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爾德

最老舊的筆名 寫小說是一件很矛盾的事

自古以來

女皇離世,除卻悼念,便是對帝制應否繼續存在的各方討論。英聯邦多國明面暗裡釋出意向,表明這是脫離聯邦的好時機。印度人要求英王歸還皇冠上光之山(Koh-i-Noor)美鑽。大大小小團體突然發聲聲討『中立』的英皇沒有為這個那個族群爭取這樣那樣權利。

跟隨這個方向,港人是否該遣責女皇明知天朝如此不堪,為什麼沒有拒絕將大清割讓予日不落帝國的香港島和九龍交還?

多麼的可笑。

蘇格拉底至死都反對民主,認為將重要的决定交又沒有深切理解和知識的人來投票决定是愚蠢的。除卻他本人被民主投票送了去見閻羅王外,大抵當下最能反映他對民主的憂慮。

這是一個左膠的年代。

人們總掛在咀邊一堆閃亮 bling bling 如美鑽的詞,什麼大愛、平等、人權、 Live Matters 等。每個人都會在某些情況下成為少數族群,追求平等自然是普世價值,這些閃亮的詞自然不是問題。我們都應該為這些虛無的追求做點實質的事。

例如,小學生走到國際金字塔頂峰,你總不能因為他不識字而排斥他。這對教育程度低卻有能力攀到高位的人不公平;所以我們有翻譯官(而且通常都很有魅力,看晉江作者終日YY他們就略懂一二)

又例如,兩個麻甩佬去買魚蛋,其中一個少了一粒,你不能給他放回一粒(有些東西多加了也是奇怪)而是該取回另外那人的一粒(少了也是很奇怪)讓兩個人吃得很仆街就對了。一起買魚蛋吃然後都一起吃得很仆街就是公平了!

當然不對。

首先,什麼是公平,是個很值得探討的問題。我們追求的到底是怎麼樣的公平?是大家都能以才能作參與競爭,還是大家都得有相同結果?

舉例英女皇的女兒安妮公主參加馬術比賽,你和她同場作賽;即便你們身分背景不一樣,但面對的賽道和障礙相同,便是一場公平競爭。假設最終安妮公主得分比你高,但因為你的背景沒她的顯赫,評判給你的分數拉到跟她的一樣,讓你們一起站上頒獎台,分享同一個獎項,那就是相同結果。

什麼是公平?不難看出來。

運動項目之所以有其魅力,就是因為能做到相對競爭上的公平。奧運的起始亦是讓大大小小國家的健兒同場競技,而不是比的誰有錢、有權、有飛機大炮。

問題是,塵世間有多少競爭能做到這種公平?當參與的人多了,被提出會影響過程和結果的因素便多了,公平的定義突然含糊了,再怎麼努力都會有人跟你說『這不公平』

最終,只有造物的公平才是無法挑剔的。

因此,盲目追求過程和結果都得公平是天真爛漫如米奇老鼠很可愛(你丫的誰說老鼠會可愛的?)是注定失敗的。因為,人的視線模糊了,真正重要的便得不到注意了。幸運的,便是走了不少冤枉路,還是走得到終點;不幸的,永遠看不到頭了。

因此,有人提出,公平不該是結果,而是手段。

假使你曾有過『好些藝術家終生寂寂無名,因為時不與我』的想法,你會想到怎樣幫助他們呢?把他們的畫作、音樂、詩詞、小說跟出了名的藝術作品放在一起,讓人們都能看到?還是給他們一份工作和收入,讓他們能繼續創作?

古代喜好藝術的帝皇都以相對自由來推廣藝術;只要不嚴重動搖皇權的,都不作太多干預,管你寫的是王爵、武士還是妓女。那是過程上的公平;結果公平與否,就是藝術家自己的事了。

當然,這類帝皇一般也會抱開放一點的態度去欣賞藝術,成了最好的推手(皇帝說喜歡,還能不受歡迎嗎?)

然而,當事情交由把公平看作目標結果的人來論斷,即便是藝術也會遭逢浩劫。你的畫作會因為女性裸露胸部而被標上物化女性的標籤,你的劇作會因為把背景設在中國古代沒有黑人角色而被BLM批評,你的音樂會因為加了兩聲 fuck you 而被評為低俗和教壞細路,你的歷史小說會因為參考史實而被批醜化某國人民。

歸根究底,人根本沒有『公平』二字的共同定義。

大家都習慣以自己或自己心儀族群的定義來行事,失卻理性,然後不住批評他人,以爭取自己認為的更好。所以英國人迎來了脫歐後一系列的倒退,然後批評反對脫歐的民主黨人做得不好。看著歐盟在俄烏戰事上的各項制約,還是認為相類近的同盟比聯邦制要好。明明是自己送了給別人的鑽石,卻搬出一套『自古以來都屬於我國』的論調要求歸還。一直不想國君做任何事卻又批評她不做任何事。

不矛盾嗎?不可笑嗎?人類的自相矛盾從來可愛又可笑。

所以我喜歡閱讀關於遠古文明的故事。或許有一天,我們能說『自古以來地球都屬於幾萬年前的XX文明;而我是該文明的後人』那就爽翻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