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nry w

退休了,喜看文章,偶而寫寫。

一只小壁虎

天亮了,我睡眼惺忪地走向书房,不经意地抬头,瞥见书房门框上有一只类似壁虎的物体,自然反应使我猛然倒退一步,睁大眼睛,心砰砰地跳。我定一定神,发现不过是一只非常小的米黄色壁虎,也许是刚出世不久的,因体形小,头部和突起的眼睛显得特别大。我对壁虎从小就有莫名其妙的害怕,蓦然看到它,还真使我有点肝胆俱裂的感觉。

我住在郊区,较多蚊蝇之类飞虫,窗口都装有金属纱网防虫,除了小蜘蛛丶小蟎虫还会进来,一般略大的虫类是进不来的,不知道这只小壁虎怎麽会跑进来呢?我瞪着牠,思量着该怎麽办,牠进得来,却不一定能出去了,毕竟有纱窗拦路。我若像我的一位同学那样敢把壁虎抓在掌中玩,就伸手一把将牠抓在掌中,把牠带到屋外,什么都解决了。可惜我只能恨自己怎麽会怕这根本不必怕的小东西,我不怕蟑螂丶蚯蚓等昆虫,就是怕这不该怕的壁虎丶蜴蜴类小动物。

我以前的家也有壁虎,我驱赶过牠们,发现牠们似乎有地盘观念,怎麽赶都会回来。便想也许牠们会害怕杀虫水的味道,谁知道牠们沾上杀虫水就会死掉。现在我不想用杀虫水,只想让牠离开我的家,然而却束手无策。

正在思考如何对付牠时,牠忽然窜上墙壁,迅速爬到高处,庆幸牠不是窜进书房,而是爬到客饭厅墙上高处,虽然还没解决问题,却暂时中止了我和牠的对峙。

那几天我若是到客饭厅,总是四处张望,查看那只小壁虎的踪迹,只见牠忽而在东,忽而在西,在厅中高处游走,不知是在熟悉地盘还是找虫子吃,看牠悠然自得的样子,而且也许因為体形小,渐渐觉得牠没那么可怕了。虽然如此,我还是苦思怎样将牠弄出屋外,而又不会伤害到牠的方法。我心里对牠说:求求你想办法出去吧,这里可不像屋外有许多蚊蝇飞虫作猎物,不适合你的。

壁虎在厅里的困扰,使我追忆为什么自己会怕这其实并不可怕的小东西。这应该是源於小时候,那时我觉得母亲是万能的,遇到什么难题,找妈妈就可以解决。有一天发现万能的妈妈,竟然也怕壁虎,可见壁虎是多可怕的东西。当时我们在印度尼西亚生活,那里是热带地方,蚊蝇特别多,壁虎吃得肥胖大只,数量也很多,小时候受壁虎惊吓的机会自然也很多,故此就怕壁虎了。

我天天看着这只小壁虎在壁上游荡,有时看不到牠,我便把头贴着墙壁看,见牠伏在掛钟的后面,有时在鞋柜的后面。不知不觉间我也习惯牠在厅中的存在了,我心里想,其实我也可以和牠共存,并非一定要驱赶牠出去不可的。这麽一想,心里就轻松了很多,不再天天关注牠了。

大约两三个星期后,发觉牠不在厅里的墙壁上游荡了,白天基本上看不到牠,只是半夜起床小便,有时还看到牠在墙壁上。又过了些时日,晚上起来时也没看到牠,心想是不是牠爬出屋外了,这样也好,屋外蚊蝇昆虫多,才是牠的乐园。但实际上牠还在,因为不久后,我发现墙壁上有壁虎的粪便,壁虎粪是黑色的,其上有一小点白色物体,很容易辨认,于是我肯定牠还在。

又过了好一段时间,应该有接近一年吧,我几乎忘记了牠的存在,有一天晚上,我拉开窗帘,赫然见到一只壁虎在原先窗帘掩遮的墙壁上,是一只中型米黄色壁虎,我想应该是以前那只小壁虎了,时间过了那么久,该长大了。若在屋外,猎物丰富,也许会长得更大呢。牠迅速地跑到柜子后面,其实我已接受牠的存在,但牠还是像我怕牠那样地怕我和躲开我。

又过了几个月,准备过年了,我们清扫房屋。我在抹厨房窗口玻璃时,发现纱窗缝隙有异物,仔细看是壁虎的干尸,我愣住了,难道是牠?有可能的!牠很久没出现了,也很久没看见壁虎粪便了,又是中型壁虎。也许牠想钻出屋外,但身体被夹住了……

以前的壁虎,留給我的只有惊吓和恐怖的感觉。没想到这只小壁虎,却给我留下许多不一样的回忆,甚至还有些怀念牠呢。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