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筆

一次飛行誤入三次元的巫師,居德港人,平時愛撸猫、喝咖啡和寫一些生活隨筆,分享一些旅事,畫作和雞巫蒜皮的小事 。https://opensea.io/mopen 歡迎約畫稿設計稿~

人生難得的體驗|翻唱被原唱歌手肯定了

本來想寫「在深海和毒蛇糾纏15分鐘」,管他的,今天我真的好高興啊,高興得馬上改題目。

本來想寫「在深海和毒蛇糾纏15分鐘」,管他的,今天我真的好高興啊,高興得馬上改題目。

有一直看我文章的市民(如有)都知道,巫筆就是整個鬱鬱不得志的路邊攤藝術家,我會繪畫、寫作,但又從來去不到什麼高峰,就連花了半個月心血寫的「馬特宇宙小說文」也沒預期般好(所以沒有期待沒有傷害是我人生的課題吧)。沒辦法,只好怪自己道行未到,引不起共鳴爭不到熱度;這我也習慣了,反正我就像維梅爾或梵高般,吐苦水過後還是默默做自己的事。


一直喜歡音樂的我,中學時有學過幾年鋼琴和幾個月古箏,但礙於香港的房間窄小,好難買這種巨型樂器放在家中練習,所來後來鋼琴考了二級後都疏遠了。然後幾年前,想到烏克麗麗矯小精緻,比起巨大的結他,我更容易駕馭。

那時我還在香港,於是決定和朋友一起去學幾個月烏克麗麗,又在網絡上找到一群同好的香港人,每隔一兩星期便會聚在一起練習彈奏。

自從和別人練習後,我發現聽眾的回饋真的很重要,因為有時候自己一直彈一直唱,未必留意到太快、不合調或拍子錯了。於是我開始嘗試拍練習片,拍完後又給身邊的朋友聽聽看,慢慢地又有朋友說我進步了,真的好高興,感到受到鼓舞。因此,久而久之這變了我不定期會做的事。

我一直這樣隔每幾個月拍一個小短片並放上網路分享,直到現在,大概快5年吧。

然後!!

到了今天!

我其中一個翻唱Herman’s Hermits 一首歌的片,竟然被樂團成員之一的人點•讚•了!

天啊,我超級開心!開心得忍不住要寫下來,好好紀念一下。

這是一個在70年代瘋摩全球的英倫樂團,太年輕的小朋友大概也未聽過吧。而這位其中之一的成員現在已是75歲,他可以唱歌又可是結他手和琴鍵手,更有自己的音樂製作公司啊。

雖然這大概是他無心的一下按鈕,但卻令我樂翻天!無論他出於什麼原因按下讚,我都有一種被原唱者肯定了、「被欣賞」的感覺。

然後我當然馬上留言多謝他的欣賞,他卻回覆我「It’s so great to see!」,我當下差點摔倒電話,天啊!!!!一位音樂界的大前輩竟然如此欣賞,但明明我在片中其實是有出少許節奏錯誤的,他實在太親切友善了。

於是,這成了我人生最難得的體驗,直到這刻,我心中的小鹿都快亂撞到大氣層。我從未受到什麼大人物的肯定,現在卻熱淚盈眶,感覺也不枉我的堅持。

大概,我的堅持就是為了這一個舉足輕重的「Like」。


可能你覺得我太誇張,只是一個點讚而已,犯不著如此高興嗎?

那你大概好幸運,從未感受到我在創作上常碰到的孤獨,從未像我一樣每分每秒都在自我否定,從未像我般自我懷疑得想去死。

或者我舉一個例子,你會更明白:你翻唱了周蕫(或一個你喜歡的歌手吧)的歌並拍片放上網,周蕫在社交媒體上看到並點讚留言說「很高興看到這個」。你會怎樣想?

如果你還不𢤦,我想贈你一句「You know nothing, Jon Snow. 」。

https://ahseeit.com/meme-templates/?qa=2111/you-know-nothing-jon-snow-blank-template

因為這個殿堂級歌手的「小」肯定,我覺得原來我並沒有浪費人生,我感到又有更多動力去做更多烏克麗麗的練習了(最近在練一首頗有難度的歌)!

送大家一首他們很有名的歌,The Carpenters也翻唱過:

然後為這篇文章,我決定再翻唱一次紀念,我的版本:

Kind of hush mp3

謝謝你讀完聽完。

我太開心了,決定弄個NFT送給大家。



鼓勵大家留言,讓我知道我不是在孤單創作!ヽ(;▽;)ノ

象特市 § 成為我的讚賞公民,每月贊助一杯咖啡,助我走得更遠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社區活動提案|人生難得的體驗

49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