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米索

野生咨询|内容教练|🎙空无一物/有效失败 亲密关系|多元思维|认知升级|成人教育 DAO/Crypto|🌍 世界公民 B站/公众号:范米索| 微博:斜杠少女范米索

投资者与投机者

你是投资者还是投机者?

前两天,我在社交平台发了一条状态,谈及了一些明明在做着「投机」的事儿,却不认为如此的人。

写这篇文章无意冒犯任何人,只是觉得最近的文章恰好都在聊我自己的投资思考话题,这一篇也一并聊一下「投资」和「投机」,方便大家参考自己的一些决策行为到底是投资还是投机。

当然我本人对于这两个词没有任何的捧一或者踩一的倾向,因为按照接下来的定义,我的一些交易行为也是「投机」行为,「投机」在我眼里也不算什么啥贬义词,但我并不会去通过吹捧自己在认真做「投资」而去贬低那些「投机者」,毕竟最后耳光会抡到自己身上。

我始终觉得做人要对自己诚实,就算你对外界撒谎,但起码对你自己的内心要做到基本的诚实。如果你认为自己不是投机者,那不妨可以看看到底什么才是投资,什么又是投机。


(1)


在理解「投资」与「投机」为何难以区分之前,我们不妨可以深入了解这两个词的历史起源背景。

投资 "和 "投机 "这两个词都植根于拉丁语。

"投资 "来自拉丁语investire,即「穿衣服」。这一意义在任命新教皇的词 "investiture "中得以保留。"投资 "这个词的字面意思就是把自己包裹在某项资产中。

根据《牛津英语词典》,这种用法最早出现在英语中,是东印度公司的代理人Thomas Aldworth 在1613年写得一封信中谈到“goods and monies to bee inuested in commodities fitt for Englande.” (货物和金钱被投资在适合英国的商品中)。

虽然早在1720年英国就经常使用 "投资价值 "一词,但直到19世纪中期,"投资 "一词才在英国或美国广泛用于金融资产。

“投机”来自拉丁语specula,是“瞭望台”或“瞭望塔”的意思,来自specere,表示「看」(如"前景"、"旁观者 "和 "奇观 "等相关词,都与看有关)。O.E.D.中最早使用这个词的是Thomas Jefferson 和Alexander Hamilton ,他们在17世纪80年代末,讨论了交易13个殖民地的不良债务的投机者。

到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大多数人把债券视为投资,把股票视为投机。无论股票有多便宜或多有前途,这种流行的差异性观点都是存在的——

股票被认为有内在的风险,以至于没有什么能把它们变成一种 "投资"。

在2006年发表在美国金融博物馆杂志《金融历史》上的一篇精彩文章中,资金经理Dennis Butler探讨了格雷厄姆对投资和投机的区分的历史背景。

Butler解释说,在1920年代之前,投资者是 “以确保收入和本金绝对安全为目标的人”。“只有债券……满足这些要求。”

投机者是任何寻求“从市场价值变化中获利”的人。由于股票价格的变化大于债券价格,股票是投机的天然原料。

格雷厄姆在1918年前后为《华尔街》杂志写的一篇文章中,正是这种区别的体现。许多投资者对作者说:“我从不买股票。让其他人去投机吧。我所有的钱都投在债券上。”

换句话说,今天我们说的「投资」(根据基本价值评估市场价格,然后持有金融资产,尤其是长达数年的股票)和「投机」(在短时间内交易任何金融资产,主要是希望从 "更蠢的傻瓜 "那里获得更好的价格)的传统定义在20世纪初还没有出现。

当时,投资者是购买和持有债券的人;而投机者是交易股票的人。


(2)


在1929-1932年的崩盘之后,情况发生了一些变化,虽然格雷厄姆此前所写的那样:

"所有普通股票都被广泛认为是投机性质的"。

不过,他希望人们能以不同的方式看待问题,因此格雷厄姆坚持认为——

股票可以是投资,债券可以是投机的,一切都取决于价格。

如果股票的价格相对于其作为现金产生业务的潜在价值而言是便宜的,那么该股票就是一种投资。

如果债券的交易价格高于其到期价值和所有未来利息支付的总和,那么该债券就是投机。

这个定义在格雷厄姆的进一步解释中,演变成了——

当所有资产的市场价格相对于基础价值便宜时,所有资产就都是「投资」,而一旦它们的价格攀升至远高于价值,它们就是「投机」。

他甚至在他 1963 年发表的演讲的第 12 页上指出,同一种资产可以同时是投资和投机股票具有基本的投资价值,通常在上面覆盖着一层投机泡沫中。


可以认真看1963演讲中标红部分

包括在这份1963年的演讲总结最后,格雷厄姆提到:

“投资者必须认识到,他所遵循的任何政策都存在不确定性和投机性因素——即使是全政府债券计划。”

从这个意义上说,格雷厄姆甚至模糊了两者之间的区别,但格雷厄姆始终坚持认为投资者和投机者不应该被误认为对方。

长期以来,《华尔街日报》本身就将投资者与交易者或投机者混为一谈,而且至今仍在继续这样做。

1962 年 7 月 12 日,《华尔街日报》刊登了格雷厄姆的一封信,批评该报上个月发表的一篇文章,标题为“许多小投资者押注进一步下跌,加强卖空”。

而这篇报道让格雷厄姆大怒,并表示:“如果这些人是投资者,应该如何定义'投机'和'投机者'?目前对投资和投机的不加区分,不仅对个人,对整个金融界都可能造成严重的伤害--就像在20世纪20年代末那样。”

更有趣的是,前两天,恰好一则新闻引发了股票市场短暂几小时的剧烈波动——


《证券时报》报导:新闻出来后,9点30分后出现恐慌性杀跌,以阿里巴巴为首的科技股直线跳水。其中,阿里巴巴一度跌超9%,京东集团跌超8%,小米集团跌超6%。恒生科技指数一度重挫超4%。

如果此时你仅仅因为马某新闻而选择大幅勒紧裤腰带抛售股票,那么你认为自己是一个投资者吗?当然即使是最聪明的投资者也会被投机思维污染。

格雷厄姆和大卫·多德在他们的开创性著作《证券分析》(1934)中尝试对投资和投机进行精确定义。“投资业务是一种经过彻底分析,保证本金安全和令人满意的回报的业务。不满足这些要求的操作是投机。” 

投资者永远不会仅仅因为资产价格上涨而买入,也不会仅仅因为资产价格下跌而卖出。投资者使用内部回报来源——股息、未来利润或资产价值——来估计投资的价值。

投机者根据最近的价格波动进行买卖。投机者使用外部回报来源——主要是他认为其他人可能支付的回报——来估计投机的价值。


(3)


关于「投资」与「投机」的定义,从他的演讲、书籍里其实一直在不断补充解释,我认为即便是格雷厄姆这样的投资大师,同样难以严格定义这些术语。

格雷厄姆最好的学生沃伦·巴菲特有一个我同意的定义:

投资者是从标的资产本身寻求回报的人,无论是从标的公司获得的股票收益/股息,还是从房地产获得的租金(如果是房地产)。另一方面,投机者从纯粹的价格升值中寻求回报。

同样在我看来,投资者将股票视为一项业务,而投机者将股票视为股票代码。在投资者的心目中,他/她是一家稳健且有利可图的企业的所有者,而在投机者的心目中,他/她正在玩零和游戏,试图击败市场上的其他人。投资意味着长期的所有权,而投机则是更多的短期交易。

Analytic Investors的总裁Harindra有一个观点我认为很有意思,他说,两者关键的区别在于,投资者计算的是预期价值:权衡如果你是正确的,你会赚多少,如果你是错误的,你会损失多少。

如果我们抛出一枚硬币,假设它是正面,我将支付你200美元,假设它是反面,我将收取你100美元,这对你来说有50美元的正预期价值。

50%的机会赢得200美元=100美元。

50%的机会输掉100美元=-50美元。

[100美元+-50美元]=50美元的期望值。

如果你做了一个预期值为负的赌注,比如说,玩轮盘赌,那么你就是在投机,即使你中了大奖,这也不能使它成为一项投资。

如果在所有可能的结果范围内,预期价值是正的,那就是一项投资。但你必须清楚做这些计算工作,以便能够说它的预期价值是正的。

简而言之,如果你只问了如果你是预测正确会赚多少,而没有问如果自己是错的会损失多少,那么你就是在投机,而不是投资。你可以买彩票赚钱。但你不能说这是投资。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投机本身就是坏事。

如果没有投机者,投资者会向谁购买或卖给谁?风险如何从那些不想承担风险的人那里,快速而廉价地转移到那些想承担风险的人那里?

恰好,格雷厄姆在《聪明的投资者》一书中也提出过警告说,

你能做的最 "不聪明 "的事情是 “在你认为自己在投资时进行投机,因为由此产生的损失可能使你根本无法参与到市场中。

当然他同样给出的了建议:

"留出一部分越小越好的资金在一个单独的基金中用于此目的。永远不要在这个账户上增加更多的钱,永远不要把你的投机和投资业务混在同一个账户里,也不要在你思维的任何部分混在一起。"

回到我自己身上,我认为「投资」和「投机」并不是完全的对立两种事物,它们具有相同的目标,它们都具有资本追逐利润的本能。

投资包含投机成分,投机包含投资成分。投资的主要重点是投资所依据的资产的价值,并期望它会产生预期的回报(即利润),而较少强调价格波动(这是投机成分)。

另一方面,投机的主要重点是价格波动,期望它会创造理想的回报(即利润),而不是重视资产的价值。

在我们现实生活中,投资行为执行不到位,就会变成投机行为;投机行为遇到巧合,也可以变成一种投资行为。

你可以投资,也可以投机/投机同样可以是一门严肃的生意,而非单纯的赌博行为。比如华尔街传奇人物杰西·利弗莫尔,虽然他的结局令人遗憾,但他的亲身经历和他分享的交易技巧与方法多少对小白或者老股民都有非凡独特的价值。

不过回过头来,我觉得格雷厄姆那段话所具有的启示意义至今仍旧适用——

 “speculating when you think you are investing”

(在你认为自己在投资时进行投机)

“Never mingle your speculative and investment operations in the same account, nor in any part of your thinking.”

(不要把你的投机和投资操作混在同一个账户里,也不要混在你思维的任何部分里。)

而他的话通俗解读,无非是看清楚自己到底是投资还是投机,并采取相应的策略,会极大程度帮助你规避掉财产损失的风险。

我想,无论此刻你在「投资」或者「投机」,抛开对于词性的偏见,重新审视自己的行为,或许在一定程度上都能让你避免掉落一些未知的坑,并重新思考自己的策略。


微博@斜杠少女范米索

即刻@范米索

播客@空无一物

电报群:https://t.me/misso0513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