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凱西
蔡凱西

Cathy Tsai | 蔡凱西 台北人 / 不專業旅人 / 流浪中的學術人 / 研究旅行史與旅行文化的不良歷史學徒/《後綴》假掰文青誌編輯群 在出門旅行、閱讀,與作古的旅記文本中持續穿越 佛系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travelhistorystory 合作邀約:[email protected]

滿710人追蹤,順便聊聊那些年我覺得是METOO的METOO

(edited)
其實是想找個藉口發篇文

不知不覺追蹤者來到710人,雖然在幣市還很熊的環境下,社區不如以前熱鬧,以前有互動而且相互追蹤的市民,很多已經不在社區活動了,或許達到710人的追蹤數,虛的意義大於實的意義。

感謝大家對拙文的支持,月初那篇「筆耕許久,好像開始有點小小的不一樣,但也沒有太不一樣」,獲得熱烈的迴響,兩三天內信箱裡一直收到投幣通知,各位的祝福跟鼓勵我都有看到,就不一一標註答謝了。其實我真的沒甚麼不太一樣,沒寫稿邀約的時候,就是寫讓愛發電的東西,還有讀書,當然我也不能等著讓人來約,所以最近也加入一些斜槓或接案的社團,看看有沒有其他機會。


近期的METOO,每個圈子都有人陸續被踢爆,人設翻車,到目前似乎沒有消停的趨勢,而且還被某黃姓藝人硬扭成YOUTOO。

幾乎每天都有新的受害人與加害人出現,情緒真的很難不被牽動,可以因為自己不是當事人,只顧寫自己的東西,對一連串的METOO視而不見嗎?當然不可能啊!即使自己不是當事人,但絕對沒有人是局外人。從每個受害者的身上,他們多年以後自我覺察,選擇說出不愉快的經歷,這些多多少少都會映照出自己,或許多人隱約也曾經歷過的教養與成長。

除了要提防路邊搭訕的陌生人之外,成長的過程中,不鼓勵質疑權威;不鼓勵懷疑親友師長的言語和動作,是別有用心(對方別有用心,他辯稱自己是無心的你也要相信他是無心的);要大方,不要彆扭,不可以說「不」,大人(或比自己上位者)又不會吃了你也不會害你。


我在年紀很小的時候,就在家人任職企業的尾牙,目睹大型且公然的集體性騷。如果是已婚男職員抽到大獎,要讓太太上台向某位頒獎的高級主管親一下;至於妙齡、有點姿色的單身女職員,主管也不能放過要親親的機會。

怎麼親?主管說了算,比較客氣的是輕輕碰一下男主管的臉頰,意思意思,主管不計較給過,你還得感恩戴德。如果有些男主管已經喝開了,還會趁著酒酣耳熱,要求嘴對嘴。此外,抽到普獎沒上台的女職員,會被就此略過嗎?當然不會,男主管會在沿桌敬酒亂聊的時候,隨意拍肩、搭背、摸屁股。

那些年,我看到上台被男主管揩油的太太們,不少人在台上面有難色,非常不自在,或許為了讓先生在公司好做人吧,還是勉為其難,XX捏下去就親了,誰想跟大獎過不去呢?抽到現金獎也是一筆不無小補的家用。

當年我也不清楚,究竟那些不時被主管在工作場合,或聚餐時被碰觸肢體的女職員,有多少人根本不樂意,但只能默默吞下,不便表露,要是嚴正的制止主管,他以後在辦公室要如何自處,別的女生都給摸,就你不行?主管是要跟你表達親近與友好,幹嘛這麼見外?又沒有真的放進去。

總之還沒幾歲的那時,看到那些畫面,就覺得不舒服,但說不出哪裡不對,在要求孩子聽話乖巧的教養脈絡下,也不可能對權力比自己高大上的父母,陳述自己不舒服的點,尤其,我爸就是那些男主管之一。

當時心裡暗暗在想,如果以後我成為別人的太太,也要這樣嗎?


有記憶以來,蔡家長輩,尤其是男性長輩,多半有要求啃咬學齡前孩子白嫩皮肉的癖好,可能是他們從小也是被上一代這樣啃咬,覺得這樣是表達親近與愛的舉動(吧?)。

我一直很不解為什麼身為蔡家的小孩,幼時白嫩的手臂,要伸出去給那些男性長輩摸摸、聞聞、咬咬,是怎樣?有時候是要孩子伸出手,忽然就咬個齒痕在手臂上;有時候是拿糖果餅乾利誘,讓你願意給咬,哪個孩子看到零食不會心動?面露抗拒的話,還會被周遭的女性毒親們嘲笑「不大方」、「扭扭捏捏」、「跟你玩又不會害你」、「不知好歹」。

偏偏我這個人還真的非常不大方,但是百般威脅利誘之下還是會妥協,因為當年即使覺得這樣很噁,腦袋裡也沒有那個思想資源去表露自己的不舒服。甚麼「性騷擾」或「身體界線」這些概念,在當時根本不存在。

以前我爸很喜歡在開車的時候,一隻手握著方向盤,另一隻手就伸到後座,要求小孩伸出手臂到前座給他咬一下。孩子逐漸懂事之後,漸漸不太吃這套,或許女兒也從嫩肉變成老肉,也讓他不愛玩這套表達親情的招式。

多年之後才驚覺父母利用自身的權勢,把啃咬當成親情的趣味,這其實根本不健康,而且變態。世代之間的權力本來就不對等。


如果當年沒有若無其事的活著,我現在大概不可能在銀幕前打這篇文章。然後一邊回顧自己當年目睹、經歷過的那些親親、觸碰、啃咬,一邊看著現在METOO連環爆,陸續翻車的豬哥們,也在做類似的事,這種既視感從上個世紀末到現在,還是依然鮮明。

而台灣這個父權社會,一樣滿溢著對加害者的溫情與原諒。期待受害者不要跟性平意識不足的長者計較,過去就過去了,受害人幹嘛不放過自己,對老人翻舊帳苦苦相逼,例如當我跟家人表達老爸或男性長輩過去的那些行為讓我不舒服,往往會成為全家霸凌跟敵視的對象。

而那些看似應該具備/學習到性平意識,卻在METOO中翻車的各界青中年翹楚,則利用看似懺悔實則避重就輕的道歉文,試圖讓自己安全下莊,有些人渣眼看大火快撲向自己,選擇自爆再搞個YOUTOO然後自殘送醫,這種要死要活的套路,我這幾十年也看很多長輩搞過,總之就是別人也這樣,為什麼只跟針對他,不管啦反正他就是覺得自己沒錯,被針對了就死給你看,順便拖別人下水。

當然我也看到,某些跟加害人原本的互動,有如濃情巧克力,例如某大學助理教授,不不久前跟張鐵志還你儂我儂,出席演講對談,得有你有我,但現在反而蹭著張的醜聞,與接受媒體的訪問,直言愛車聊的前任端傳媒曾姓評論總監,有一台骯髒的車子,把人家當對照組,墊高自己與眾不同的正直與性平意識,其實他也沒多乾淨,可能也沒穿褲子,只是他池子裡的水還沒退。

此外,這個社會對受害人高標準的檢視,也一樣數十年如一日。幹嘛當下不立即反應,到現在才說一定是別有用心。

講些不好聽的,如果今天我是一般上班族OL,在職場遇到類似的事情,其實家人有九成不會站在我這邊,還會覺得我大驚小怪,為什麼別的孩子上班都沒這個問題,就你上班問題最多,一定是不想上班,不想讓父母回收投資。而且要是真的遇到豬哥,不想被摸被碰那得要有技巧的閃躲,對方惹不起那就躲,但是不要跟薪水過不去,甚至我因為這樣不想待在公司了,可能還會用眼淚跟哭鬧教訓我,說我不懂事,不懂賺錢的重要。

人參真的很難,METOO看得憤怒又無力,就隨便亂聊。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