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爾德
托爾德

最老舊的筆名 寫小說是一件很矛盾的事

關於我的小說

請注意:本文內含粗俗用語,不適合兒童及易打冷震人士閱讀。另,香港話。

全部係真心話黎架,屌你!

冇咩,想講下我既小說。係,又講!不想睇就不好睇,而家即係㩒個BACK掣返返出去,唔好響留言串撚到乜咁嘈喧巴閉。

我同意從讀者角度睇,我呢條友真係好撚煩,日撚日都係煩埋啲濕鳩冇人想知冇人想理既野,開既文從來都唔撚完,出一截又唔出一截。呢個世界有咁撚多更加重要既嘢要睇理要明,俄烏戰爭持續、俄佬逃兵役大逃亡、英國首相可能又逼宮、拜登公開拖錯第二條女隻手、小學生神隱但佢班𡃁繼續傾攻台、伊朗頭巾革命,唔好再放啲無謂野出黎佔用社會資源。

但係,人就係咁架啦!天就黎要跌落黎,大家都只係顧自己想要既事,其他大事睇下嘆下又唔關我事架啦!打機既繼續打機,炒幣既繼續炒幣繼續仆街,寫文既繼續寫文;我咪繼續諗我既文囉!一鳩樣架啫。

再講,我一方面係想人睇到,一方面又唔想人睇到,咪趁冇乜人睇到既時候發表下偉論囉。賤人就係矯情,大家心照啦。

早前,蘊之老師叫我投稿去某個地方,我就真係當日就投左,將花舞掟左過去。結果等左我諗兩個月左右,冇回音,即係落選。屌,同你講冇唔開心係呃鳩你啦下哇!我早前仲響度YY,如果中左選係咪真係要出版,因為花舞既內容睇過既人都知...唔多唔少響MIRROR演唱會意外後連我自己都唔多想提。YY啫,人地都冇揀我;真係好撚想知最終中左可以出版既又有幾撚好睇。

有啲人可能知道或者SENSE到,我依家其實只有【行者】呢部小說係龜速進行中,其他所謂開左既坑,其實應該唔會填。有啲嘢真係...感覺冇左...

就愛唔到落去喇...(屌呢套簡直係超越八點檔既百合線黎,隔咁耐睇返都仲係好撚神)

但係【行者】已經唔可以話係極緩慢進行,係直頭停左、向後行。卷一出左,冇乜人睇;卷二出過,寫過,將寫好既一半寄過出去畀人睇,但到頭黎想重寫。全部都想重寫,但又搵唔返嗰種瘋狂狂寫,好有靈感,一路寫一路有既感覺。結果,咪就係停左響度囉。

有時覺得,係想寫既野太多,結果冇一樣寫得出黎。原本只不過係個偽奇幻既故事,樣樣都掂下,扮下科幻,扮下軍事,扮下權謀,扮下修仙咁,再加啲左膠大愛類既嘢,例如我最擅長既百合,再整幾個有色人種,玩下跨性別跨種族,搞串下宗教哲學,咁咪就係好撚好玩好撚多野寫囉。結果,冇一樣野寫得出。

然後,你發現嗰堆更加需要關注既事就奇幻過過你寫既奇幻,痴撚線過GOOGOLPLEX,一堆現存既奇聞怪力亂神又真係好撚好睇超乎想像,我問你仲寫乜撚野?

但我係想寫。純粹就係想將我腦入面諗到既故事串連出黎,講畀人知。

呢個係一個好奇怪既慾望。我一直以為係因為我想紅,想靠寫字搵錢,想啲人覺得我好撚勁呀咁都諗撚到好有料,想人覺得我文筆唔止流暢直頭李白杜甫轉世咁款用字精巧華麗。但當我好清楚知道呢啲都係冇撚可能,符碌都唔撚會符碌到返黎,但想寫個故仔出黎既慾望依然,我就知道呢啲頂多係我想要既衍生物,而唔係推動我呢個慾望既野,即係唔係慾望既原委。

咁我又唔會話係至高無上既神叫我寫咁撚柒。你估個撚個都係林奠咁撚ON撚柒鳩架咩?講到底,純粹就係想用故仔黎神交咋嘛,仲要唔撚理神交緊邊撚個都交撚左佢先嗰種。

簡稱神濫交。

呢個世界係咁架喎。你唔撚可能冇發現做野或返學既地方總會有啲人因為好似好撚叻溝通而受到萬千寵愛,但你又好知道佢地其實乜撚都唔識,講野唔係錯就係好撚錯,通通都係白撚痴既,而你當堂就會覺得,我發白夢諗出黎嗰啲做乜諗嘢都仲有POINT過佢啦。跟住你就好有衝動講你諗既野畀人聽,然後期望人地就會覺得你好撚叻。

每一次我睇人地既文章,我都有咁既感覺;一方面覺得寫得唔錯喎,另一方面又覺得我寫仲好撚過佢啦。倪匡當初都係咁諗咋嘛!

問題係,倪匡諗左,然後實質去做,而且真係做得好撚好嘛!絕大部分既人,當然包括我,係諗左當真唔撚會去做,的起心肝去做又唔知點做好 ,做左都唔見得好好,做得好好都唔一定有人見到嘛。

囉嗦。即係天時、地利、人和加埋努力。然後,阿姨我唔想努力喇。

尋日睇到象市有人講,大概意思係『做令自己開心既事,而唔係做逃避悲傷既事』寫小說呢回事整體係令我開心既;固執於每一個細節位係痛苦既,但都叫為左自己開心;但去遷就讀者就係逃避悲傷。我好怕寫出黎既野讀者唔鍾意,唔BUY。

呢度講緊既係一個好細微既分別。寫花舞時,我做左極度多資料搜集,包括睇左好多關於截癱病人既資料,佢地既生活困難,甚至入面主角偷睇既咸片我都睇過(呵!)個過程其實好痛苦,因為你要睇好多人地受苦既野(咸片同小說嗰啲離奇YY情節唔算)令到個人好大負能量。但係呢個過程係有必要,因為我想寫既係一個貼近現實既故事,唔完全都要盡力反映一個截癱病人要面對既究竟係乜野,而唔係TVB或國產抗日打日本鬼子劇嗰種離地劇情。(黎欣賞係初哥哥去抗日)所以,資料搜集過程再痛苦,都係令我開心既,亦令到我理智左(MIRROR紅館意外發生後,我同枕邊人講阿MO既可能狀況,覺得主辦單位刻意淡化嚴重性。事實亦證明如此,令到好多人一度極為失望。)

但係我為行者既細節所做既,就令我非常痛苦。

本來,都係為左要滿足我對作品既要求,起碼唔可以前言不對後語,冇邏輯,冇因由。所以,為左呢部作品我係有晒一堆spreadsheets記低每一個人物(講緊三十個以上主要人物)既資料,性格同經歷呢啲都未夠細碎,我係等同寫左個大事年表之類,每年邊個幾多歲做左乜遇到乜等等。再因為當中涉及唔同國度既政治體系、貴族爵位、種族類別,我又整埋列表,將國同國、族同族之間歷史又寫一寫。跟住一班奇人異士既異能同埋能力進程(打機咁款)又要列埋出黎,再串起一齊。更加唔好講裡面嗰啲奇異既死亡方法,唔到做唔到我都盡力搵個物理生理化學乜叉都好科學理據出黎。甚至化學元素我都作左幾個出黎,毒理有整啲。人物心理轉折又ROLE PLAY 無數次去攞最合理嗰個;成日沖涼、訓覺、睇片時都會自己自言自語式ROLE PLAY下。搞到亂鳩晒,我又畫地圖、整人物樣貎(用遊戲嗰啲整樣)搞一大堆。寫過既段落,我思前想後去修辭;出過既劇情,我思量左思量右去决定去留。單係寫過未能完成既版本都N咁多個。

點知,一個唔該,可以係某件國際大事發生(例如英女皇逝世)、某個突如其來的心跳感覺、某個閃過既畫面、某個讀者既一句話一個留言,全部要改。

我真係好撚攰。

我做乜撚野要咁樣折磨自己?點解唔可以去返之前咁,諗到乜就寫乜(寫得勁快仲多啲LIKE)乜野修辭都唔理,劇情唔合理都照寫無誤?點解唔可以八點檔、愛回家之類咁一路寫劇本一路拍,諗到乜都無啦啦置入廣告式咁寫入去?點解唔可以接受自己寫套路一成不變既霸道總裁愛上我(我呢邊竟然好多在地華人極鍾意睇)或者抗日神劇爆笑無厘頭一類小說?

國產動畫幾唔掂都好,雄兵連入面有一句對白我係超級欣賞既。

人們在乎的,不是你帶給他們多少意義,而是你是否符合他們的意願。

而意願,其實比意義更難捉摸。睇黎好似好容易(跪就得)但其實最難捉亦捉唔住(點跪都係會仆街)意願無時無刻響度變;原罪就跟你一世。

如果我真係繼續寫行者,我想寫原罪。唔係耶撚嗰種原罪,亦都唔係佛教嗰啲,而係⋯⋯等我諗到先算。

又一篇廢話。就咁。


開首致敬內容無聊但好合我心意既 YouTuber 成波之路。冇業配架屌你;純粹私人分享,佢唔撚識我架。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1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