变,公权力仍然高高在上,男性仍然拥有特权,女性仍然是最弱势的。

麦克

我很赞同受害者不需要是完美受害者,以及这个事件绝对包含了严重的性别暴力,但是我觉得你似乎过度高估了大陆女权所处的位置。

在大陆,女权是不会触碰公权力的话题的,而是直接针对普通男性,所以她们永远不可能得到普通男性的支持,只能是少部分的同情,女权的本质是反对不平等,如果只是反对和普通男性之间的不平等,在大陆的模式下,那很容易变成对公权力的谄媚,这种情况是普通男性无法容忍的,一方面女权在要公平,一方面又帮助公权力继续压榨普通男性。

铁链女的事情,女权在强调女性的弱势,当然没有问题,毫无疑问在这件事中性别议题是非常重要的,可本质上这是反人类的,反人权的,需要向高等级的公权力问责的,女权会做吗?只是强调某些普通男性的恶和地方政府的不作为,只不过是缘木求鱼。

谷爱凌的事情,女权强调的是一个现代独立的自由女性,但本质上这是权贵者的游戏,一方是男性权贵主导的面子,一方是精致利己出身良好的女性,你认为有知识见识的男性会怎么看待女权在其中的角色?谷爱凌真的是普通独立女性的代表吗?

当然,我并不认为上面所说的这些,普通男性会做的更好,甚至可能更差,但我想说的是,压迫女性的是不平等,压迫普通男性的同样是不平等,普通男性需要反思社会对女性的结构性不平等,女性也需要反思普通男性和公权力,到底谁是性别不平等的罪魁祸首。

等待和平

麦克

只看开头引用的这句话,已然决定未来有时间会阅读她的作品,一句话已经能看出一个人的深度。

作者所提出的这个问题,是所有人都应该去思考的。

上海人值不值得被同情

麦克
Reply
二粒麦子@suibianla202332

我不反对以恶制恶,我们或许只是在程度上有些许分歧,如果你坚信自己是对的,那就去做吧,只是不要对好人也这样。

麦克
Reply
二粒麦子@suibianla202332

我并不觉得这会有效,大陆人自己的一些网站比这要激烈的多,他们已经适应了出口成脏,你这种话对他们的杀伤力不大,反而会让文明的人不太舒服,当然我也并不觉得好好讲道理就一定会有效,但至少我们不能和自己瞧不上的人一样野蛮,这只是我的个人观点。

麦克

表达观点就好了,何必如此刻薄呢。

[自媒體經營] 被攻擊了,該怎麼辦?

麦克

其实我觉得酸民或者键盘侠这类词被滥用了,纯粹的酸民很少,就像纯粹的反社会人格一样,大部分的酸民都是认知受限或对现实不满意,所以我对待酸民大多数都是讲道理,但讲道理的时候你会发现有些人确实有理有据,当然还有很多人素质很低,满口脏话,还有些人讲不过道理就说道理无用,巴拉巴拉……所以我觉得与其用酸民这个词,不如用低素质人群,或者是无原则人群这类的名词,用酸民或者键盘侠这种词很容易被引申为所有和我意见不合的人都是酸民或者键盘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