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nry w

退休了,喜看文章,偶而寫寫。

謝謝,我可以早點收工!

這是新冠病毒疫情發生前的秋天,我們去台北玩了幾天,最後乘的士到機場準備回香港時,和的士司機的對話,引起我的一些感觸,於是寫了短文如下

***   ***  ***  ***  ***  ***  ***

 

那一日中午天朗氣清,明媚的陽光灑落下來,使人感覺街道和兩旁的大廈格外明亮和美麗。有些涼意的微風吹來,我感受到秋天帶來的舒爽。站在酒店大門前的台北中山北路路旁,很快就招手叫到一輛的士。司機下車幫我們把行李放進車尾箱,他是個頭髮灰白,斯文有禮的人,看外表雖沒我老,但也應有六十多歲了。我和老伴及弟弟上了車,弟弟坐在司機旁的前座,對司機說:“去桃園機場。”

“桃園機場,好的。”司機回答說,“一千一百元,好不好?”

“好啊!”我弟弟回答他。

“謝謝!謝謝!”似乎司機很高興接到我們這趟長途客人,接著又再說了幾聲謝謝。

我弟弟對他說不必謝,他載我們去機場,應該是我們謝他才是。他說接到我們這長途單,強過接好多次短途客,他可以早點收工了。還說一般酒店客人請酒店服務員代為叫車,不會叫到他,是我們給了他機會,心裡感激。他還告訴我們,車子是他自己的,每天做夠數就收工,因為他年紀大了,不能太累。

他的解釋使我明白為什麼他連聲道謝,但是對他這發自內心的道謝,還是感覺很特別,因為這本來是一場公平交易,他卻當作是恩典般地道謝。說真的,不是每個人都懂得感恩道謝的,懂得感恩的人,應該是心靈美麗的人,也是有教養的人,想到這裡心裡不禁升起一股對這位老司機的敬意。

這事使我想起有關感謝或感恩的另一件小事,是以前我經商時代的一個商業上的朋友告訴我的。當時他的朋友向他借製造某種電子零件的機器,他剛好還有兩部機暫時還沒用到,便借給那朋友。過了一段時間,他接到大數量的定單,就向朋友要回那兩部機器來,以便增加生產。朋友說機器正在用來生產急用貨,要過幾天才能還。結果拖了好久都沒有還,而交貨期快到了,他只好派一個助手去看什麼時候可以拿回來。沒想到他朋友在助手面前大罵他小氣,說什麼借一下就一直追,影響他的生產,等等。結果機器是勉強拿回來了,但他朋友卻恨死他,從此不和他來往了。他頗有感觸地對我說,千萬別好心借東西給朋友,借出去時,對方千謝萬謝,但要回來時,以前的感謝就飛到九宵雲外去了,甚至連友情也會破壞掉。

他講的故事,在我的心湖激起漣漪,我揣摩他的話,覺得有些道理。而且和我聽我叔父論述過的一個理論同工異曲。

那是比較久遠的時代了,我還是一個少年的時候,聽到叔父和堂兄(他的兒子)的對話,那時叔父剛借了一筆錢給一個親戚,他兒子問他為什麼不要那親戚寫的借據。叔父的回答,也許就是他借錢給人的原則,令我印象深刻。他說有人來借錢,要看這錢借出去後,會不會對自己有太大的影響,如果有就不要借出。要是有多餘的錢,對方又是值得幫助的人才可以借出。關於借據,他說如果收對方的借據,萬一對方不還,就可以拿借據去追討,去打官司,但是這樣做,親戚和朋友的關係也就葬送掉了。他珍惜和那親戚的關系,不準備打官司,所以不要他寫借據。

我的堂兄似乎還不放心,追問叔父,若那親戚真的不還怎麼辦?叔父的回答頗令我感到意外,他說,他借錢出去,心裡就預作送給對方了。若能還,就當意外收獲,不還也就算了,當作支持對方。

後來九七亞洲金融風暴時期,我有兩個好朋友向我借款以渡過難關。那時我的公司也遭遇到大批客戶倒閉,陷入收不到貨款的困境。我考量了當時情形,自己還可以賣去部分物業支撐下去,于是撥出兩筆錢借給他們,當然那時我想起了叔父借錢給人的原則,照著做去。

後來形勢逐漸好轉,其中一個朋友分期還清了,還強迫我收利息,我很感激他,也因此特別尊敬他。另一位朋友,情況比較困難,我也明白他的處境,所以我們始終都還是好朋友。

這次到台北遊玩幾天,臨別之際,巧遇這位可敬的計程車司機,他像春風那樣吹開我心中的花朵,讓我們的台北之旅有一個美麗的句號。他連聲說的謝謝,使我聯想了那麼多。總結來說,古人說的話:“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和“施恩不望報”,應該是做人的好準則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