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aolenjukka

Moi moi

1

在中国微博上,只要有支持弦子的微博,90%的账号都会被禁言或炸号。如果说深水期,那么这个纳粹中国时代已经进入深水期,真理部也越来越不掩饰自己的真面目。在纳粹德国的乡郊,普通德国人依旧歌舞升平田园牧歌,然而这不能证明这是一个有明天的时代。它需要结束,它必然会结束而不会延续,它很可能会结束,它的结束时间我们也无法预测,不可预测性就是它的定义与存在属性的一部分。

与纳粹德国不同,纳粹中国时代的全地球人都倾向于处于一个意识形态更为原子化的时代。没有人可以与另外一个人有效联合,所有人都参与恶之平庸。没有人可以「做」任何事情,但似乎所有人都在竭力嘶喊。民族国家主义这种人类之癌不仅是北京当局的官方意识形态,也以本地主义的形式传染到自由世界,遗憾地令其成为北京当局的一体两面:香港人台湾人说作为外国人的中国人的苦难与我无关,我有我自己的identity,我要抗中我要独立,中国人是中国这个敌国的代表,所以我讨厌他们所有人,所以我排斥他们所有人是合理的行为。本地主义作为保守主义的体现,正如Ted Honderich所说「Conservatism is collective selfishness」,我们究竟要以何种程度去认为它是不正义的呢?我们需要以人类的脆弱性作为所有保守主义practice的借口吗?

在自由主义discourse越来越不奏效的时候,我不知道任何人还能做什么以保持中国社会的开放,但很有可能我什么都不需要做。首先,我认为中国实际的法律不是大陆法系成文法,而是诸如其他独裁国家一样的习惯法(customary law)。在当今中华人民共和国习惯法中,我所认为最重要的一条de facto constitutional convention其实是「一切增加他们财务利益所付出的公共与政治代价应当被容忍。」所以,当剥夺公共生活与政治权利带来财务上的极度不成比例的损失时,不管是习惯法还是社会契约都会被瞬间撕毁,丛林法则将是双方被赋权的唯一理由。

毕竟这是一个原教旨列宁主义破产的年代,为了主义而杀人是非常过时的事情。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