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好咪
三好咪

我是咪咪,育有三貓和一子,人類的那位小名好好,他是我親子共讀的起點,從六個月大到現在。因為愛,我們讀;因為讀,我們愛。喜愛繪本,想留下我們親子共讀和生活共筆的記錄。

親子共讀《波卡和米娜 踢足球》

米娜說想踢足球,波卡幫他報名課程並添購了全新的裝備。可是足球隊上的男孩們卻一點也不友善,第一天下課後米娜就大哭了一場,米娜該怎麼辦?他會繼續留下來踢球嗎?共讀後,可以跟孩子討論能不能夠懂字裡行間裡間接的語氣和句子,也可以談談如何看待嘲笑和歧視。

波卡和米娜去散步,他們停在一群踢足球的男孩旁休息,米娜說他想踢足球,波卡說:「可是,那是男孩子的運動耶!」米娜回答:「是啊!那又怎樣。」隔天,他們到足球俱樂部報名,米娜得到了一套全新的球衣,而且波卡還幫他買了昂貴的釘鞋,米娜興奮得不得了!
第一次上課那天,米娜好緊張,練完體能後,米娜終於可以踢球了,可惜他沒有射進球門,有個男孩大聲說:「喂!別以為你穿上釘鞋就會踢足球了。」然後旁邊的人笑成一團。訓練結束後,全部男生用完更衣室後才輪到米娜,沖澡時他好想哭卻哭不出來,可是一見到波卡,米娜便忍不住放聲大哭。
米娜不讓波卡去找教練談,波卡說:「如果不想繼續的話,可以停掉足球課。」米娜卻說他要繼續,他用油漆在花園的牆壁上畫了一些圓圈,接下來幾天,米娜每天都對著圓圈練習瞄準。
比賽那天,因為隊友受傷,米娜得以候補上場,不管隊友的冷嘲熱諷,米娜蓄勢待發!他把握機會搶到了球並射門得分!然後他們贏了!同隊的男孩們把米娜抬起來慶祝,還讓米娜先去淋浴。
回家的路上,波卡和米娜經過芭蕾舞教室,米娜說他想跳芭蕾舞,波卡說:「可是,那是女孩子的運動耶!」米娜回答:「是啊!那又怎樣。」

作者/凱蒂.克羅瑟;翻譯/尉遲秀;步步出版。 這本書什麼都小小的,開本小,字少少,主角也好小,實在沒想過小昆蟲當主角竟這麼惹人憐愛。

本書的圖案小巧細膩,大量留白顯得乾淨素雅,色鉛筆的筆觸溫暖又平易近人。咪咪其實不知道波卡和米娜是什麼昆蟲,只能從他們黑黑的臉和小小的翅膀猜測他們可能是果蠅,不知道作者是不是想利用這種常見卻不起眼的小蟲來說一個不少人曾遇上的挑戰—歧視,尤其是對女性的性別歧視。說來難過,性別歧視好像已經常見到一點也不特別了,甚至已讓人習慣到無法察覺了。平凡的小米娜用最單純直接的方式告訴爸爸和讀者們,運動沒有分男女,只要努力就可以。

簡單的文字清楚勾勒出米娜複雜的人際互動和心情,波卡對女兒的包容疼愛更是溢於言表,在每個短句的句號之後總還有空間,讓情緒和想像再多繞幾圈。咪咪非常喜歡「讀」這個故事,我覺得獨自誦讀是極佳的品味方式,但咪咪當然也跟好好共讀過好幾次,在過程中發現好好對書中部分的句子和情境並不是非常了解,他也十分積極追著我一直問,於是便帶著好好反覆揣摩。

「媽馬,為什麼波卡最後會說『可是,那是女孩子的運動耶!』難道他不知道米娜是女孩子嗎?」
「嗯……那你懂米娜回答『是啊,那又怎樣?』背後真正的意思嗎?」
「不懂。」
「他的意思是……先打個比方好了,如果我對你說『這次的巧虎很難,這是中班的題目耶!』然後你回答我『是啊,那又怎樣?』你的意思是什麼呢?你是要說『會寫』還是『不會寫』?」
「我會寫。」
「對,所以米娜那樣說的意思是他可以試還是不可以試?」
「可以試。」
「對,所以你懂米娜真正的意思了,那我們來想想波卡說那句話真正的意思是什麼。前面波卡先說了『可是,(足球)是男孩子的運動耶!』然後米娜說『是啊,那又怎樣?』的意思是?」
「米娜的意思是,足球是女孩子的運動?」
「不是唷,你仔細想想米娜心裡覺得足球和芭蕾有分男生女生嗎?」
「沒有分,就像這樣(把書翻到封底),都可以做。」
「你說得很好。波卡可能是因為心裡覺得運動有分男生女生,再加上米娜前面選了一個『男生的』運動,現在卻選了一個『女生的』運動,所以才會那樣問。」
「喔,那我懂了。」
「還有一種可能是,波卡本來覺得足球是『男生的』運動,可是看米娜踢這麼好,他開始覺得運動沒有分男生女生了。最後他故意說『那是女孩子的運動耶!』,因為他想知道米娜是不是真的沒有把運動分男生女生,還有是不是認真想學芭蕾舞。」

雖然好好從小的語言表達都算清楚,早早可以與人對談聊天,也很會嘰哩瓜啦編故事,可是對於《波卡和米娜 踢足球》裡間接的對話內容仍感到困惑。媽馬覺得可能因為我們日常生活的對話都很直接的關係,所以沒什麼機會讓好好去熟悉和琢磨這樣的語境。這次帶著好好一步一步拼湊出繪本裡沒說的話,不失為一個好的練習機會。

《波卡和米娜 踢足球》封底圖案。希望每個女孩和男孩都能做自己想做的事,就像米娜一樣。

「好好,那你知道為什麼波卡會說『我還以為你本來就這麼愛我呢。』嗎?」
「不知道。」好好搖搖頭
「那你知道米娜說『拜託,拜託嘛!』是在拜託什麼呢?」
「拜託波卡幫他買釘鞋。」
「對,所以米娜的意思是『如果波卡幫他買釘鞋,他就會一輩子愛波卡,連上天堂了都還會愛』;而波卡的意思是『我還以為你本來就這麼愛我,不管我有沒有幫你買釘鞋』這樣你懂了嗎?」
「嗯。」
「所以看書的時候要知道前後在講什麼,才能看懂這段真正的意思喔!」

這段一樣隱藏了一些繪本沒說的話,但跟上段又有點不同,因為這段話裡還帶了點幽默、撒嬌和消遣對方的意思,這不但需要掌握語境,還要瞭解角色之間的關係才能真正理解文本意涵。看到這段的時候,媽馬忍不住想到好好目前對我們的愛都還是「無條件」的,覺得自己好幸福。

剛剛你看到米娜的隊友嘲笑他,你就說他們好壞,為什麼他們很壞呢?」
「因為嘲笑會讓人家很難過、很難過。」
「你說的沒錯。這裡除了嘲笑,還能說他們『歧視』米娜。」
「那是什麼意思?」
「意思有點像是看不起別人,比如米娜的隊友說『別以為你穿上釘鞋就會踢足球了!』就像在歧視米娜是女生,所以力氣小不會踢球。」
「媽馬,如果男孩子這麼厲害,那為什麼在米娜上場前,兩隊都沒得分呢?」
「對啊,所以你說男生就一定比較厲害嗎?」
「沒有。」
「米娜踢進球,男生們都沒有踢進去,可能是因為米娜回家有努力練習,練習會讓你變厲害。你覺得要打破別人的嘲笑和歧視有什麼好方法?」
「把笑我的人踩扁!!」
「哈哈哈哈,那米娜呢?他用什麼方法?」
「練習。我知道了,因為練習會讓自己變厲害,用變厲害來改變別人的嘲笑和歧視。」

好好現在已經能同理書中角色被嘲笑的難過情緒,有時候甚至會替被欺負的角色出氣,幼兒表達自己生氣的方式通常很直接,看了不禁莞爾。媽馬內心還是希望好好能學著用正確的方式來表達情緒和處理人際關係的挑戰,不過媽馬忍住了,不去出聲點破,因為不想讓好好覺得繪本是變相的說教,只請他看看米娜的方法,相信他會放在心上的。

有的時候繪本所傳達的核心發人深省且感動,有的時候故事的寫作方式促使我們思考和學習。對咪咪來說,這本《波卡和米娜 踢足球》可以說是兼具兩者,讓我跟好好在共讀時有很多不同面向的收穫。


親子共讀小技巧:找出繪本沒說的話

有些繪本作品字數不多、句子簡短,但其實沒說的比說的更多,家長可以引導孩子一步一步思考故事為什麼會這樣寫、角色為什麼會這樣說話,其背後真正的意思是什麼。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旅程,就像兩個人合力解決一個個的關卡,然後發現藏在關卡裡的小秘密和小驚喜,這絕對會讓親子更喜歡這個故事!
透過有層次的問題逐步協助孩子理解前後文、掌握語境、覺察角色間的互動關係或接觸一種新的說話方式,都有助於培養孩子的閱讀理解力,真正讀懂這的故事。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