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凱西
蔡凱西

Cathy Tsai | 蔡凱西 台北人 / 不專業旅人 / 流浪中的學術人 / 研究旅行史與旅行文化的不良歷史學徒/《後綴》假掰文青誌編輯群 在出門旅行、閱讀,與作古的旅記文本中持續穿越 佛系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travelhistorystory 合作邀約:[email protected]

千呼萬喚始出來:鹽酥雞ft.今日丹堤大安店(文長圖多)

(edited)
店哥訪談華麗登場
鹽酥雞示意圖 photo by Cathy Tsai

接受完「餐前酒」@Chin 的採訪之後,《後綴:假掰文青誌》的主編「下酒菜」@Jeger (以下簡稱「酒」),來問「鹽酥雞」@蔡凱西 (以下簡稱「酥」,有沒有中意的訪談對象?

酥:來採訪@今日丹堤大安店 吧!

酒: 一定要採訪他,萬事拜託!

本尊與分身兩人,就在象特市的私訊裡達成共識。接著,鹽酥雞開始向這位每次在馬特市一發文,就是語不驚人死不休的丹堤哥,提出訪談的邀請。經過鹽酥雞的耐心詢問一段時間,丹堤哥終於應允了這次的訪談。

就在台北市大安區的丹堤咖啡,兩人喝著咖啡聊著是非,完成了採訪。丹堤哥特地抽空一天,支開店裡的員工與客人,這種「貸切」(包場)的丹堤咖啡,不是所有人都能遇到的。

大安區的非當事丹堤咖啡 photo by Cathy Tsai

在馬特市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丹堤哥,總是將諸多經典流行歌歌詞、文學作品名句,自然流露常在他的行文間,這樣的丹堤哥(以下簡稱「丹」),與「下酒菜」主編的分身「鹽酥雞」,究竟激盪出甚麼假掰的訪談內容呢?


Q1:為什麼你在馬特市開張的咖啡店,一定要是台北大安區的丹堤呢?不能是大安區的別家咖啡店嗎?例如「今日LOUISA大安店」,或「今日怡客大安店」?

丹:你這樣問,代表你對大安區沒有疑義耶(笑)。

酥:可能因為我住在大安區吧?(也可能之後會搬走)

丹:其實我一開始的初衷不是要開咖啡店的,我是想開一個頻道來講別人壞話的。開咖啡店只是一個嘴賤又想假裝中立的掩護藉口:「誒誒誒,這些壞話是我在咖啡店從鄰桌那邊聽來的喔!!!」這樣的話就得從「客人會在店裡肆無忌憚地聊天而且講話很大聲」和「講話的內容是八卦和壞話」兩個條件開始搜尋。

酥:確實丹堤的客層,講話音量是比較大聲。我在丹堤幫家教學生上過課,有時候會遇到隔壁桌吃早餐的一家子,都沒在注意音量。沒人想知道你家小孩的月考成績好嗎?

丹:這樣的話Louisa、星巴克,和那些裝潢得潔淨明亮放著小野麗莎風格慵懶音樂的,這種來客年齡層較低的店就會被踢掉了。坐在這種店裡的客人,一半是戴上耳機與世隔絕在做自己的事情的,另外一半,即便在講壞話,你也不想聽吧!!!你會敢聽陽光燦爛青春無敵的孩子抱怨世俗嗎?他們抱怨的東西實在太單純天真了,單純到你會一邊鼻子噴氣(什麼,只是偷看你男友一下下這樣就叫賤女人喔?什麼?你認為選擇這個科系以後就會怎樣怎樣?),一邊又會不爭氣地想,天啊他們好青春喔只有青春才會抱怨這些東西,只有藍色大門裡的人才會擔心尿尿分叉耶。然後越噴氣就越顯老,何苦來哉呢?

photo via wikipedia
酥:藍色大門之外的人擔心的是尿不出來或是需要用包大人吧!

丹:怡客和丹堤都是好選擇,這裡放的都是水晶音樂或者同一塊CD放了幾百年,有時索性直接開廣播電台來聽了,客人年齡層長很多,而來咖啡店恐怕也不是為了喝咖啡(常常看到直到客人離開了,桌上的咖啡只有喝了一兩口),說的故事也都活色生香。而最後選擇丹堤,一方面是因為我之前真的還蠻常去丹堤大安店的,一方面是丹堤的展店數和知名度又比怡客多很多。丹堤連嘉義和台東都有分店耶!

酥:有些去丹堤的銀髮族,真的是為了排遣空虛寂寞耶!我最近繞了一圈,大安區附近的丹堤關閉了好幾家。

Q2. 你覺得台北大安區的文青,跟其他縣市的文青比起來,最假掰的點在哪?

丹:文青是不會去丹堤和怡客這種店的。

酥:我要不是幫學生上課,確實很少去丹堤,但我也沒那個閒錢常常泡在星巴克或怡客就是了。

丹:但如果純就比較大安區文青和其他縣市的文青,我覺得那個對於地理空間的識感是不一樣的。大安區的文青大腦處理地圖的方式很弱,所以只要提到隔壁的區域就會直接當機,無法處理。比如我認識一個住大安區的文青,他一直抱怨他肩頸痠得快受不了了想去按摩,然後你跟他推薦一個松山區的按摩店他會覺得天啊好遠喔。過了一個月聽他還在抱怨,另外一個朋友看不過去了叫他趕快去預約,他說好,但結果還是沒去。

酥:不要說大安區的文青了,像我老娘這種根本不是文青的角色,也常靠北天母好遠。
取自網路,出處不明

丹:但是,畢竟流動一直是一種特權,一直表現出對其他地理區域不認識/沒興趣也不是一種高大上的行為。所以大安區文青解決這個弱點的方式就是不停地談論很遠的地方,台南啦墾丁啦什麼的都可以,但你叫他談論林口和桃園,或者甚至是近到捷運松山新店線沿線,這都是沒辦法的。一般人的生活經驗都是同心圓,越靠近圓心越密集。大安區文青的生活經驗也是同心圓,但是圓心很大,然後到圓心到外圍之間都是一片空白。說不喜歡嗎?不是。不屑嗎?也不是。純粹的不知道而已。所以這也影響了他們的生活預設值:一般人會覺得:可是有時候求法就是得翻山越嶺啊,法師在花蓮你還是得去拜他不是嗎?我想他太不了解大安區做事的邏輯了。事情哪有那麼困難?把老師叫來這裡不就行了嗎?

酥:如果五月天在花蓮開演唱會,大安區文青去一趟花蓮的意願就會高一點。大安區的文青就是這樣各種煩!天上的星星,笑大安區的文青,總是不能懂,空間感不夠。

Q3. 如果不用「誰能體諒...」這個起手式的台詞,你想換成哪一句?

丹:在孫燕姿這個救世主還沒出現之前,台詞是「我操你爹!!!!」,這是張曼玉所飾演的金鑲玉在龍門客棧裡的起手式。在覺得全世界都對不起自己的時時刻刻,用歇斯底里的口氣嘶吼這一句多麼的通體舒暢呀!但是金鑲玉畢竟是生活在江湖中的血性女子,字字句句都如此至情至性,他的台詞用在長在溫室裡自憐自艾、凡事都要拐一百個彎的假文青身上難免有點尷尬且過於直接。文青需要的根本不是大聲且直接地說出自己的訴求好嗎!!!!文青最需要的是一個同時可以證明他是受害者又可以證明他不在現場的證書:我本人中空淨植,但這麼汲汲營營都是被這個社會逼的。我結婚生小孩都是被那些俗不可耐的親戚每年問東問西問到煩了才做的不然我本人怎麼可能這麼庸俗呢?我去考公務員和研究所,可不是發自內心的渴望,而是為了跟這個世界和解喔!!

酥:被親戚問到煩,不想去結婚生小孩,但還是去了,他也只能庸俗了。要我就直接去嗆親戚:「我操你爹!!!!」。附帶一提,上文的「中空淨植」一詞,出自「北宋五子」周敦頤〈愛蓮說〉一文裡的「中通外直」與「亭亭淨植」的合體。鹽酥雞睡了一叫醒來,眉頭皺了皺,覺得「中空淨植」這個用典並不單純,趕快再去把〈愛蓮說〉找出來重讀。這麼樸實無華的用典,馬特市找不到幾個人對吧!
圖片取自微博

丹:所以才說孫燕姿是救世主嘛。「其實我沒有......」「其實我並不.......」其實,其實,我也是百般不願意啊,但是因為整個世界都在逼我,所以我就勉為其難做一下吧。這個誰能體諒就是把主動化為被動,對於直接承認自己慾望會害羞的文青而言多麼的好用啊。

酥:相信你只是怕傷害我,不是騙我,開始懂了。

丹:如果不能用誰能體諒的話,我有考慮再轉回去用我操你爹,但想想我這麼冰清玉潔,用這字眼好嗎?所以我想應該會改用「大錯特錯不要來,污辱我的美。」

酥:那你要先去弄個單眼皮跟妹妹頭嗎?

Q4. 《擊壤歌》那本書的作者,對一個蘿莉控這麼傾慕,你怎麼看?你知道我說的羅莉控是誰吧?
書封取自網拍

丹:我必須承認,我從小到大都是帶著有色眼鏡在看《擊壤歌》這本書的。對蘿莉控傾慕的這回事是不是在這本書裡看到的我有點忘記了,我印象最深的是考中國近代史時他哭著跑出教室,因為考卷實在寫不下去,中國為什麼那麼嬴弱可憐!!!當時看到這一段時對於一個高中學生而言心靈是很震撼的。而這種震憾,參雜著我與少數該校女生互動的刻板印象,當時我幼小的心靈得出了這麼一個結論:這些人跟我們這種只是把讀書當作考試工具的人是不一樣的。我們可以對課本保持距離,甚至全不相信,但他們不行啊,我認識的該校女生還會以跟同學比賽背英文字典為樂耶,這些人唸書已經唸到內化到自己每一寸骨髓了,生命和課本是共振共情共感,課本內容怎樣對他們影響當然很大啊!

酥:很好奇他後來讀台大歷史系,有沒有常常哭著跑出教室?就這一本《擊壤歌》,你從小看到大?我覺得你應該來寫一本《我記得》。
電影海報取自威秀影城

丹:但我記得後來看完整本書,立刻推翻我的刻板印象,他們哪有在唸書?他不是每天一直在跟朋友聊天,然後都在翹課喝公園號和吃冰嗎?怎麼會唸書唸到身歷其境到哭著跑出教室?後來另外一個刻板印象就冉冉升起:好啦,他就是在追求一種秀異嘛。大家都在唸書背字典,只有我老神在在翹課吃冰,我跟他們不一樣囉。一把青裡面老師上到中國地理老淚縱橫,但是底下市二女學生們哈欠連連睡成一片,所以我也跟他們不一樣嘛,那我就要哭著跑出教室啊!

酥:同樣是翹課跟吃冰,不同檔次的學校,那種意義是不一樣的。像鹽酥雞以前就讀政大附近,出了校園還能看得見豬舍的某所後段高中,翹課出校門去吃冰,隔天教官就叫家長來學校了。而且就算不想上課,也不能哭著跑出教室,第二天可能就留校察看。所以鹽酥雞都直接趴著睡覺。
photo by Cathy Tsai

丹:多年以後我又看了《擊壤歌》,才發現事實的真相是:他根本沒有寫不下去考卷哭著跑出教室。哭著跑出教室的是他認識的一個男孩。我竟然這樣莫名其妙黑了他十幾年耶!!而且不管怎樣都會找到理由黑他,這樣好嗎?但他為什麼會寫到認識的男孩寫到中國近代史考卷哭著跑出教室呢?因為起承轉合要接下面這一句:「我從來沒有這樣的感覺,因為中國是個活潑熱鬧的民族,是個政治的民族,再怎麼動盪悲戚的時代都是為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為什麼我覺得這一段比哭著跑出教室更恐怖????

酥:數風流人物都馬具往矣了,再騷也都是過去的事了。國編版的歷史課本對出身文學家族的作家而言,不愧是精彩的小說。像我這種破落戶蔡家出身的魯蛇,要書香沒書香,要文采沒文采,實在很難這麼融入。

丹:上了大學之後,我學到了很多通識人文科目,說一切都有脈絡,說我們要同情理解。那個時候我超會寫這種題目的啊,所以為什麼朱會對蘿莉控這麼傾慕呢,從他的生長環境和家學也不難明白為什麼,但不要逼不良少年去同情共感陳綺貞好嗎(咦?)

酥:如果不良少年能夠共感陳綺貞,那表示他自己沒那麼不良。


Q5. 你在咖啡店裡偷聽到最假掰的事情?

丹:我本來想說去談生意和直銷的每個都聽起來很假掰。但這裡的假掰也不過只是吹牛和誇大而已,做生意的吹牛誇大應該不算太不真誠吧?我覺得最奇幻的經驗是一群老男人(而且看起來是鄰居)在咖啡店裡面討論攝護腺照護問題。一群男人聚在一起的場合,常常需要比個高下,談生意和直銷的場合吹牛誇大是為了成交,但男人的聚會,吹牛誇大也是為了比個高下。男性氣概文化中人也甚以哉。

酥:都是只剩一張嘴的男人。你們都不知道有個移動偷聽版的哈哈台就在你們身邊嗎?

丹:但是攝護腺問題要怎麼比個高下?這就是奇妙的點了。一般來說不是人希望越健康越有錢越好嗎?怎麼這群男的比輸贏,是好的也要贏、壞的也要贏?你開過一次刀喔?哎唷我開過兩次耶我是前輩。你碰到的醫生很爛?我告訴你我碰到的更爛。你整組壞掉喔?我告訴你我整組壞掉還壞掉兩次。

酥:靠北我不爭氣的笑了。攝護腺怎麼壞的可以連著壞掉兩次?


丹:但這假掰在哪?最假掰的點在於,有一次某個人的老婆到了咖啡店,老闆(其實也都有在偷聽)出自鄰居的悲憫之心,關懷了一下她老公的攝護腺。老婆驚訝地說:可是他沒有這方面的問題啊!!!!這群男孩啊,好的也要贏,壞的也要贏,為了面子,連自己健康飽滿的攝護腺都要誣陷!!!!!

酥:只有我覺得誣陷自己攝護腺的男人很貼心嗎?

Q6. 你覺得「下酒菜」跟「鹹酥雞」那種配咖啡最好?
photo by Cathy Tsai

丹:自然是鹽酥雞了,世上有哪樣東西比得上鹽酥雞呢。不管是假裝減肥或者是罹患絕症的人,你問他們如果明天就要死了今天要幹什麼,那肯定是做一些明明一直想做,但礙於這個原因那個緣故而不敢做的事,例如跟某個人告白。「如果明天是世界末日,那我今天要吃下酒菜吃到撐爆」聽起來是不是有點弱,沒什麼說服力呢?但是下酒菜換成鹽酥雞,這整個句子就變成超級無敵合理了。這種別人需要隱忍一輩子、直到世界末日前一刻才敢放下的,不就是跟告白同等級的超級珍寶嗎?要跟世界和解,不需要去考公務員吧,你先去巷口買一包鹽酥雞來吃比較實在。不要說咖啡了,我覺得配高纖蔬果汁或者紅酒也是不錯的,明天就要世界末日了,有什麼就喝什麼吧。

酥:那就再點杯拿鐵,我打電話叫熊貓外送鹽酥雞。

本訪談的後製工作,特別感謝「下酒菜」主編@Jeger@今日丹堤大安店 不厭其煩補充潤飾行文。文中部分照片為主編分身「鹽酥雞」@蔡凱西 特地穿梭在大安區,並遠赴北車周邊與華燈初上的六條通所做的街拍。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