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chin

哲學男子 目前過著輪班生活 喜歡聊天,大家沒事就多來聊聊吧 希望每天都可以有發新文 哲學討論、英文翻譯、小說、情感討論 想寫自己想寫的東西

[短篇]晴:April fish

(edited)
愚人節,你害怕成為被愚弄的人嗎?

「晴,你好美。」子苑深情地望著闕晴。

子苑一手摟著闕晴的腰,另一手與他十指緊扣。

「子苑,我等這一天好久了……」闕晴眼框中啣著淚,聲音還顫著。

闕晴緩緩閉上了眼睛,嘴唇微嘟了起來。


……沉默,時間彷彿止住了般,濕潤的雙唇漸漸乾涸,卻等不到一股溫熱接觸。


闕晴張開了眼睛,「子苑你幹麻不親?」看著獃立的子苑,有點不耐地說。

「有必要做成這樣嗎?只不過就是取悅大家的愚人節戲劇。」

「有什麼不好?反正又不是沒親過。」

「……」子苑側過頭,一片紅暈渲了臉。「不是這樣說的吧……」

「笨蛋子苑,反正做好就好啦!而且這裡是你的房間,幹麻那麼緊張?反正到時候緊張再說啦!」

「恩,好吧,難得你會講出正經的話耶。」子苑看著闕晴笑了笑,鬆開了手,伸了伸懶腰,「可是今天就到這裡吧,我想要出去走走。」

「好。」


愚人節,沒什麼值得信任的節日。

如果你們離開的那一天是在這個時候,也許我就沒必要相信你們離去的事實。

馬路的嘈雜,沉靜的蕭颯,聽來都是格外的諷刺。


「晴,你愚人節是不是常常被騙?」子苑隨口問了聲。

「對啊,所以我很討厭這個節日。」

「那你為什麼要相信他們啊?如果不相信不就不會被騙了嗎?」

「我也不知道耶,我就是沒想太多吧。」

「沒有想太多嗎……如果我在愚人節那天消失了,你會怎樣嗎?」

闕晴瞬時抬頭看向子苑,停下了悠閒的緩步,瞪大了雙眼,彷彿淚水就快要滾落,「子苑你怎麼了?你要消失去哪裡?發生什麼事情了?你消失我一定會很難過……」

「沒、沒什麼,我只是隨口問問。」子苑又輕啟慢步。

「如果是子苑,不管什麼時候說什麼,我都會相信那是真的,因為你不會騙我!」

子苑笑了笑,摸了摸頭,有點不知所措地,「謝謝你啊,哈哈……」


再這樣下去,我有辦法接受你離開的那一天嗎?


闕晴跑到子苑前面,仰起頭雙眼凝視著子苑的雙眼,「子苑,我真的很相信你,不管任何時候。」極認真地,「如果全世界都離我而去,我也不能夠失去你。」

子苑露出開心卻又哀傷的笑容,然後將視線移了開,彷彿看著闕晴就會滑下淚般地,「可是……我們總有一天還是會分開吧?」說完,又將視線看向了闕晴,「總有一天你還是會跟你喜歡的人一起遠走,然後我們就會分開,不是嗎?」

闕晴低起頭,「唔……可是,我、我們還是朋友啊!」

「因為是朋友,所以分開也是理所當然的吧?失去或者不失去,不過也就是說說而已不是嗎?」子苑笑著,殘酷地說著彷彿不關自己的事實。

「什麼跟什麼嘛……幹麻一定要管會不會分開嘛……」

「因為這是我們必經的人生,我們遲早會分開的。因為我們不過是朋友。」


「分開、分開、分開,到底夠了沒?」闕晴充滿不耐煩的低吼聲從下方傳了上去。


子苑愣了一下,看著低頭垂淚的闕晴。

「既然朋友一定會分開,那麼怕分開,乾脆我們就連朋友都不要當了嘛!」闕晴話語裡只有憤怒,沒有其他的想法,面對眼前這個人不斷述說的現實,深刻感到了自己的無力。

兩人沉默,闕晴抬頭看著子苑哀戚地看著自己,但自己的眼神卻是慍怒,即便雙眼不斷落下淚水。

闕晴抽泣了幾下,抿了唇,輕輕開口:「我受夠你了,再見。」闕晴轉身離去。

即使闕晴遠走,急促的吸吐聲似乎還清晰可聽。

子苑蹙著眉頭,微笑著,站在原地,任由車子從旁邊呼嘯而過。


「晴,對不起哪。」淡淡地。

因為跟你相處太舒適了,總是讓我忘記我們只是朋友……

我覺得這樣子的我是不行的,抱歉哪……


糟糕……為什麼這路模糊了起來呢?呵呵……可是我止不住啊……止不住啊!

抱歉哪、抱歉……晴,抱歉哪……

這到底是什麼陌生又殘忍的心情呢?

我們說好,要一直當好朋友的,對吧……?


朋友兩個字所表達的情感怎麼那麼薄弱呢……


鐘聲響起,早晨的陽光普照,學生陸陸續續地進教室。

「子苑,你要不要去看電影?」坐在斜後方的一個女同學向子苑問了道。

「喔,可以啊。」子苑笑了笑,顯然是客套的,也許連女同學的名字是什麼都還沒記起來。

女同學驚訝了聲,「真的嗎?好開心喔!難得你會答應我,那闕晴也要一起去嗎?」女同學指向子苑前方的闕晴位置。

「不了,我不去。」闕晴冷淡帶點怒氣地回答,碰一聲地起身之後就走出了教室。

女同學看著這場景,問道:「你們怎麼了嗎?」

「沒什麼。」子苑笑,回答完就轉過身,拿起書看了起來。


中午午飯時間,闕晴拎著餐盒往樓上走。

子苑看了他一眼,繼續吃飯,跟週遭的人有說有笑。

「欸!你們有看到嗎?闕晴一個人邊哭邊走上樓耶。」

「可是他不是都有子苑陪他嗎?」

「誰知道,也許兩個人吵架了吧。反正闕晴就是那麼孤僻,長的可愛也不能怎樣。」

班上的同學七嘴八舌地討論起闕晴,瀰漫著一股輕浮、笑話的氛圍。


「你們夠了沒?」嚴肅而憤怒地。


一個聲音止住了這些人的討論,但不是子苑的聲音,是女生的聲音,是班上的副班長。

她用著鄙視的眼光,瞥了那群只會在人背後議論的人一眼,就逕自走向子苑。

看著她走來,週遭暫停了與子苑的對話。

「你們不是好朋友嗎?他在難過,需要朋友陪。」她說。

「說的也是呢……那你快點去陪他吧,我想他會需要有人聽他說說話。」子苑莞爾。

「那你呢?」

「我想他不現在不需要我。」平淡地。

「你這樣算是什麼朋友?」

「朋友?」子苑頓時冷哼了一聲,「妳是不是太自以為是了呢?」子苑語氣一轉,話語充斥冷漠與攻擊性。

「欸,子苑,你這樣講太過分了啦!」身邊的人被子苑突然的話給嚇了一跳,趕緊制止。

「是嗎?」子苑目空一切地回答。

「對!我就是自以為是!」副班長奮力地從迸出的眼淚與鼻水中擠出話,接著用孱弱的聲音夾帶抽咽聲說:「至少我知道我不該讓重要的朋友難過啊!」

「哦?呵呵,真是太高尚了呢,大聖人。」子苑毫不客氣地繼續用著尖酸的話語刺傷對方,沒有情緒的臉換上妖邪的笑容,雙眼發出淒厲的深邃讓人看了不寒而慄。

說完,子苑拉起了椅子,對著週遭的人說「我要回去了,麻煩你們幫我請假,謝謝。」瞬間充滿笑容地說。

「你到底跟闕晴怎麼了?」其中一個人拉著子苑的手。

子苑毫不客氣地甩開那人的手,狠瞪了一眼,「沒什麼。」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抱歉。」溫柔地、難過地,說完便離開了教室。

留下的人,目瞪口呆地完全不清楚剛剛發生了什麼事。


「我到底在幹麻?」子苑喃喃自語,浸在浴缸裡,閉著眼睛回想著脫序的一切。

是因為晴吧……我知道我在不知不覺當中把他當成太重要的人了……現在也許對我們都好吧。


叮咚!叮咚!叮咚!急促的門鈴聲響起,伴隨著迅速的開門聲。

「子苑是我!你在哪裡!你還好嗎?」急喘的聲音透露滿滿的擔心。

「笨蛋……」子苑小小聲地說,但是嘴角卻忍不住上揚了,「我在洗澡。」

碰!澡間的門在語尾未落前被打了開。

「子苑,對不起!我不會再離開你了!」子晴咚一聲躍進浴缸抱住子苑,衣服完全被水浸濕。

「笨蛋,不要穿著衣服進來啊!」

「不重要啦,紫苑,讓我一直在你身邊好不好?」闕晴濕潤了一臉,不知道是水還是淚。

「你先出去把身上的衣服換下來,我等等就出去。」子苑把緊抱著自己的闕晴推開。

「我不要!你要先答應我!」闕晴堅定地說。

「你總要讓我先穿好衣服吧,有點冷啊。」

闕晴看了只剩下一半水的浴缸,再看向子苑,臉不禁紅了起來。「對、對不起,我先出去!」闕晴立馬衝了出去。



「你是笨蛋嗎?現在不是還在上課?」子苑一邊擦拭頭髮一邊說。

「你不也是嗎?」闕晴不服氣地說。「聽說你生了很大的氣,大家都嚇到了。」

「我討厭他們自以為是的態度。」

「那你呢?你不是也自以為是地以為我不需要你陪嗎?」

「……」子苑沉默。

「我真的不知道未來會怎麼樣,但是我很清楚,我想要你陪我。我希望子苑永遠都像太陽一樣溫暖我,我需要每天都有子苑照耀。」

「你真是不懂害羞又自私呢……」子苑苦笑。

「什麼意思?」闕晴看向子苑。

「沒什麼,我答應你,我會陪你的。」子苑笑。


晴,這是個過分的愚人節玩笑,請你原諒我吧。我想你最後還是會離開我的,但是我也會欺騙自己去相信這件事情的。


「啊!戲呢!明天就要演出了,我們快點來練習吧!」闕晴緊張道。

「恩。」



「我所深愛的你啊,你為何在我身邊卻渾然不知呢?」

「我不想面對,接受了你,就可能失去了你!」

「你寧可我像日光照拂你,而不願讓我像春雨沐浴你。」

「愛是焚人的烈火,碰觸它,你我都將燒毀於無語。請你像摯友般擁抱我!親吻我吧!」

「你好美。」

「我等這一天好久了。」

「我愛你,請你不要離開我身邊。」

「我也愛你,但這一切都是愚人的話語。」


我們該相信什麼呢?


-----------

結尾小碎語

這篇是我高中的時候寫的,也過了十年,中間偶爾想到有再拿出來修改幾次,但大概也有五年左右沒看了吧XD想說是時候拿出來分享一下,但這內容真是美好的讓社會人的我落淚。小時候對於感情有好多美好的想法喔。

然後其實這是外傳,本傳在當年寫的時候難產,然後寫了很多外傳這樣XD如果客官喜歡我再慢慢分享,不喜歡我還是會繼續分享X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