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凱西

Cathy Tsai | 蔡凱西 台北人 / 不專業旅人 / 流浪中的學術人 / 研究旅行史與旅行文化的不良歷史學徒/《後綴》假掰文青誌編輯群 在出門旅行、閱讀,與作古的旅記文本中持續穿越 佛系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travelhistorystory 合作邀約:[email protected]

烏俄戰爭也是一面現實生活的照妖鏡

(edited)
即使不在真實的戰場,也沒有人是局外人
Photo by Dollar Gill on Unsplash

那是2013年的某天傍晚的放飯時間,老娘得暫時擺脫當時還不滿一歲又愛黏人的姪女,餵飽還沒吃飯的幾張嘴。於是,把姪女抱進我房間,讓正在工作的我先照顧一下。

對,我正在工作,我的工作時間向來不是朝九晚五,作為接了多份零工,也有好幾個老闆的兼任研究助理,打開信箱,每個有工作交代下來,可以處理就先處理。姪女被抱進來的那時,我正在處理昨天從林口帶回家的考卷,陸續登記學生的成績。那就,一邊抱孩子一邊登成績,也勉強能湊合。

就在這時,有個幾乎不參與家務實際運作,卻又愛胡亂下指導棋的老男人,一臉屎面走進我房間。

沒看到你媽在忙嗎?連幫忙都不會!每天都坐在房間很輕鬆閒閒沒事!

這個老男人大概覺得,我得像古早的廣告或連續劇演的那樣,抱著孩子進廚房幫忙炒菜,才是真的有在做事情,不然只要我坐著,在他眼中就是閒適輕鬆,彷彿沒看見,我左手抱著孩子,右手正在按鍵盤。

從來不參與家務的老男人,完全不懂「一個廚房容不下兩個女人」這回事,當然也不會想到抱孩子進廚房,可能被熱燙傷害到的危險性。既沒有實務經驗,又擺明了不想有銅鋰鋅。

你先看清楚情況再說話啦!我正在邊工作邊顧小孩,並不是閒閒沒事很輕鬆喔!(笑)

老男人時常想見縫插針,給我扣個生活輕鬆沒事做的帽子,也不是只有今天了。過去面對這種無腦的批評,能不在意我就盡量不往心裡去。所以當下雖然有點不爽,我還是先把心裡那把火給壓下來,語氣平靜又帶著誠懇地微笑,給他這樣的回答。誰知道......

你再講一次給我試試看,小心我揍你喔!
不是阿!我又沒亂講話。我確實是在一邊幫忙一邊做自己的事,並沒有很閒很輕鬆,這是事實,很多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

一個老男人到底要奪麼沒有腦袋,才會對一個正在幫忙照顧孩子的女人,揚言動用暴力,只因為我說出讓他沒面子的實情?理性平和的解釋我這裡的情況,居然有挨揍的危險,要不是我還抱著孩子,我相信他馬上就會動手揍我。

老娘在廚房似乎聽到劍拔弩張的聲音,張羅飯菜剛好告個段落,連忙進來叫著開飯,試圖緩和雙方的情緒。靠北喔!事已至此,我胃口全無,跟這種無理取鬧、剛剛還想動用暴力維護尊嚴的老男人,坐在一張餐桌上,怎麼想都覺得恐怖。

不管了!把姪女送回老娘手裡之後,我揣著內心的恐懼,快速的整理背包,迅速通過餐桌,奪門而出,擔心老男人追出來,連電梯都不敢等,火速穿鞋,跑下樓梯。

你現在是怎樣!要給我跑去哪,你出去了就不要回來!

老男人言語流露出的暴力,越來越猙獰。

我告訴你!我現在要去派出所備案,我要讓這棟樓的鄰居都知道,你是個莫名其妙不理性要攻擊家人的暴力老人!你等警察來吧!

我在樓梯間,把喊話的音量放大到,只要這棟公寓的住戶在家,都會聽得見的程度。衝下一樓,牽起我的腳踏車,踩著踏板,沒命似的騎,直到抵達離家10分鐘車程,當時系上分配給我的研究室,鎖上門,才覺得安全。

其實我沒去報警,雖然面臨暴力威脅,氣憤難平之餘還是想到要給同住的家人留點情面。看準了這個老男人最介意的事情:面子,所以用報警提醒他,如果不小心露出平常不為外人所知的那張面孔,我就讓他成為這棟公寓,甚至這條巷子最臭名昭彰的男人!

試圖保持鎮靜,按捺有點跳過頭的心搏,抖著手在手機裡先輸入兩組電話號碼,一組是巷口派出所,一組是113家暴專線。在研究室躲了一整晚,無處洗澡,還冷汗直冒,一身疲憊又整夜未闔眼。

其實那時你可以來我家洗澡,住我家也沒問題。

事後得知我落難研究室的友人這樣說。我是個盡量不麻煩朋友的個性,而且沒帶換洗衣物出門,提出去別人家洗澡的要求也挺奇怪。

大概是我的反擊,太出乎老男人的意料(可見以前我有奪麼的溫良恭儉讓),回家之後沒有再來為難我。長年以來,他在這棟公寓給鄰居的印象都是「友善、禮貌、風趣、隨和」,外加會幫忙倒垃圾跟遛狗的「好男人」,若在鄰人間形象崩壞,被指指點點有失面子。看來,我前一天在樓梯間的大喊,讓他有點怕到。

從此,我與這位老男人的社交距離,就是維持三公尺,少於三公尺我就會拿起手機錄影,或是作勢撥號給派出所跟113,提醒他不准越雷池一步。偶爾遇到他口氣和善的要來攀談(誰知道是不是要降低我的戒心),我一律用火戰車似的口氣回應:「要幹嘛?」、「不要靠近!」、「沒空!」,不然就是已讀不回。

我不後悔當年那個晚上斷然逃出家門,此後採取保持社交距離,跟錄影、作勢報警,來作為自保的手段。當然,這樣做我也背負來自任勞任怨的老娘,跟與親爸感情較無隔閡的手足們,相當程度的不諒解。


小國不要刺激大國啦!烏克蘭搞到俄國要修理你,那是自找的!
烏克蘭想加入北約,這就是俄羅斯無法接受的地方。俄羅斯希望烏克蘭凡事跟俄羅斯討論....這樣整個歐洲才會回到俄羅斯認為的正軌。

即使不在烏俄真實的戰場,這種論述,還是給我很強烈的既視感。

為什麼不跟你爸好好講,你就不要在鋒頭上激怒他嘛!
他說要打人的時候,你就不要繼續刺激他動手啦!

這些幫加害者辯護的親人,從來不想理解,我面對這個老男人三不五時惡意批評「坐著輕鬆閒閒沒事,不幫忙家務」,已經選擇默默吞下沒計較,有多少年了呢?當時我在衝出門揚言報警之前,可還是帶著笑臉跟他解釋,我其實沒有他說的那麼輕鬆。如果理性的解釋無用,那進一步的自保就是必要!

如果,普丁不是俄國總統,他可能是我們生活周遭會遇到的,那種不長進又自以為是,而且格調很低的親人、鄰居、路人甲乙。只要不迎合他們無理的要求,就揚言動手或情勒,然後,他們身邊還會有大批鄉愿,會繼續以包容和和諧為理由,要求被害人理性跟加害人溝通,不要激怒加害人,避掉鋒頭就好了。

若是受害人想進一步自保,這些鄉愿就開始檢討受害人,覺得加害人會爆走,都是因為受害人不好好討論,才會讓加害人不得不暴力相向。

每個人的生活周遭都會看到烏克蘭,與俄羅斯的影子,屈膝求和,永遠只會讓加害人越來越飛揚跋扈。你不想碰政治,但是政治隨時想碰你。

即使我們不再真實的戰場上,也沒有人是局外人。

烏克蘭加油!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鏈鎖可能一直都在,雖然它看似不存在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