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nry w

退休了,喜看文章,偶而寫寫。

常州訪友記

十多年前,那時我已退休好多年了,應弟弟的邀約,和他及一位朋友到江浙上海一帶自駕遊。那天早上從深圳出發,在去梅州半路的河源市,拐向北進入江西,一路急馳到達南昌。

       在南昌遊玩了兩天,便驅車駛往南京, 在南京住了兩晚,本來想直接去上海,但我弟弟忽然念出李白的詩句: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說揚州古時很有名,是個繁華都市,當時蘇杭皆望塵莫及,不如去看看。於是駕車向揚州進發。遊畢揚州,已是下午。我們便啟程向上海方向駛去,到常州時,天色已晚,就在常州歇腳。

       到了常州便想起在附近有一個我做生意時供貨給我的工廠,因為當年我們之間生意來往頻密,關係不錯,所以我雖己退休好多年了,也想見一見他們敘舊。於是我打電話找他們的謝總,告訴他,我到了常州遊玩,若方便的話,明天我去找他們。謝總似乎很高興,說明早就來常州見面。過了一會那謝總打來電話,說南京出口公司的小苗,聽說我到了常州,現在已搭夜班火車趕來見我。我說三更半夜過來,太妨礙他了,真過意不去!

第二天我們見到了謝總和小苗,大家都很高興。他們再三感謝我,我說不要說謝了,大家做生意,互相支持,是應該的。說感謝,我也一樣要感謝他們一直支持和信任我啊。

謝總說小苗和他是真心感謝我的,在金融風暴時,倒賬風潮很劇烈,他們知道我被客戶倒了大筆賬款,以為會收不到我的貨款了,他們就有幾個客戶,至今還拖欠貨款,連人都找不到了。結果我卻還清了他們的貨款,後來他們聽說我把幾間樓房賣了,用來付清所有的欠款,他們很感動。所以小苗連夜趕過來和我相見,也為表示謝意和敬意。

說起這件事,我腦海裡又浮現出金融風暴時的情景和當時的焦慮的感覺。那時候我確有好多客戶倒閉,貨款收不回來,而我欠供貨給我的內地公司的貨款到期必須還,收不到錢怎麼還賬呢?因為我們的生意是延遲兩三個月收款的,所以應收賬和應付賬都堆積較大的數目,應收賬收得不順利,對我造成很大的壓力。有人對我說,大家都知道現在到處倒賬,收不到錢,叫我趁機也學那些客戶,一走了之,不用還那些欠人的貨款了。最終我沒有聽他們勸說,而是如上面說的,還清所有貨款。

回想起来,有一件小时候发生的事,影响我当时做决定。大約是我十歲的時候吧,有一天住在另一個城市的叔父到我家裡玩,他要和父親在家裡談天,就叫我跟他的司機去市裡的菜館買幾樣菜回來大家吃,並把買菜的錢交給我。第二天他要離開時,問我昨天買菜的錢有沒有找贖,我一摸褲袋,還在袋裡,就掏出來交給他。我叔父說,有就行了,他怕我交給司機,而司機又不說。並說找贖的錢就給我吧,我堅持不要。他們離開後,父親鄭重其事地和我談話,叫我牢牢記住,凡是和人有錢銀交往的事,必須清清楚楚。並說昨天買菜回來就應該即時把找贖的錢交還給叔父,到今天他問了才拿出來,他可能就會認為我貪心,會說做父親的沒教育我……

因為父親非常認真地和我談話,同時我很擔心叔父會認為我是貪心的人,因此這件事留給我的印象特別深刻。以至於後來和他人有金錢來往時,我總是做到清楚和認真,寧可人負我,不可我負人。

我很感謝父親當年對我的實時教育,促使我在金融風暴時,能決定想辦法還清所有的欠賬。而小苗他們的鄭重道謝,就使我更覺得當年的決定,是非常正確的。

和他們吃過豐盛的午餐,道別之後,我懷著滿胸溫馨,開車走滬寧高速,當天下午就到上海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