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cc

时光里的秘密(二)

是谁不经意的话语,随风吹进了心里,从此便留住了记忆。

“叮铃铃铃!”一阵急促的闹铃声响起,又是一天要上学的早起。九月,秋老虎的威力将将开始。可能是昨天第一天开学又加上被选为英语课代表,曹忆景晚上睡得有点不太安稳,早上醒来发现自己满头的汗。想着今天开始就是课代表了,穿衣服时稍微想了想,穿上自己暑假买的当下最流行的绑带凉鞋去学校。那是2011年,小镇的大家都不富裕,过着简单的生活,穿着朴素的衣服。时下女同学们的流行是留着厚厚的刘海,马尾不梳在后脑勺正后方,而是俏皮地梳在靠近耳朵那一侧。曹忆景不好意思那么梳头发,还是规规矩矩地梳在后脑勺那。这双略显特别的凉鞋,也是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才穿上的。

到学校的时候大家已经开始做早操了,她小跑起来,可是穿着凉鞋不仅跑不快,还很狼狈,她边跑边疯狂后悔。总算跑到自己班级的队伍了,舒老师刚好转头看见她,她不好意思地和老师打了个招呼就跑去自己位置了,临走时看到老师注意到她的凉鞋,心里感觉更加尴尬了。什么叫有喜必有悲啊,曹忆景深刻体会到了。

“你怎么才来呀?”站后面的江卉昕看她来了马上和她搭话。“啊,我早上起晚了点。”她尴尬地回答。心不在焉地做完早操回到教室后,大家开始早读起来。教室马上被人声填满,曹忆景也在这个熟悉的氛围下安心早读。翻开自己的英语笔记本,一页页地复习。笔记里除了课堂笔记,还有就是她自己课外积累的知识点,她自认为自己优秀的英语成绩离不开这本笔记,所以非常重视,基本每天都会翻阅复习。

早读完后基本马上就是第一节课了,所以下早读了大家都在原位吃路上买的早餐。小胖敲敲许枫岩的空白桌面,说道“出去吃早饭吗?”,许枫岩将目光从窗外收回,看着他说“不去,你自己去吃吧。”“好吧。对了,你昨天怎么没回寝室啊?”“有点事,去网吧打游戏过夜了。”“牛逼,今天还去不,去就叫上我。”“还没定,去的话叫你。”小胖给他竖个大拇指,拉上另一个同学去外面吃饭了。小胖和许枫岩是同一个寝室,也是同一个村长大的,所以他俩经常在一起玩。如果说许枫岩是班上类似班草的存在的话,小胖就是每个班都会有的耍宝人物,因为个子小小,脸蛋肉肉的,所以被大家亲切以小胖称之。他就坐曹忆景前面。

第一节课是班主任的英语课。曹忆景有点紧张,今天开始她就是正式的英语课代表了,还不知道自己需要做什么。舒老师走进教室,虽然是开学第一节课,但是他也没多说什么,直接从课本第一课讲起。平心而论,舒老师是很负责任的老师。虽然这所学校并不是镇上最好的中学,他也是从乡里的体制内学校跳槽过来的,但是他的课内容丰富,知识详尽,教学质量一点也不输其他学校。只不过由于他身兼班主任一职,难免不苟言笑,恩威并施,让人觉得很难亲近。因此虽然曹忆景是课代表,和班主任之间的距离感也并没有什么不同。

下课铃响,老师刚好完美讲完第一节课的重要知识点,布置了一些第二天要讲解的练习便火速下课了。老师的高效率不由得让全班同学心有戚戚焉。“刚上课就布置这么多作业······课代表,能不能和老师反映一下啊!”小胖回头对曹忆景笑着开玩笑。“真的是,我这暑假作业还没补完呢!”江卉昕也跟着抱怨。曹忆景笑笑说“暑假都过去了,还补个什么呀。”,她转头对小胖说“不算多呀,而且又不收,你能做多少做多少呗。”“不愧是课代表啊,那我不懂的你教教我。”小胖这一口一个“课代表”,听得曹忆景内心好不尴尬,不过小胖性格好又幽默,她挺喜欢这样和他互开玩笑的。“没问题啊。”“我也要我也要,我不懂的你也教教我。”江卉昕跟着说道。曹忆景朝她摆个OK的手势。

马上第二节课上课铃响,曹忆景同桌汤雨婷从教室外面进来,看到她回来,曹忆景迅速给她让位,两人彼此性格似乎不太合拍,所以平常对话不多。和她做同桌也是从上学期开始的,只能说有些人天生气场就不合,她们就属于那些人。其实汤雨婷在刚入学时成绩甚至好过曹忆景,也写得一手好字。那个时候曹忆景还特别关注过她,觉得她留着整齐的刘海,文静苗条,并羡慕她的理科成绩。可是大概也是从初二开始,她似乎进入了青春期,开始会装扮自己了,和班花刘欣成为闺蜜后,她们就开始格外受男孩子欢迎,每次下课都会有男生来找她们,她的成绩也开始下滑。也是从那个时候,曹忆景除数学之外的理科慢慢开窍,成绩也逐渐提升到前几名。

第一天的课,说慢也慢说快也快,就这么平静地结束了。晚自习之前,还有一个半小时的休息时间,在这一个半小时中,学校会放广播,学生们会边听广播边在校园四处玩,是校园一天当中最热闹也最让人放松的时候。但是今天各班值日轮到曹忆景,所以她早早吃完饭就拿上扫把和其他值日的同学一起去了操场。虽说十月仍是秋老虎,但这天天气似乎格外凉爽,清风徐徐,吹得人心情舒畅。曹忆景心情愉快地扫着操场,放空自己。

“忆景!”曹忆景抬头,发现是袁慧慧兴奋地在喊自己。袁慧慧前两年都和她是同一个班级,但是因为成绩下降得很厉害,到了初三就被移到其他班级了。她为人爽朗,就像每个班都会有的假小子那样,不拘小节,人送外号“狒狒”。曹忆景已经忘了自己是怎么和她交好的,总之她们虽一文一武一静一动,却很相投,因为其实她们都是幽默之人,在一起时总是那么快乐搞笑。“慧慧!”曹忆景兴奋地扔了扫帚和她抱在一起。“你在5班还好吗?”“还好啊,今天你值日啊?”“对啊,你这是从外面吃了粉回来嘛”“对啊,你怎么知道!”“你一嘴的红油味啊!”“哈哈哈”,两人笑作一团。

“哎哟,这不是狒狒同志吗,原来和课代表关系这么好啊。”突然传来小胖的声音。两人转头一看,小胖和他常一起玩的男生们好像是刚从食堂吃完饭出来,许枫岩在小胖旁边。“闭嘴!你才狒狒呢!”慧慧白了小胖一眼。“不过,你当课代表了?”曹忆景尴尬地笑笑点头。“是班主任的课代表吗?你好厉害哦!”慧慧踮踮脚摸摸曹忆景的脸,亲切地恭喜她。曹忆景很感动,再抱了抱她。“啧啧,你们俩怎么这么肉麻。”“要你管!”全程都是小胖和慧慧在斗嘴,曹忆景安静得微笑看着他们闹。一眨眼她突然看见许枫岩嘴角似乎也带着笑。和以往那个沉默寡言的他似乎有点不一样。“课代表看见狒狒地都不扫了,这还是班上那个文静的课代表吗?”小胖继续调侃,曹忆景有点尴尬,其实她最讨厌别人说她文静,好像是在强调她内向的性格。“好了,别老说人家了,你走不走?”许枫岩抬腿走了,在他走之前,她似乎看见他对她笑了一笑。九月里,天高气爽,万事不扰,那个温柔轻快的笑容深深地印在了曹忆景心中,十几年都未曾褪色过。她看着走远的他们,心里仿佛萦绕着一种若有若无的失落。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