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凱西

Cathy Tsai | 蔡凱西 台北人 / 不專業旅人 / 流浪中的學術人 / 研究旅行史與旅行文化的不良歷史學徒/《後綴》假掰文青誌編輯群 在出門旅行、閱讀,與作古的旅記文本中持續穿越 佛系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travelhistorystory 合作邀約:[email protected]

【貓鑄幣酒吧】角ハイボール與炸物

(edited)
我也是混過酒吧的咖
Photo by Cris OBey on Unsplash

薛倫這隻貓在公館開了一家叫做「拘留所」(Jail)的酒吧,聽說是水瓶座,經營酒吧前做過旅遊業。他雇用的Bartender貓,總是一輪換過一輪。選員工,先看外貌,至於調酒的功夫,可以慢慢教,Bartender是酒吧的門面,靠臉吸引單身的貓客常來光顧,多付出點保釋金,對店裡的營業額不無小補。

最好,Bartender貓還能為了工作需要,逢場作點戲,營造與貓客間微妙的情愫。就像角ハイボールCM裡面的井川遙與加瀨亮那種感覺。曖昧總是讓人受盡委屈,找不到相愛的證據,套用在貓身上也是一樣。

有段時間,薛倫雇用了一隻藝名叫做「拾六」的Bartender貓,天蠍座,就是個很愛演的高手。聽說「拾六」來自演藝世家,爸爸是名導演,哥哥則是演而優則導,有一部叫做「痞子英熊」的連續劇,就是他哥執導的,靈魂中有著演劇的細胞,似乎也可以理解。

酒吧的菜單裡,沒甚麼零嘴可供下酒,只有貴松松的爆米花,帶外食倒是可以。來光顧的貓貓們,總是在樓下的鹽酥雞攤子,買一袋炸物上樓,跟朋友或值班Bartender貓一起分食。

Photo by Nathan Riley on Unsplash

一隻看起來就很好撩的花貓,點了一杯角ハイボール,當然也順便帶了包鹽酥雞上樓。「拾六」點了跟菸,向花貓說道:

來!幫你看看手相。

算命當然只是藉口,「拾六」想藉此跟花貓多一點肢體的接觸,也多找點話題聊聊。最好,花貓可以再多點一杯角ハイボール。

才剛做完美甲的「拾六」,指甲在花貓的肉球上輕觸、游移,弄得花貓有點癢,縮回了自己的貓掌,把手收折了起來,至於心裡有沒有癢,只有花貓自己知道。

photo by Cathy Tsai
我聽薛倫說,你是金牛座,我有幾個金牛座的前任,你們金牛座的內心,真的很不老實!
你們天蠍座才麻煩咧!心機小劇場一堆!
該不會你今天跑來這,是為了躲另一個麻煩的天蠍座?就說你們金牛座討厭,吵架就避不見面連電話也不接。

「拾六」一邊靠北,一邊瞅著花貓掌邊,從進來就沒亮過銀幕的手機。

呃!被發現了,花貓兩掌一攤。「拾六」不愧是出身演劇世家的戲精,與感情世界多采多姿的貓精阿!

在窗外飄著雪的花卷市民宿裡,花貓摺著手收看著電視,CM裡不時出現井川遙與加瀨亮的畫面。零下的寒夜裡,花貓打開窗戶,迅速從陽台抓起了一罐,已經放在室外天然冰箱一整天的罐裝角ハイボール。



照片取自角ハイボール官網

花貓打開罐裝角ハイボール,才發現,缺一樣鹽酥雞。不過,這裡可是日本喔不是台北,離民宿最近的全家便利店雖然有賣炸物,但摸黑冒著風雪走路過去,也要花十分鐘,再花十分鐘拎回房間,早就走味了。

井川遙與加瀨亮在CM裡的美好,終究只能停留在CM裡。

(以上故事如有雷同純屬虛構)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貓鑄造酒吧:煮熱威士忌 +( 不催情)香料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