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筆

一次飛行誤入三次元的巫師,居德港人,平時愛撸猫、喝咖啡和寫一些生活隨筆,分享一些旅事,畫作和雞巫蒜皮的小事 。https://opensea.io/mopen 歡迎約畫稿設計稿~

住在海外的香港人,大概也會患上身心分離症

本來打算昨天的發文便是2021年的完滿結束,怎料昨天發生了立場新聞被查封這種大事,在香港歷史上,劃下言論自由被更進一步打壓的里程碑,讓我有感而發。
當年在德國看的反送中新聞報導

本來打算昨天的發文便是2021年的完滿結束,怎料昨天發生了立場新聞被查封這種大事,在香港歷史上,劃下言論自由被更進一步打壓的里程碑,讓我有感而發。


立場新聞本來是香港絕無僅有、敢報導實況、敢網上直播的少數網媒。記得當年反送中,我不知看了多少過晚上的Facebook 立場直播,立場姐姐不畏危險直播「佔領立法院」實況、煙霧彈瀰漫中不忘實況評述等,還有一位立場哥哥後來在直播中受傷(被警方毆打、特意在鏡頭前展示其記者證等)。他們的記者精神,也實在令我敬佩。

專門走訪戰地的外國戰地記者曾經說過,香港的反送中抗議反發展到被警方暴力性、濫捕式驅趕,有好些情況甚至比他曾訪的戰地更惡劣,更似「戰地」。


面對強權,無力小市民除了敢怒不敢言,還只剩下走這條路。我很幸運一早在2015年,雨傘運動後一年,在香港認識了先生。後來在2017年結婚後搬到德國,其實當初我還想著回香港生活,畢竟在香港有我的朋友家人,香港生活很方便,會說流利美式英語的先生找工作也不困難。但身在江湖,看到樓價高企、言論自由逐漸被打壓甚至影響人生自由,不了。

我是幸運的,一早就離開了。但身在海外每天看到香港的新聞,除了無力感之外,還有更多的無奈。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當時立場新聞、攬炒巴登報等眾籌,我也有略盡綿力;碰到關心香港的外國人,我也盡力解釋香港的情況,但他們除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也實在沒其他話可說,始終他們非港人,可做到的事是有,但有限。



吾身站在香城外,看著她逐漸崩塌成頹垣敗瓦,心如懸千里;在德國的生活是頗寫意,心裏卻從這寫意中衍生出一股罪疚感,好像我的「快樂」是背叛了正在香港替我、我們未來受苦的坐監港人一樣。有時候,還得在德國人們前笑笑,心裏想著正在香港發生的事情。反送中那段時間,我情緒很低落,上班也沒精打彩,後來我直接刪除了Facebook App,決定不再浸泡式看它內的新聞。


當時生活中也有發生些開心的事情,例如去了旅行、工作上的成功等。但如果在個人社交媒體分享,又好像是「對不起」還在香港的友人們,後來我都很少在Facebook 發文了。身為港人,身在外國,彷彿連快樂的權利也沒有了。

眼紅的人會認為你「忘本」,皆因他們正在受苦中,快樂不起來。

眼黃的人認為你成了「左膠」,皆因他們正在打仗中,犧牲了自己的自由。


身在海外如果不能做到身心分離,看著我鄉故土正在崩解,這簡直比死更難受。但難受彷彿也是我們少數海外港人可以「做得好」的事,還在香港的人們看到你在海外受苦受難,卻好像舒緩了他們選擇「留下攬炒」愁緒。



去年底,因為快到新一年,我和仍在香港的朋友說了一句「新年快樂,希望明年會更好。」這卻篤到她的痛處,讓她很生氣又傷感。

因為我沒有聯想到香港,純粹覺得下一年疫情會好轉、生活會好些吧。但她認為香港一定好不起來,沒有最壞只有更壞(我也是認同的),所以她很討厭我說了說句「明年會更好」話,直到現在還會重提並列舉香港已更差的例子。

留下來有良知的香港人,很多已看不到未來,包括我那位朋友。而她更抱著最壞打算:情況不對便和她先生一起自殺。


這時候,我又身心分離的想,我自己這一年生活其實挺不錯,還加入了馬特市多了一個生活目標,那是不是「做錯了」,不能被還在香港的人們允許,是不是以後只能許願祝福有良心的港人朋友們「明年仍未需死」。另一方面,我身為「港人的一面」卻能感受到她們那種無力、前路茫茫迷失方向的感受。現在遇到開心的事時,我好像也很難很從心底裏開心,心底深淵有一個洞。

如今立場新聞消失了,「明年會更衰」又再被應驗了。


因為身在異國,站立的場地不同,成了各自的立場。而我快樂又悲傷地成了畸形的身心分離症患者。


寫在立場消失殆盡的一天。


台灣的朋友,不要因為這篇感壓力,你們一直關注、支持香港已很足夠。


祝大家平安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5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