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筆

一次飛行誤入三次元的巫師,居德港人,平時愛撸猫、喝咖啡和寫一些生活隨筆,分享一些旅事,畫作和雞巫蒜皮的小事 。https://opensea.io/mopen 歡迎約畫稿設計稿~

巫述說|我在腦海中,殺死自己千萬遍。

It's all in your head.

還在中學的時候,午飯過後百無聊賴,其中一位友人忽然問我們「你們怕死嗎?」

我當下斬釘截鐵地回答:「不怕。」


這個答案至今也未曾改變過,我從來不怕死,甚至期待死亡的來臨,簡直是「視死如歸」。雖然我不會主動尋死,但我不會避免死亡的可能性。乘坐馬航什麼的也試過,無他,純粹覺得世界不會對我這麼好,會讓我早點離開人世早登極樂,我覺得死後將會是一場靈魂的探險,可能是在天堂或地獄裏探險。


家附近隨手拍



中學那陣子,當同齡的同學們都正忙著思春期嚮往戀愛,我卻在迷哈利波特、熱衷於宗教活動和思考人生、生命,還選修中國文學,學起文人的傷春悲秋。

前者是因為我喜歡逃離現實躲到書中神秘的虛幻世界和在信仰中找安全感,後者是因為某天上藝術課,我認識了一位畫家名叫「高更」,他一幅畫作的標題是《我們從哪裡來?我們是誰?我們到哪裡去?》 ,驚艷我的不是他畫作內容,而是他的命題。

高更和我一樣是雙子座,雙子座人特有的抑鬱,只有我們才𢤦,所以那時我已𢤦他的迷惘,或者現在我更是感同身受。

特別是他放棄銀行家的人生,拋妻棄子走到大溪地,和當地原住民夜夜笙歌還染到性病致死,然而這樣的人你以為他活得精彩、活得隨心,卻很少人看他承受著的心理壓力,當然這壓力也是他自己給自己。

當年我不喜歡他的行事作風,畫作也不是我所愛,但他對生命的執著、探討,卻讓我有種他就是我前世的錯覺。他的朋友還是我很喜歡的梵高,而他則是選擇了呑槍自殺。



有一天放學,我和一位同學一起走回家。她是位大剌剌的人,還充滿霸氣。當時因道路上沒有什麼人,我們便走在更易行走的單車徑上,有一輛單車從我身旁快速駛過,我當下閃了一個想法。

我試探性故意用輕鬆的口吻問身旁的她:「你有時候會不會有這樣想法,當單車經過時,如果突然跳到單車面前會是怎麼樣?」

她好像有點不知所措笑說:「這樣或會嚇到對方跌倒受傷了?」,我察覺到自己好像說了些奇怪的東西,便附和著當是笑話帶過了。



或者那時開始,我終於有意識到自己很常亂想,例如在等火車時,會想如果我跳出火車軌會怎樣。例如幫媽準備晚餐拿著刀切肉時,會想如果我把刀插入自己心臟會怎樣。例如等交通燈轉綠色的時候,如果我現在跳到馬路中會怎樣。例如坐飛機的時候,都會想如果現在墜機會怎樣等等。



小時候,當我達不到父母期望時,我會很嬲怒父母對我這樣殘酷,但更痛恨的是自己像垃圾般廢,我會在房間一直流淚也不敢哭出聲,怕惹父母更不快。有一次哭累了,看著晾衣服的繩子想著我可不可以用來自縊。我把頭放上繩子上雙腳離開椅子,可是繩子有彈性,支撐了一陣子後我便可以腳尖碰地,我除了咳了幾聲外也沒有死亡。

然後看看窗外的夜景,想到在這三十多層一躍而下會不會更簡單?但我又有畏高症,把小小的身子挨近窗子向外看,我已雙腿發軟,我更怕墜地前的時刻,感覺很煎熬。


有一次畫班完結媽媽來接我下課,我們在安全島等待過馬路的時候,我彷彿著了魔似的跑了出馬路,耳邊好像聽到惡魔的低語。剛好一輛大貨車正駛入,司機看到我立馬急速停車。雖然當時貨車和我還有1.5米距離,但我當時覺得自己快死掉心臟狂跳,卻沒有感到害怕或難過,腦海中有好多想法爆炸出來。司機停車後指著我罵、也好像罵了我媽。自此每次在等馬路時,我都會警告自己不要亂動,因為我不喜歡被人罵,但我知道我會被罵也是因為我做了影響別人的事,是我自找的。

現在回想,當時大概十歲八歲吧,但我好像已不害怕死亡,甚至有點期待(?)


想一想我自小已覺得自己是一個怪人,而現在回看,的確奇怪不得了。直到現在還記著一堆小時候的記憶,當我發現一般人都會忘掉兒時記憶後,我更是覺得自己奇怪。




後來長大後有一段時間,我覺得我的價值是在人群中,我喜歡朋友們找我聊天、找我去遊山玩水,這樣我也不會胡思亂想進入自己的死胡同世界。那時我通常都是來者不拒,想要及時行樂。在教堂裏我認識了好多人,去留學時我又認識了好多人,還參加了各種活動認識了好多人。就算回到香港,我也沒有停止認識新朋友,被人需要、留在人們之間穿梭,這好像就我的人生意義。

我作為一個「我」,是沒有意義的,但當這個「我」變了大家心中的「她」,我便有了存在的價值了。

或者在旁人眼中,我這就是在快活,我在各個地方打卡是在曬幸福。但沒有人真正問過我的想法,其實我是想用這種方式為自己留下「在這地球存在過」的足印罷了,比起死亡,我更怕被遺忘。

特別是別人的冷淡、冷嘲熱諷,面對這樣的冷暴力,我覺得比死難受。
而當對方是家人或好友時,更是讓我心碎難以忘懷。



所以,當夜幕低垂只剩下我自己的時候,又是我一個人胡思亂想的時候。

小時候,媽媽常說她睡不著因為她有好多事情要想,我當時覺得她是在自找煩惱,睡覺才是更重要吧。

人活到20歲後,我開始明白,不是我不想睡,而是腦袋充斥各種不同的想法,靜心不了,睡不著。(我覺得我開始像我媽,注意這絕對是一個美譽,因為她是一位努力家,工作上盡責、家庭上盡力,美中不足就是不坦率太傲嬌弄了很多矯情情節,但我也好希望我的人生會像她般多姿多彩)


在這些想法中,我常常集中在我的失敗,覺得自己真的很廢很沒用,也會很生氣。這種悶氣讓我胸口悶痛,我或會透過毆打枕頭、咬自己手臂來舒發情緒。當中最有效的,便是幻想自己死掉的方式。想到從現實中脫離的一刻,感覺是解脫。

不過我也不會在現實中實行自己其中的一個妄想,因為我不想傷害任何一個被我留下來的人,特別是因為我有了很多朋友,所以或會傷害不少人的心靈。


不是在說我到底是多重要的存在,而是不想因為自己為一己之快,如此私心的行為會影響到別人。或許你會覺得我想多了,可能根本沒人在意我的存在。嘛,很不幸的是我的朋友們很多都是和善又有良心的人,或者我的消失對地球不痛不癢,但我知道還是會有人為我傷心。


所以就算我已殺死自己千萬次,情緒和理性天天打架,我還是勸勉自己活下去吧,找到生命中的美好便抓著緊緊不放。我發現我不能過度靜下來,以前有工作時可以忘我地工作,現在獨處時我都會看影片、做小手作、做好吃的、畫畫或看書。努力點或不用力點去過每一天,然後就這樣處之泰然地守候死神自然的來臨。



幾年前的某天一位同事對我說,工作累得想死,我意味深長的笑了笑,回道:「我也是。」


It's all in your head.



結尾就用最近我的愛歌,附上我胡亂的中文翻譯。


Maybe I’ll just be fucked up forever

或者我永遠也會如此失敗

should have figured myself out by now

我早應該搞清楚自己狀況

And I don’t wanna tear myself open, no

我不想把自己撕裂開,不

But it’s hard to care when you bleed out

但當你早了失血過多,那已很難再去在意

 

(Chord)

So won’t you break me down, break me 

down

所以你可以摧毁我嗎?

Make me get better

令我可以變得更好

I confess I’m a mess

我承認我是亂糟糟的

Some kind of error

就似某一種錯誤

Well maybe I was destined to disappear

嘛,或者我本來的命運就是要去消失

 

We’re just a room full of strangers

我們只是在房間裏滿滿聚在一起的陌生人

Looking for something to save us

尋找某些東西可以拯救我們

Alone together

我們在一起「孤獨」

We’re dying to live and we’re living to die

我們死也要生存和我們活著去等死

Dying to live, living to die

死也要生存,活著去等死


We’re just a room full of strangers

 我們只是在房間裏滿滿聚在一起的陌生人

Well I guess my guardian angel missed the memo

嘛,我猜我的守護天使錯過了便條紙的留言

‘Cause we’re walking on razors again

我們在刀片上行走

And we swore to God we’d never let this happen, no

我們曾向上帝發誓,我們永不會讓這發生

We dragged ourselves through hell

我們把自己拖向地獄

And we’ll be damned if we go back

然而如果我們回去,我們將會被破壞

 

(Chord repeat)

It never stops, it don’t

 這永不會停止,永不

Where did we go?

曾經的我們去了哪?

We’re all alone, all alone

我們全部都是孤獨的,都是孤獨

No place like home

沒有一個地方似家般

Take us back to yesterday

帶我們回去昨天

S.O.S

(求救訊號)

Save us from ourselves

把我們從自己拯救出來




(最後一句的意思是,因為我們會摧毁自己,所以請把我們從自己手中拯救出來。)




語巫倫次:

到底是因為我本性是這樣所以才發展成雙重人格?還是因為我是雙子座才擁有雙重人格?

平時與人相處時都是我的表人格,而當我一個人獨處時是我的裏人格。有趣的是,我都是一個人坐在花園內打文章,所以我的文章都是比較接近我的裏人格吧。某次友人讀到我的文章,她說我寫的東西很不像平日的我,當下才被衝擊到發現自己原來在人前不是這樣。我覺得這兩個也是我,沒有說那個才是「真正的我」,兩個都是真的。和人相處的時間我很高興,獨處的時間就會胡思亂想至抑鬱。


打完這篇覺得有整理到自己的小思緒,感覺良好XD Happy friday!

開了新的畫畫IG,主要是放黑白風景畫,大家幫忙follow一下可以嗎?

IG 連結:mo_pen_diagon_alley


鼓勵大家留言,讓我知道我不是在孤單創作!ヽ(;▽;)ノ

§ Twitter § YouTube § Open Sea § 象特市 § 方格子 § Instagram §

成為我的讚賞公民,每月贊助一罐貓糧,助我貓長得更胖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巫述說|邪惡的人心

巫述說|心靈雞湯

巫述說|藝術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1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