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晴空

主要寫育兒、身心靈成長、有時寫小說。(其實最愛寫小說。) 閱讀時做一個純讀者,寫作時做一個純作者。不互拍,不互追。 可以追蹤我的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skymingmingQ

《女巫瑟西》|女性的成長與覺醒

如果你是期待一個史詩式的英雄神話故事,可以略過這本。

這是一本有關女性反抗神權、父權,還有自我成長的故事。

主角瑟西是太陽神與次等女神寧芙帕爾塞之女,但是她卻沒有遺傳到父親的神力,自小就毫無神力,加上奇怪的髮型,難聽的嗓音,不出眾的樣貌,從小就不被待見。

父母的忽視,兄妹的冷嘲熱諷,小時候的她活在迷惘之中,只懂得順從父親,像其他寧芙一樣的生活著,沒有自我。

她渴望被愛,渴望受到關注,可是卻從來沒有人理會她。

後來她的母親又要生了一個兒子,但因為兒子很醜,母親想拋棄他,瑟西接手了照顧這名弟弟,弟弟成為了她投放愛的對像,然而弟弟在長大後,天資聰穎得到父親器重,也就離她而去。

仍舊渴望愛的她,在一個凡人身上得到了愛,年輕的她,為了愛將這個凡人變成了神,然而得到神格凡人,也變得自私自利,移情別戀。

一次又一次的被遺棄被背叛,她將所有的怨恨發洩在一名搶了她愛人的寧芙身上,將她變為怪物。亦是因為這件事了解到自己的力量,她雖然沒有神力,卻是一名女巫。

年輕是叛逆的標記,在製造怪物這件事上神是歡迎的,因為唯有怪物作惡,才顯得神靈庇𧙗的重要性。

本來這件事沒有人想到是瑟西做的,但是她卻自己承認了,因為她要不一樣,普羅米修斯說她與別人不同,她的神格中有人性有憐憫有愛,所以她自首,這使她被判永生流放到愛亞業島。

故事大部分的都在這個島上進行,經歷這麼多情感的傷害,她成長了,不再輕易投放情感,不再輕易顯露情感。

可是,她仍然敵不過島上的孤寂,當詭計之神荷米斯來撩撥她時,雖然她討厭他,卻仍舊需要他的陪伴,因為她很寂寞。

直到第一次有一群水手登岸求助,她以盛宴招待他們,但在水手酒醉飯飽後,卻對她施以強暴。

沒有一個人一開始就是為惡的,會成為惡人,總是有故事的。她成為傳說中惡毒的巫女大概就是從這裏開始。

她將所以水手全部變成豬並殺了,以後凡是有水登岸求助,在出現歹心後,她都會毫不猶疑的將他們變成豬。

她又一次的成長,孤獨曾令她變得軟弱天真,她再一次將自己收藏起來,變得更加堅強。

人類英雄奧塞德來到這裏時,她已經變得成熟,與奧塞德相處的一年之中,她談了一場短暫且成熟的戀愛,不留戀,不強求,不顯露。

在奧塞德走後,她誕下了兒子,這個兒子是她全心全意可以去愛的人。

兒子的心終究是外向的,終究要離開她。雖然瑟西生下兒子是為了自己,但是她對兒子的愛卻是偉大的,她雖然不捨兒子最終要離開她,卻願意站在他的角度去想,成就他想要的。因為他知道獨留兒子在孤島上,他一生也不會開心,即使多麽的擔心,卻仍然願意放手。

在經歷了幾百年的沉淀與成長,她終於勇敢的反抗父權,爭取自由。我很喜歡她對抗父親的那段對話,雖然害怕,但仍然勇敢提出自己的要求。

由始至終,困住她的是血統和神格,她統統都不要,她要自由,她要成為自己想成為的樣子。

最後,她放棄了一直以來討厭的神格,成為凡人,與一個愛她的人一起渡過餘生,這是一個圓滿的故事。

或許有人會覺得既然父親已經放她自由,她為何還要放棄神格,放棄了永生,不覺得可惜嗎?

其實從一開始她就厭惡神們的權力鬥爭,勾心鬥角,因為永恒的生命,神永遠也不需要改變,他們沒有憐憫沒有愛,心只有自己,他們永遠不需要前行。

而瑟西卻不停的前行,不停的在改變,神格和血統不是恩典,反而是窒礙她成長的枷鎖,她討厭神,更討厭自己是神。

她以微小的力量對抗恒久以來的定律,反抗力量遠比她大的神力,用行動反抗壓在她身上的既定的命運,喝下那碗會變成凡人的藥水,代表她最大的宣告,她能決定自己的命運。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晴空的書櫃

淡淡晴空

分享育兒教養、夫妻相處、還有我的靈性成長。

079
CC BY-NC-ND 2.0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