琦能異事
琦能異事

記載著我們的琦能異「視」

社區活動提案 | 我的壞習慣 | 沒想到的「黑白分明」

這唯一的美中不足的壞習慣就是「黑白分明」。看似是很好的四字詞,如果徹底地住進了一個人的心中,你可能會發現失去很多東西。

這個社區活動提案是一個很令人深省的活動,而我腦海中第一秒就浮現自己的唯一不足(笑)。看似這是很自信自大的口氣,但這壞習慣卻足以困擾我這輩子。

這唯一的美中不足的壞習慣就是「黑白分明」。看似是很好的四字詞,如果徹底地住進了一個人的心中,你可能會發現失去很多東西。

大概是小時候時家人都很忙,我無聊的時間都是在看書、看書、還是看書。每天不停地閱讀海量的童話,最後連聖經故事也重看了很多次。這堆書都是是教導小朋友需要善惡分明,做壞人是多麼的萬惡之事。最後導致確立了我的人生價值觀——黑白分明,洗腦的意識就入侵了小小的我。

學生時期

小學中學的時期,朋友都說我是很有「正義感」,會幫助被欺負的同學,舉報把同學書包扔進垃圾桶的男生們。最後槍打出頭鳥,老師同學的第一個目標就是你,叫你不要搞事。這看不過眼的壞習慣常常弄得遍體鱗傷,最後變成被同輩說成的「偏執」。最壞的下場是——明明做錯的不是我們,說出口與對方爭論的時候,連站在你旁的同學,不知道什麼時候也說弄得與其他人的關係太僵也不好。自己豁出去的勇氣和幫助,反而造成了別人的負擔。

職場菜鳥

在長大後第一份工作,聽同事花了半個小時在論述很多社會事件後,我的第一句是: 那這社區議員到底是好人還是壞人? 同事震驚的表情和反應, 我到現在還記得。她百般無奈地笑說: 沒有絕對的好和壞的,世界不是你想的簡單,有很多灰色的地方。我當時是不明白,覺得只是每個人不想承認自己是壞人,用什麼灰色地帶包裝後唬爛過去。

家庭生活

這「黑白分明」壞習慣,也慢慢了導致我和家人的關係變得愈來愈遠。忍痛的舉幾個例子,我弟和我都是很愛動物的人:有一天回鄉尋親時,他叫舅舅帶我們去吃狗肉,這完全衝擊了我的內心。長大後,弟婦明明說好要領養小狗狗,每天在臉書上發佈關懷流浪毛孩一堆的發文,主張眾狗生平等,最後他們貪求品種買狗了。我反應很大,立刻和他們爭議起來,這是不對的什麼什麼。

最後我被封鎖了。

親戚間也發生了婚外情的問題,不敢講的阿姨只和我求助了。出軌的人顯然有錯,我也批評了她的丈夫。但在輔導她會否考慮離婚的同時,她竟然很兇的說: 為什麼你要破壞我們家庭?

最後從小到大很親很親的阿姨忍受和小三共同生活,和我也沒有再聯絡了。

和原生家庭的種種矛盾,也迫使自己搬出去住了。


現在的我會想,每一面都有好的壞的,都是觀點與角度。

  • 偷懶的人, 其實很聰明,他們知道可以用什麼的方法讓時間多出來懶。
  • 雞婆的人,其實心很細,考慮很多才決定
  • 斤斤計較的人,除了精打細算,其實內心可能只是討厭「不公平」,算清了互相什麼也不欠對方
  • 不存錢的人, 很懂得及時行樂和活在當下,比起到老的時候有一堆錢卻花不了更值了

就像一枚硬幣一樣有兩面,你看到壞的,翻轉過來其實也有好的一面。


而我這個「黑白分明」的價值觀,看似很正面的四字詞卻曾經令我很困擾。

簡單的頭腦有一段時期是很迷失的,植根在我心的價值觀卻令我根本不知道以後要怎樣和人相處或是處理事情。

在睡醒過很多天的某一個早上,我決定還是讓這壞習慣一直伴我到老吧。現在的我不是變得更加獨立堅強嗎?而我也學會了,多觀察事情後才用「局外人」的身份去表達事情,不要加入任何情緒字眼。由單元細胞(好 VS 壞) 變得多元(多角度), 這樣的我也更成熟了吧!

而我身邊最後留下來的朋友,都是我彌足珍貴會用一生去守護的「家人」。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