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好咪
三好咪

我是咪咪,育有三貓和一子,人類的那位小名好好,他是我親子共讀的起點,從六個月大到現在。因為愛,我們讀;因為讀,我們愛。喜愛繪本,想留下我們親子共讀和生活共筆的記錄。

親子共讀《小男人與神》

小男人在路上遇到了一個神,他們一起聊天、吃東西、游泳、爬樹,他們成為了好朋友。天黑了,他們彼此道別,回到自己的家。小男人滿心喜悅,覺得今天讓他永遠改變,而神則希望自己有一天能跟小男人一樣會爬樹。共讀後,能跟孩子聊聊「神」,分享彼此的看法,也能想一想如何滋養自己的內在神性。

一天早上,小男人外出散步,在小徑旁遇到了一個東西,他雖然害怕仍禮貌地詢問:「請教尊姓大名?」那個東西說:「我是『神』。」小男人很驚訝:「就是『那個』神嗎?跟我想像的完全不一樣。」神說:「我不是『那個』神,我是『一個』神。神就跟天上的星星一樣多,甚至更多一些。」
他倆並肩走著,神問小男人他想像的神長什麼模樣,小男人回答:「高高的、老老的,還有長鬍子,看起來嚴肅,穿藍色長袍,雙手背在身後,這點跟你一樣。」神開懷大笑。接著,小男人問神會不會變身,神爽朗地回答:「當然會!」然後一下子就變成了好幾種動物、人物,最後甚至變成小男人的爸爸!小男人被逗得大笑出聲。
他們走了一會,小男人問神要不要來他家吃一盤烘蛋,雖然不知道「烘蛋」是什麼,但神欣然接受了邀請。他們來到安靜的池塘邊,眼前一棟可愛的小屋就就是讓小男人自豪的家,他們進到屋裡,享用小男人親手料理的美味烘蛋,吃完了,小男人提議去游泳。
神展示了在水上行走的特技,小男人看得樂不可支,神問小男人會不會游泳,小男人說:「當然會呀,幾乎所有人都會游。」神說:「我就不會⋯⋯」游完泳,小男人說要去爬樹,這是他最喜歡的事,他在一根好高好高的樹枝上坐下,神「咻」地來到他身邊,小男人驚呼:「我怎麼沒想到神是用飛的!」神回答:「我笨手笨腳的,與其用爬的,我比較喜歡用飛的。」
天漸漸暗了,他們回到地面上繼續聊天。神問:「你會想飛嗎?」小男人說:「不會,我更喜歡在水裡游。」他們又聊了好久,直到滿天星光閃爍,神說他得回家了,太太在家等他。
他們互道再見,小男人說:「我還沒告訴你我的名字。」神輕按著小男人的頭,一邊說:「我知道,你的名字叫泰奧,是「神」的意思,你知道嗎?」小男人說他知道,然後神就慢慢消失了。小男人回家洗碗,他滿心喜悅地想著:「有些日子就像今天,會讓一個人永遠改變。」
神回到了天界,太太問他:「今天過得好嗎,晚餐要不要做你最拿手的烘蛋來吃?吃飽後再去湖裡游個泳?」神說好,然後走向夜晚的花園,想著不知道哪一天能學會爬樹,就像泰奧一樣。
(以上為故事簡介,取自繪本內文)

作者/凱蒂.克羅瑟;翻譯/陳郁雯;重版文化出版。好喜歡這種螢光色,感覺畫面都活了起來,色鉛筆粉嫩細緻的筆觸,好溫和、好舒服,療癒了讀者的心。

咪咪一直都喜歡凱蒂.克羅瑟的作品,就像這本《小男人與神》,喜歡他的文字輕鬆、幽默、富有哲思;圖畫溫柔、可愛,尤其是森林裡的奇花異草讓人賞心悅目,搭配清新乾淨的留白,讀完書好像連心都會變透明似的。讀完第一遍,可能只會覺得「有意思!」,但多讀幾遍就會覺得被洗乾淨的心,慢慢有新的想法流進來。

「神」是什麼?「神性」是什麼?如果被放在不同的宗教脈絡下,應該會得到不同的答案。如果說神的本質是愛和接納,那就跟廣大的宇宙一樣,一切都在它底下,它不為任何事奇怪、驚擾、厭惡、嫉妒、狂喜或激動,所有的事都是圓滿,處在這樣的狀態自然而然滿足知足,平靜喜樂。至於「神性」,應該可以解釋為「神」的特質,像是自然的、智慧的、靈魂的、神聖的及美好的。

回到《小男人與神》,神說:「神跟天上的星星一樣多,甚至更多」,神沒有覺得唯我獨尊,小男人也沒有覺得自己卑微,神與小男人平起平坐(雖然神比較高大),他們彼此接納,欣賞和尊敬對方,為對方服務(神多次變身給小男人看;小男人招待神到他家),他們的相處很舒服,關係很美好。如果我們夠幸運的話,擁有或經歷一段美好的關係,絕對有可能點亮自己的內在神性。

神:「你會想飛嗎?」小男人:「不會,我更喜歡在水裡游。」此時已見小男人的「圓滿」,他不去向外追尋不屬於自己的,而是向內擁抱最原始、最自在的自己。
不只是這位名叫「泰奧」的小男人,假設我們的內在宇宙可以與宇宙相呼應,是不是也能顯出內在神性呢?

要跟好好共讀、討論這本書確實是頗有難度,不過我仍想試試,因為很好奇好好能在故事裡看見什麼東西。
「好好,你覺得神是什麼?神在哪裡?」
「神是一種你看不到,可是他存在的東西,他住在天上。」
「那你怎麼知道他在?就是什麼時候你會感覺到他?」
「就是有時候你很希望達成一件事,然後就真的做到,像上禮拜我很希望媽馬的泳衣一個晚上就晾乾,隔天早上它就真的乾了!」
「所以你覺得這是神在幫忙你?」
「嗯。」
「那你覺得神是一個?少少幾個?還是很多很多個?」
「很多很多個。」
「是喔,那我們來看這本書的作者的想法,他覺得神有幾個?神在哪裡?」
媽馬帶好好快速瀏覽一遍,找找哪裡有神聖的橘光
「樹上、石頭上、小花小草上、小鳥、小鹿⋯⋯很多地方耶媽馬!像這些都是神變的!」「對啊!這是作者的想法,他覺得有很多神,而且神無所不在。」
「媽馬,什麼是『無所不在』?」
「就是到處都有的意思。這是他的想法,你可以有你的,不一定要跟他一樣。」
有時會跟好好共讀跟「神」有關的繪本,有佛教、道教和基督教,但直接跟好好討論「神是什麼?」還倒是第一次,好好相信神存在的根據是「效果」,其實還頗有實證精神的。幾乎所有宗教都會以見證和傳頌神蹟來吸引信眾,這樣講求效果、眼見為憑的概念,原來在幼兒時期即已形成。

「這邊說『他滿心喜悅,有些日子就像今天,會讓一個人永遠改變』⋯⋯」
「改變什麼?他變成怎麼樣了?」好好搶著問
「你搶走我的問題了啦!我也是要問這個!不管啦,你先回答!」
「嗯⋯⋯」
「你要不要仔細看看這頁?」
「媽馬!他飄起來了!前面神不是問他想不想飛嗎?應該是神用法力讓小男人變會飛的!」
「喔!是嗎?他看起來是有點像飄起來啦⋯⋯」
「換你了,你覺得小男人哪裡改變了?」
「我覺得喔,是他和神相遇,在一起一整天,成了好朋友,所以讓他改變了。人跟人相處,會讓人改變喔!就像我跟你一樣,我把你生下來,從這麼小養到這麼大,每天照顧你,跟你相處在一起⋯⋯現在的我、跟幾年前還不認識你的我就是不一樣啦!」「喔⋯⋯。」好好意味深長地看著我
好好還沒辦法想像小男人的改變,剛好他又發現畫裡小男人似乎浮起來了,於是自己解讀成小男人的改變是變得會飛了!媽馬沒跟好好說其實只是插畫的這個角度看起來有點像飛起來而已,因為「神性」是超越的、可以跟宇宙連結的,這也是一種「飛」呀!
相遇與相處都會讓人改變,即使是特定的某人也會用不同的面貌來跟不同的人相處,一個穩定的相處模式是磨合出來的,個體間一定會互相影響、互相學習。我相信,不只是小男人改變了,連神也改變了。

「你覺得小男人這天過得開心嗎?」
「開心。」
「那神呢?」
「也開心吧!」
「那他們在開心什麼呢?」
「他們在一起做一樣的事。」
「你的意思是,他們看起來就像朋友玩在一起那樣嗎?」
「嗯。可是媽馬,為什麼都是神聽小男人的話、都是小男人在照顧神?應該是倒過來才對啊!」
「神聽小男人的話、小男人在照顧神?什麼意思?」
「就是都是小男人說要去哪裡啊、吃什麼啊、做烘蛋給神吃啊,這些的。」
「喔,你是這個意思啊!那為什麼不可以是神聽小男人的話呢?」
「神很尊貴啊!要聽尊貴的人講話才對⋯⋯等一下,媽馬我好像想到了,就像我們去飯店玩的時候,飯店的工作人員、飯店的老闆也會來招待、照顧我們一樣,小男人也是在招待神吧⋯⋯不過我們有給飯店錢,神沒給小男人錢啦!我覺得神應該沒有錢。」
雖然好好還無法體會相處會改變一個人,不過他有看出小男人跟神相處很開心,他們就像朋友一樣,在友誼中學會愛、尊重和接納,是最美好的事情之一。最後,好好對神比較尊貴的看法和自創的「飯店說」很有意思呢!


咪咪的讀後筆記:讓神性發光

如果每個人、每個生命的內在都有未彰顯的神性,我們更應該彼此尊重、互相接納,透過接受世界和自己本來的樣子,因為所有的一切都是圓滿。跟興趣相投、志同道合的朋友好好相處、好好玩,在磨合的過程中,放開心胸讓對方成就自己,自己也要真心相待來成就別人。
讓自己的神性重新發光,過得更自然、滿足、知足、喜樂,我想這就是最好的快樂秘訣。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