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nry w

退休了,喜看文章,偶而寫寫。

賣白蘭花的老婆婆

兒子和女兒請我們吃晚餐。我和老伴來得早,在地鐵出口的行人道旁邊等兒子兒媳到來。

在地鐵出口旁邊的大廈門口地上,坐著一個老婆婆,也許是佝僂的原因吧,她低著的頭和身體成九十度,感覺她就是一團身體堆在地上那樣,她布滿皺紋的臉,還有銀白色且稀疏的亂髮,以及她緩慢而顫巍巍的動作,使我覺得她非常老了。她前面擺著一個小紙箱,箱面上有一些透明小塑料袋,裡面都裝有四支白蘭花。她則不停地用顫抖的手把散放著的花朵,塞進一個個的小袋內 ,她是在賣這香味濃郁的白蘭花的!

我心裡同情她這麼老了還要在路邊賣花,想等會離開前,向她買幾包花送給老伴、兒媳和女兒。

這時來了一個年約三十歲的女人,俯下身來問那老婆婆:

“阿婆,多少錢一包?”

“……”我見她的嘴在動,但聽不到她的聲音。

“我聽不到,阿婆,對不起,多少錢一包?”那女人重問。只見她伸出五個手指,那女人就說:“五塊錢是嗎?”她點點頭。那女人撿起五包花,拿出三十元放在紙箱上,說:“阿婆,這裡是三十元,我要五包,不必找錢了,謝謝阿婆。”說完就走了。

不久後,一個路過的男士,四十多歲模樣,看見這老婆婆,就站住了,他掏出錢包,取出一張二十元的鈔票,俯下身子,把錢放在老婆婆的紙箱上,取了兩包花,聽見他說:多謝阿婆。就走了。

這時我的兒子兒媳到了,告訴我們,我女兒一家人已經在餐館等我們了。我取出一張五十元鈔票放在老婆婆的箱面上,拿了三包花,對她說:“我要三包花,不用找錢了。”

一個很年青的少女,本來已走過去了,又折回來,俯下身體拿了一包花,放下二十元的鈔票,老婆婆拿起幾包花塞給她,她說:“不用了,我要一包夠了,不必找錢,阿婆再見。”說完也走了。

老婆婆賣的白蘭花香氣撲鼻,有心人還在繼續出現,有同情心的人還真不少,哦,這就是香港!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