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凱西

Cathy Tsai | 蔡凱西 台北人 / 不專業旅人 / 流浪中的學術人 / 研究旅行史與旅行文化的不良歷史學徒/《後綴》假掰文青誌編輯群 在出門旅行、閱讀,與作古的旅記文本中持續穿越 佛系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travelhistorystory 合作邀約:[email protected]

陪毛孩子走到生命的最後

(edited)
別人家的孩子過世,難過到晚上睡不好

F是以前在當計畫助理時期的同事,學財政,管理計畫經費的能力一流,老闆常常說F是他的「大帳房」。剛進研究中心到職,很多事情還弄不清東南西北,多虧F幫忙,工作才很快上軌道。

跟F有更進一步的交流,是在彼此都知道同樣是狗奴。F剛養了一隻兩個多月的雪納瑞(以下簡稱小雪),寶貝似的用提籠帶著上下班。接著又領養了一隻叫做豆子的乳牛色米克斯。當初還只有巴掌大的豆子,因為流浪的時候,搶東西吃被咬傷,F帶他去醫院清創了好幾次才復原。

當同事兩年多,F的這兩隻狗,我算是從小小狗,看他們一點點的長大。尤其是豆子,小小一咪咪的時候,還來過我家玩,玩累了,直接把肚子貼在客廳的大理石地板,睡死。幾個月之後,豆子就開始如同吹氣球一般的,長成一隻中型的米克斯。

因為毛孩子的牽線,F是彼此離開研究計畫之後,還繼續有聯絡的前同事。畢業之前,好幾次在校園裡偶遇,帶著兩隻毛孩子來放風的F。總是可以在F的相簿裡,看他帶著毛孩子們上山下海,踏水踏沙、露營踏青,還帶著他們去參加泳訓班。

至於給毛孩子的生活照顧,也從沒少過,晶片、狗牌、定期預防針,小提籠換成大推車、項圈換成胸背,飼料跟營養品也一定用最好。毛孩子遇到大小病痛,一定先放下工作,馬上送他們就醫。

轉眼,兩隻毛孩,從當初的小小狗,都已是十多歲的老老狗。

去年九月,在台大住院,F傳LINE來詢問我的情況,話題又聊到狗子們,我才知道小雪已經失智,有時頻道還對得上;至於豆子則長了腫瘤,十多歲的狗,做手術風險太大,後來F決定不讓他動刀,讓豆子剩下的時間,能夠輕鬆一點。


昨天半夜,都到F的訊息,豆子在13號清晨過世,原因倒不是腫瘤,而是突發的中風不治。雖然這幾年沒機會看到豆子,當年從小小狗時期到成犬,我還參與過他的狗大十八變,仍然難過得一整夜沒睡好。剛剛整理好心情,在訊息裡安慰F:

你留意一下,頭七他一定會回來。我家過世的那隻,就有回來過。他頭七那天半夜下大雨,第二天一早,地板發現帶泥沙的狗腳印。我還被老娘挖起來看腳印,確定不是地板沒擦乾淨。
那我頭七那天不要睡好了。看有沒有發現腳印。
不一定會有腳印阿!例如我朋友家的狗頭七,他是聞到怪怪的味道,或是那天就覺得有其他狗的腳步聲。
我這兩天有幫他念經,骨灰還放在房間,天天換零食,還有少做甚麼嗎?
那就頭七之後,帶他去以前常常放風地方,看是要灑葬還是埋起來。念經的時候順便跟他說,以後投胎,再來當狗給你養。
投胎再當狗,這樣好嗎?
給你養不就很好嗎?翻翻你們出去玩的照片,他這輩子給你養就沒有白活。

photo by Cathy Tsai

去年剛出院回家,放下行李,第一件事就是去抱三天沒見面的狗子。有毛的一向軟爛,沒毛的剛好病號,躺在一起剛剛好。

F在領養豆子之後的隔年,我家也養了新的貴賓主子,算起來這兩隻的年紀差不多,不知道告別來臨的那天,還有多長?

你可以陪我久一點嗎?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