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nry w
henry w

退休了,喜看文章,偶而寫寫。

推輪椅的感觸

大年初一女兒打電話邀我們到外用膳,我老伴對她說,腳傷未好,不方便出門,等腳好了再說吧。女兒說,叫爸爸用輪椅推媽媽出來,媽媽困在家裡一個多月了,該出來走走,換下環境,心情會好的。於是約好時間,我用輪椅把老伴推到樓下停車場等女兒和女婿到來。

一個多月前,老伴和小孫兒散步時不小心摔了一跤,竟然就跌斷左小腿骨,當時她那條小腿瘀黑腫脹,根本站不起來,唯有打九九九(香港的緊急求救電話號碼),救護車十分鐘左右就來到了,救護員把她送到醫院急診室,我也跟著救護車一起去了醫院。

急診室裡好多病人,平均十多二十分鐘就推進一個新病人,大部分是老年人,很多是因為發燒而來的。老伴躺在能推動的病床上等待,好一會,才有個醫生來看了一下,再等待,終於被推進X光室拍片,然後又是等待,最後醫生給結論說是左邊小腿脛骨斷裂,馬上安排住院。其後又再等了好些時候,才被推去外科病房。在急診室約花了四、五鐘頭,足於證明香港公立醫院急診室是多麼繁忙的。

第二天就動手術,把斷裂的脛骨用金屬片釘上螺絲連接固定住。老伴說她的手術個案變成港大醫科系的課題,有許多學生在場學習,我笑說她也算是為香港教育事業作出了貢獻。住院五天就出院了,但醫生囑咐斷腳六個星期不可以踏地,所以行動要用輪椅。

說回我和老伴在停車場等女兒和女婿的事。我們只等了一會,他們的汽車就到了,我把輪椅推近車門,協助老伴坐進車裡,我忽然感覺這協助她坐進車裡的動作,是非常熟悉的。是的,在三十年前我就經常這樣協助我媽媽從輪椅坐進車廂裡,那時的好些事也跟著浮現在腦海裡,伴隨著當時的憂鬱感覺,充斥了我的胸懷。

女婿把輪椅收進車尾箱後,便把車子駛往香港島南區的數碼港,當我們到達商場裡的一間上海菜飯館時,我的兒子和兒媳已先到達並拿了桌位,我們一家連小孫兒共七人在一起坐下,邊吃邊聊天,好生快活。當然這時的主角就是聰明可愛和調皮的小孫兒,大家逗著他說笑。談笑間,女兒忽然對我說:“爸爸,你是不是很累啊?”

 “ 沒有啊! ”

 “看你不大出聲, ”女兒接著說,“我以為這一個多月你又做家務,又服侍媽媽,太辛苦了。 ”

 “雖然有點累,但現在我精神很好,我只是有些心情鬱悶。”於是我把剛才協助老伴坐進車廂時,觸發我想起當年我母親生病的事,因而產生的憂鬱感情說出來。

我母親患的是柏金遜症,可以說是一種老人病,她約在五十歲左右就開始出現症狀,起先只是動作慢了些,隨著病情逐步發展,肌肉越來越僵硬,十多年後,已發展成坐下和起來、走路、起床等等一切的動作都很困難,如果她自己吃飯,因為手顫,會撒到碟外,弄到滿地都是。我們帶她到樓下曬太陽,或外出去看醫生、去吃飯等等都必須用輪椅,每天大部分時間她只能坐在椅子上看電視,看到她身體的痛苦,精神的無聊苦悶,我心裡非常難過,卻無可奈何。這種情況持續了好多年,以致母親仙逝後,每當回想到這些,當年的痛苦還會充斥胸懷。

我女兒開解我,說祖母已經解脫了痛苦,叫我也該放下這痛苦了,叫我向前看。我說我明白,接著我們的話題便轉到其他方面去了。

這次老伴跌斷腳,平時家裡由她做的事,如買菜、燒飯等等家務,便自然須由我來做,並且要推她到廁所,幫她拿水拿飯,以及幫她做她做不到的一些事,因此我就比平常忙得多了,也許我年紀大了的緣故,到現在一個多月了,開始感到有些疲勞。心裡不禁想起年青時,自己顧著工作,老伴一個人做所有的家務,服侍兩個小孩,輔導他們讀書等等,每天的工作量該比我現在一個多月來每天所做的還多呀!現在才一個多月,我已有些精疲力盡的感覺,她長年都這樣,不禁佩服她的耐勞和對家庭的付出。並且驚覺到,原來過去幾十年我能如此安心地在外搞事業,她在後面默默地付出是何其大的呀!

真感謝你,我的老伴!

(寫於2016年3月。修改於2023年2月)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