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nry w

退休了,喜看文章,偶而寫寫。

說夢

真羨慕那些睡覺少做夢的人。夢多,要是美夢,那也不錯,偏偏是美夢不多,有時還有惡夢。

   我的惡夢,除了令我驚恐外,還會重復夢見的那種,幸喜那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

   有個時期,有個惡夢常跑進我的睡眠中來。我夢見好多平時我最害怕小蜥蜴,從四方八面向我圍攏過來,嚇得我跳上前面的一張桌子,可是它們也跟著爬上來,我急忙站到桌子上放著的一只高凳子上,它們又爬上凳子,我抬頭看見上面有一條橫梁,連忙用雙手勾住橫梁,把身體吊起來,正在慶幸擺脫了它們,忽然看見橫梁上也有幾條向我的手爬過來,嚇得我不由自主地大叫,就這樣叫醒了,醒來了還心有餘悸!

      同一時期,還有另一個常出現的惡夢。夢中回到我在農村插隊落戶時期,我要請假到廣州見我母親,那時她剛從印尼來到廣州看望我。我拿著生產大隊的介紹信,到公社革委會辦公室辦理請假證明書,敲了敲門,門打開來,看見那位矮胖幹部,我向他講述了要拿請假證明的事,他一聲不響,就把門使勁一關,“梆”的一聲巨響,那門差一點就碰到我的鼻尖了……

    在夢中,我經常在這裡就嚇醒了,發現是夢,鬆了一口氣,心中說:好在是夢!   而當年的現實,我是被這幹部的行為嚇傻了,我不知道我請假有什麼錯?後來我需要的那張證明,由當時我下鄉落戶時接待我的房東,幫我找他認識的革委會成員蓋了個公社公章,我才能去廣州見我的母親。

   那段時間,一個“蜥蜴夢”,一個“請假證明夢”,交替地在我的睡眠中出現。

  “蜥蜴夢”大約做了兩三年就不再做了,我仔細推敲這“蜥蜴夢”,終於悟到它和我心中的憂慮有關聯。原來當時是我創業初期,因為沒有多少本錢,也沒有後台支持,並且我已有兩個孩子,家庭開支天天都需要,因此心裡是很擔心的,萬一創業失敗的話怎麼辦?我之所以敢行動去創業,那是因為我想,萬一失敗的話,我就去駕駛「的士」吧。當時我了解過,駕駛「的士」有三千塊錢左右收入,夠養家了。

   在開業的頭幾年,遇到許多的困難,心裡還是隨時准備著去駕駛「的士」的。這“蜥蜴夢”,就是在那段時間開始出現的,其實它就是我心底的憂慮,這些憂慮就是壓力,到一定時候壓力太大了,就化成我害怕的蜥蜴,借夢發泄出來。直到我感覺到肯定不必駕駛「的士」的时候,“蜥蜴夢”就不再出現了。

   至於“請假證明夢”,過了一段時間,也不再出現了。這要感謝我的一個朋友。他聽了我說的這個夢後,他問我當時吃那個幹部給的“摔門羹”是不是很生氣?我說是驚嚇並且憤怒,但那時不敢和他理論。他說我不敢和他理論,卻把憤怒埋進心裡,帶到夢中,所以我應該原諒他,才能化解。原諒他?我說怎麼可能呢?他說原諒他,就是放過自己,不必把這負能量埋在自己的心裡。他叫我想像,當天那位幹部可能剛被上級訓了一頓,也可能剛和老婆吵了場大架,可憐他碰上這樣些不愉快的事,你寬宏大量,原諒他的失禮,有什麼不可以呢?在他再三解釋之後,我終於認同他的意見,並依照他教我的方法做,就是在沒旁人時,把自己關在房間裡,把當時的憤怒大聲地说出來,也把原諒那位幹部的話大聲說出來。真的,做了幾次這種關在房間裡的大聲說話之後,我竟不再憤怒了,接著就發現那個夢也不再來了。

真感謝這位朋友,幫我化解了這個惡夢。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