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nry w
henry w

退休了,喜看文章,偶而寫寫。

血一般红的酒

快去看,空中飛人,賴華傑從四樓飛下來。

那天老李參加校友會舉辦的聯歡會、宴開五十多席,碰見好些多年不見的老同學,談笑風生,好不高興。同桌的老許便是自下鄉插隊以來,頭一回重逢的同宿舍老朋友。他說他剛回去廈門學校看看,現在乘高鐵,從深圳到廈門四個小時就到了,非常方便!

      他指了指他們桌子前方不遠處的一群人叫老李看,說:“你看我們那個張頭頭,得意忘形!”老李順著他的指示望過去,果然是他們以前學校裡的造成派頭目,大家習慣叫他張頭頭的,他胖了很多,以前的尖嘴猴腮好像被吹了氣般地漲成圓臉了,不說真是認不出來了。他拿著酒杯頻頻和人碰杯,喝酒,高談闊論,興高采烈的。他酒杯裡的酒很快就喝完了,一個同學給他杯裡斟酒,是紅酒,顏色很紅的酒,看他呷了一口,老李竟有種錯覺,似乎感覺他杯裡的紅酒,像鮮血,鮮紅色的血,和當年賴老師的血一樣的紅!

      賴老師是誰?他是管學生們大件行李倉庫的老師。這是半個世紀前的事了,那時是一九六六年,老李剛從印尼回到祖國,被分配到廈門,他和四十多位同學乘了兩天三夜的火車,終於到了學校,他們的大件行李,宿舍裡放不下,只能放在學校的行李倉,當時管倉庫鎖匙的就是賴老師。他協助他們放好了行李之後,就對他們說,他們剛到,累了,明天下午兩點鐘開倉庫給他們整理行李和取存物品,以後就每星期開一次倉。

      老李是乘飛機回國的,行李不多,不像乘郵輪的同學,有大藤籃、大皮箱、甚至鐵箱。第二天開倉時,他只拿了幾件厚衣服就完事了,走出倉庫,見管倉庫的賴老師站在門口,便和他寒暄。昨天匆匆忙忙沒端詳他,今天老李才看清楚,估計賴老師二十八、九歲,身材魁梧,比老李略高,剪平頭短髮,英俊的臉龐使人一看便生好感,只是老李感覺到他眼裡流露出一種憂鬱的眼神。由於賴老師話不多,談一會老李就走了,但也了解到他的一些情況,原來他也是歸國華僑,是學校的體育老師,姓賴名華傑,是幾年前從印尼邦加島回國的。老李聽說他是從邦加島回來的,自然就多了幾分好感,因為老李父親也是在邦加島出生和長大的,後來才搬到爪哇島去。

      當時他們到學校報到後,雖然也分班級,但學校已停課搞文化大革命,他們整天就看大字報、玩耍和聊天,學校裡有一批教職工變成“牛鬼蛇神”,他們胸前掛著牌子,有的寫地主份子,有的寫特務,有的寫三反份子,林林種種,他們總是在掃地,洗廁所,管他們的造反派學生對他們叱喝踢打,有時也開大會鬥他們。把一群教職員這樣公開侮辱,老李心裡很不以為然,觸到了他腦海裡尊師重道的紅線。對他們剛回國的學生來說,這是很難理解的事。老李想縱然他們有罪就審判坐牢吧,為何要用遊街示眾式的侮辱呢?遊街示眾是封建時代的事物啊!雖然不理解,但他從大字報觀察和形勢上感覺到,應該不出聲才能保安全,只是心裡充滿的疑問,使他越來越鬱悶。

     他們的宿舍住了十個同學,其中年紀最小的是小胖,才十三歲,他是和哥哥一起回國的。小胖很逗人喜愛,很得學校裡造成派頭頭們的歡喜,於是他就成天價跟在他們的屁股後面轉。他回到宿舍便會講述頭頭們的動態,比如說今天去抓某某老師,是個漏網右派,還有膳食組的某某招供貪污飯票,等等。這些人都被抓到牛棚(關押“牛鬼蛇神”的地方)裡了。老李他們是新來剛到的學生,不認識這些老師職工,只是感覺怎麼壞人越來越多了呢?而這些人其後都在群眾大會上被批鬥。

      有一天小胖回來告訴他們,賴華傑老師被抓起來了,他不認罪,被張頭頭左一巴,右一巴打到鼻孔流血。老李吃了一驚,問小胖:“管我們行李倉的賴老師?”

    “是啊!”

    “他犯什麼錯誤啊?”

     “他是特務!”小胖見宿舍裡的同學都看著他,等著他的回答,就故作神祕地說,“是敵方特務!”

    “怎麼會突然變成特務呢?”一個同學問道。

    “他爸爸是XX黨員!”

    “有人揭發?”

    “頭頭說保衛科透露的資料。”

    “賴老師承認他爸爸是XX黨員嗎?”

    “賴老師說資料是他自己填檔案時寫的,在新中國還沒成立時,他爸爸已是僑領(華僑領袖),為了方便為當地華僑利益服務,所以參加XX黨,新中國成立後,他爸爸支持新中國,就不跟XX黨了,還把他也就是賴老師送回國讀書。賴老師就是死不承認是特務!”

      聽小胖的講述,老李想起他有個富有的親戚也是這樣,新中國成立後,他把孩子們送回國升學,並響應國家的號召,在廣州的華僑投資公司大量投資,還在廣州華僑新村買樓,而他以前為僑領工作方便,也曾是XX黨的海外成員。所以老李覺得賴老師說的事應該是真的。

      也許賴老師是老李認識的少數老師之一,又和他父親一樣是邦加人,加上他覺得賴老師在印尼時只是華僑學生,根本不可能是特務,所以他被抓進牛棚裡的事,老李心裡很不舒服,他覺得這是胡搞亂來。但是在當時的情勢下,他唯有靜默。

不久在鬥爭“牛鬼蛇神”的群眾大會上,賴老師胸前掛著“打倒特務份子賴華傑”的牌子,頭上戴著紙扎的高帽子,也站在台上挨鬥。

      那時學校分成兩派,觀點越來越對立,也許為了表現自己的革命立場堅定,兩派都紛紛把“牛鬼蛇神”招到各自的總部審訊,希望能破大案立大功。小胖告訴他們,賴華傑輪流給兩派招去審訊,張頭頭他們把他當成練柔道的用具,不斷地把他摔到地上,摔到他鼻青臉腫。

    “他承認是特務了嗎?”一個同學問小胖。

    “他死不改悔,就是不承認。所以一直挨打!”小胖說,“張頭頭說海外有資本家兼XX黨的父親,回國來幹什麼,明顯就是潛伏進來做特務!”

    “不是說要文鬥不要武鬥嗎,怎麼老打他?”

    “對階級敵人就是要狠!頭頭他們都這樣說。”

      不久後的一個上午,他們幾個同學正在宿舍裡閑聊,突然小胖衝進來,上氣不接下氣地說:“快去看,空中飛人,賴華傑從四樓飛下來。”他們都急忙跟著小胖跑下樓,跑去前面的學校行政大樓的樓下,有一些人圍著看,老李擠進去,看見一個人伏著躺在地上,也許腿骨斷了,一條腿竟倒折壓在身上,在頭顱周圍地上有一大攤鮮紅的血。看到這景像,老李忽然感到頭暈想吐,連忙退出來,這時耳邊響起張頭頭的聲音:賴華傑頑固到底,自絕於人民!

      後來小胖告訴他,那天早上張頭頭和幾個嘍羅,又去牛棚把賴老師提出來,帶到四樓總部準備再審訊,到了四樓,賴老師推開押送他的同學,縱身一跳,跨出欄杆,飛落地下。小胖說那時他跟在張頭頭的身後,所以看得一清二楚…

    “你要紅酒嗎?”老許推推老李的手問,把他從回憶中拉回來。

      “不要不要!我喝茶就可以了。” 老李想到賴老師頭顱流出的那一攤血,哪裡還會想喝那血一般紅的酒?他抬頭向前望,看見張頭頭正在呷著紅酒…

*** *** ***

@Red,不知這篇文能符合徵文嗎?若不符合,就當普通貼文吧。謝謝!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