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爾德
托爾德

最老舊的筆名 寫小說是一件很矛盾的事

眷戀

In memory of Her Majesty Queen Elizabeth II

女皇的喪禮,在逐漸遠去的風笛聲中結束。

生於英殖時代的香港,我對英女皇以及英國的一切從來不上心;那個皇和那個國度曾經於我很遙遠,也從來沒有巨石壓頂般逼近我。分辨不出英國國歌,說不出英聯邦的定義,沒興趣追捧英格蘭球隊;女皇似乎並不存在,她的國裡彷彿不曾有過我城。

直到回歸,直到現在,才在比較之下不住眷戀。這種眷戀極其讓人訝異;那不是戀殖,而是眷戀成就輝煌的制度、思想、價值觀。而這聽起來與現今追求民主、左傾的社會價值觀不符的君主立憲制,卻給予了我一直追求的。

從羅家英的悼念之辭裡學會了極好的形容詞:大象無形。

這幾天不住思考,能做到近乎『太上,下知有之』的到底是君主立憲制,還是女皇本人。或許該問,其他人在這樣的制度下,又或是女皇在其他制度下,成就的又會不會是這樣的結果。

當然無從知曉。

於我而言,女皇強於不變和變。不變的,在其信仰支撐的堅持和始終如一的責任感,讓人民都清楚她的存在,知道她的底線和極度中立背後的信念;變的,在其九十多年的生命裡不曾吝嗇於了解時局,並作出改變。她提供了一個堅定的存在,形成一種精神領導能力,但又不會予人完全脫離民生的超然之感。

我們不需要能拯救我們於危難的超級英雄;但我們需要一份堅而不摧的肯定、一個接近信仰的楷模。

不是嗎?

面對當前的困局,高通漲、能源危機、戰亂、疫症等,沒有凡人能完美解决一切問題,去解這個困局。這是世上所有人都必須走到一起去解决問題的時代,人類卻從來沒有也永不會有完全達成共識的一刻;無時無刻,總有人為著不同理由不希望世界和平。

我們急需一個能讓絕大部分人貢獻社會、幫忙解决問題的制度;這一制度必須有一抺強橫的、堅而不摧的身影去支撐。

蘇格蘭風笛聲中,我終於徹底明白那份失落來自何處。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1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