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Tong

A Writer

【點評】何清漣:歐巴馬留下的是一個嚴重分裂的美國社會

你就是人家覬覦已久早就想把你吞進肚子的羊羔。咋辦咧?

【余案:問題當然不僅僅衹是這隻小二黑奧巴馬。正如本欄一再指出的,作爲神魔正邪終極之戰的象徵,這場顯現為左、右之爭的西方議會政治内部看來無傷大雅的路綫之爭,其實是共產國際爲了英特納雄耐爾紅旗插遍世界讓這個意識形態在全球獲勝而處心積慮佈局已久的一盤「大棋」。你說這是陰謀論也罷,事實證明了這個棋局的存在,也展示了人家必勝的手段。你傻冒你天真你純潔可愛都很好,但是於事無補,人家照樣要吃掉你,你就是人家覬覦已久早就想把你吞進肚子的羊羔。咋辦咧?說回到中國五四之後胡適之跟魯迅之間的左、右之爭。我在祭五四百年舊文中坦言,這多少有點兒誤解。因爲中國的傳統跟現實從來沒有過真正的「右翼」,原因很簡單,西方語境之下的所謂「右翼」並非執政者的幫兇爪牙。所謂保守主義要「保守」的,並非現世統治者,而是上主恩賜給「人」的「自由」傳統。在這個意義上,胡適之站到了「自由」的門檻上因而讓世界誤以爲他跟西方傳統融爲一體了。很可惜,跨不過這道門檻纔是胡適之所代表的中國文化傳統的最大問題。因爲兩間餘一卒荷戟獨彷徨的不僅僅是魯迅,而是他們倆人所代表的整個中國文化。這個文化傳統不能原生自己的自由傳統。也不能分辨西方列强文化傳統之中的兩種根本差異。於是衹能順應風潮成爲西方左傾思潮的俘虜。這裏提到他們倆,倒不是想正面論列兩者區別,而是想到他們在人性跟制度之間的取捨。難怪後人衹能感嘆,把脈中國是魯迅強,開藥方則胡適之對。所謂把脈,是指魯迅認爲制度還得靠人去實行,人性壞,再好的制度也難於救助因而無濟於事。而胡適之開出的藥方是全盤西化之後可能實現的個體「自由」。衹不過如何纔能通過「自由」來改造人性、國民性,是倆人都無法回答的問題。進一步想下去就知道,兩者都不能超越自己,無法全知全能地瞭解全部問題之所在。】

何清漣專文:歐巴馬留下的是一個嚴重分裂的美國社會

2022-07-14 05:50

左派的社會基礎已經養就,萬事俱備,只欠東風,美國左派終於等來了集所有的「政治正確」於一身的歐巴馬(Barack Obama),並將他成功地送進了白宮,從而完成了美國左派對本國的顏色革命。
有「黑色馬克思」之稱的歐巴馬執政8年,美國發生了非常深刻的變化:通過大規模移民改造了選民結構、司法系統嚴重政黨化、選舉政治第三世界化,最重要的是,他在第二任期的最後2、3年內,讓自己的親信進入了美國的幾大主流媒體與Twitter、Facebook,穩妥掌握了話語權。還讓美國出現了一些以前未有的「新生事物」,正如ACT For America @ACTforAmerica在2022年5月1日推文中所說:
歐巴馬之前,世界沒有ISIS。(Before Obama, there was no ISIS.)
歐巴馬之前,美國沒有「黑命貴」。(Before Obama, there was no BLM.)
歐巴馬之前,世界沒有「安提法」。(Before Obama, there was no ANTIFA.)
歐巴馬之前,美國沒有針對員警的戰爭。(Before Obama, there was no war on police.)
歐巴馬之前,美國遠不像今天這樣分裂!(Before Barack Hussein Obama, this country wasn't as divided as today!)
歐巴馬為美國的顏色革命做了充分的人力資源準備:

一、一代信仰社會主義且仇恨資本主義的千禧青年
2016大選當中,信仰社會主義的桑德斯(Bernie Sanders)贏得了大量青年學生的狂熱支持,美國社會將此稱之為「左翼民粹」,與川普(Donald Trump)代表的「右翼民粹」一道成為美國的2道政治景觀,並被西方媒體概括為「美國反全球化狂潮」的2支代表力量。右翼民粹的主體被左派媒體描繪成因為全球化而賣不出谷麥的農民、低薪藍領、退休者⋯⋯總之是一輩子沒出過美國國門、又蠢又窮的低等階層。左翼民粹的主體是千禧一代青年,多在大學求學。美國「共產主義受難者基金會」委託國際市場調查公司Yougov作了一項調查,主題是「美國人對社會主義的態度」,約2000多人接受了調查。調查發現,美國35歲以下的年輕人中,有53%的人對現行的經濟體制不滿,認為這個體制對他們不利,「社會主義」可行。45%的年輕人更願意投票選舉一位「社會主義者」來擔任他們的總統——這是歐巴馬任總統之前沒有過的現象。

【余案:我一直强調這種現象的存在是美國兩黨建制的共業,原因就是象黨同樣掏空美國,日積月纍地將工作外包,來尋求壟斷利益的最大化。年輕人的憤怒其來有自,但是並未找到問題根源,甚至在這些深謀遠慮陰謀家的慫恿之下,趨向於共產主義社會革命的加速運動,以爲可以畢其功於一役地解決資本主義對社會造成的傷害。回到上面提到中國五四運動所謂啓蒙與救亡的矛盾上來看,如果不是革命家在蘇俄下大棋策略的支配底下失去自己的判斷能力,啓蒙跟救亡並非對立的不可調和的矛盾。可惜,跟胡適之當年感嘆的一樣,問題意識並非自發產生的。主義可以灌輸。一旦受到主義的支配,獨立思考問題的能力一定受損,如果還不是立即烟消雲散的話。資本的有意逃脫,學界有意無意的誤導,使得無知青年以爲自己全知全能因而可以改造世界進而創造新世界。可惜太陽底下無新事。無知青年衹能在痛苦當中慢慢成長成熟其中幸運的成爲保守派。這就是我經常跟人解釋的現象,保守派多半是老頭老太,原因就是從無知到有知不得不付出生命的代價。世間事不如意者十常八九。其中最不如意的,恐怕就是認知所不得不付出的代價了。】

二、日益尖銳的種族矛盾
歐巴馬深謀遠慮,他留下的政治遺產當中,其中最重要的一項就是通過大規模引進非洲穆斯林人口及拉丁裔人口,為民主黨構建了長達幾10年的票倉。據美國美國國土安全部2016年6月17日公布的資料,歐巴馬當政的2009至2014年,美國共接收來自以穆斯林為主要人口國家的難民人數為83.2萬。從2015年開始,歐巴馬大批接收敘利亞難民,穆斯林難民數量可能超過100萬。以2016年為例,6月12日奧蘭多槍擊案、同一時段內紐約、紐澤西多起爆炸案都是穆斯林移民所為,9月份明尼蘇達州殺傷多人案的兇手,就是來自歐巴馬祖籍肯亞的穆斯林移民。歐巴馬政治發跡之地芝加哥,早已又重回罪惡之城,1年之內發生3000多起黑人之間的槍戰。
隨著外來移民的增加及少數族裔尤其是拉丁裔的高生育率,美國人口結構發生變化。美國人口普查局的資料顯示,2008年,白人人口比例占人口總數66%;2019年,降至60.1%。截至2019年7月,千禧一代(1984—1995年出生),Z世代等年輕一代的總人數為1.66億,占全國人口的50.7%,大於36歲以上的1.62億美國人,其中近一半被確定為有色種族或少數民族,據此推算,2040年白人人口將低於全美人口總數的一半。2020年12月11日,在拜登(Joe Biden)與賀錦麗(Kamala Harris)和黑人民權運動領袖召開Zoom會議上,拜登稱「這個國家註定要完蛋,註定要完蛋。不僅是因為非裔美國人,而是因為到2040年,歐裔白人將成為少數族裔。你們聽到嗎?你們這些人都得開始更多地跟西裔共事,他們所占比例將超過你們所有人。」
除了鼓勵非法移民合法化之外,民主黨和一些社會團體出於自己的政治利益,還會有意宣傳種族之間的矛盾,通過少數族裔的憤怒來贏得他們的廉價選票。這種情況讓美國這一大熔爐被沙拉盆取代:人們意識到:「美國不再是大熔爐,只是個沙拉盆」(America is not a melting pot but a salad bowl)。

【余案:「Identity politics」意味著本來由信仰價值凝聚起來的「族群」重新回歸叢林,回到「膚色種族性別及性取向」為「Identity」的政治潮流之中。亞伯拉罕接受雅威神示,承諾所有接受割禮者皆得以成爲他的子孫。這是從血緣價值升華為信仰價值的關鍵一刻。所有因爲「膚色、種族、性別及性取向」而形成的「Identity」全部在「大熔爐」中「熔化」成一體成上主價值所光照之下的「族群」。這是所謂熔爐的本來意思。可惜,正如我在影評《衝撞》之中提到過的,大熔爐成爲了老君爐。孫大聖在裏面苦熬,俟時機成熟便反出一路成爲大鬧天宮的力量。在這個意義上,現在的美國不但不再是大熔爐,簡直就連沙拉盤都不如。沙拉盤還起碼統一於「可口食物」一類,盤中食物還能彼此相安無事。可是現實中的美國,尤其是那些背棄大熔爐理念寧可扭曲大熔爐使之成爲老君爐的藍黨佔領區淪陷區,有如本文上面所描述的,盤中雜碎開始互相敵視乃至於互相仇殺,恨不能置對方於死地而後快。而這一切,恰恰就是奧巴馬爲代表的反美力量所樂於看到的結果。尤其值得人們警惕的是,牠們不僅僅樂意看到這樣的結果,更是這種結果的原因,是始作俑者。所謂逆向種族主義,顧名思義,就是利用種族主義之歷史罪名,推行現實中的種族主義。故此所謂身份政治本質上就是種族主義在各個不同領域之内的表現。跟本文屢屢提到的西語裔有關,看到一些民意調查,印象非常深刻的是,價值認同似乎比膚色更爲重要。拉丁語裔重視家庭跟基督教傳統,偏偏成爲抗拒左瘋潮流的重要側翼與生力軍。據稱是他們的右轉必定成爲驢黨的噩夢。】

歐巴馬:美國馬克思主義培訓的精品
與其說歐巴馬是美國發生顏色革命的原因,不如說是美國顏色革命悄然進行多年的結果,2020年5月下旬,「黑命貴」活動伴隨著打砸搶在美國遍地開花,民主黨眾議院議長南茜(Nancy Pelosi)等大佬帶頭在國會大廳向「黑命貴」下跪,一直處於半地下狀態的「黑命貴」組織負責人終於在公共媒體上不斷亮相,闡明這個組織信奉什麼,要在現實生活中索取什麼。2020年6月23日,「黑命貴」的聯合創始人之一派翠絲.卡勒斯(Patrisse Cullors)女士在《現在即時新聞》上發表講話,承認該組織成員是訓練有素的馬克思主義者,他們的議程比為非裔美國人伸張正義要簡單得多。就是要讓川普不參加大選,在11月之前下臺。等拜登上臺後向他施壓,要求其制定政策,改變警務和刑事定罪的關係。
卡勒斯女士接受過10年培訓的「勞工/社區戰略中心」(the Labor/Community Strategy Center)由美國國內恐怖分子艾瑞克.曼恩(Eric Mann)辦的接受過10年培訓,曼恩與「地下氣象人」這個恐怖組織的關係,讓少數敏感的美國人立刻想起歐巴馬與「黑命貴」之間有個共同的連絡人,地下氣象人的創辦者比爾.艾爾斯(Bill Ayers)。在2008年總統大選前40多天的9月23日,《華爾街日報》曾刊發〈歐巴馬和艾爾斯將激進主義推向學校〉一文,提到撰寫了2本自傳的歐巴馬刻意隱藏的一段與艾爾斯有關的歷史:從1995年到1999年,2人合作密切。CAC檔案中的檔清楚地表明,艾爾斯和歐巴馬是CAC的合夥人,也是歐巴馬的政治領路人,1995年,歐巴馬首次參加伊利諾州參議院競選是在艾爾斯家中舉行的一次聚會上。但在2018年總統大選中,由於艾爾斯的激進政治色彩與過去的紀錄,歐巴馬刻意淡化與艾爾斯的關係,將其稱為「住在我家附近的一個人」。
艾爾斯何許人也?這裡有必要介紹「地下氣象人」這個組織及其社會網路。維基百科相關辭條這樣介紹威廉.查理斯.艾爾斯(William Charles Ayers):生於1944年12月26日,美國基礎教育理論家,退休前是芝加哥伊利諾大學教育學院的教授,曾獲傑出教育教授和高級大學學者的稱號。在1960年代,艾爾斯曾是「地下氣象人」組織的創建者與領導人,該組織反對美國捲入越南戰爭,是一個自稱為共產主義的革命團體,旨在推翻帝國主義,終結美國帝國。為反對美國參與越南戰爭,地下氣象人在1960年代和1970年代發起了轟炸公共建築(包括殺死員警、在獻給員警傷亡的雕像中植入炸彈、以及一系列轟炸五角大樓、三藩市警察局等公共建築的活動)的運動。
但艾爾斯人生最大的成功,不是作為「1968年人」的這些業績,而是2大成就:一是作為「體制內新長征」的一員,成功地進入了美國的大學,成為教育家。他經常在演講與教學中談到「美國帝國的終結」,建立新世界,以及「我們在整個世界中應扮演的角色」,並在大學生培養左派激進分子。他的活動觸角延伸至美國社會,利用自己的社會網路開辦了各種培養左派社會運動人才的基地組織;二是做了一回造王者,將歐巴馬成功推向總統寶座,深刻地改變了美國政治及社會結構。

【余案:最爲值得深思的地方在於,這一切都並非秘密,牠並未跟某些敵對組織一樣深入地下潛伏爪牙伺機而動。而是堂而皇之招搖過市,成爲體制内的成功者,進而深刻改變了這個令牠得以成功的「體制」。美國輿論怎麽看這樣的「成功」?剛開始一定非常自豪,瞧瞧,就跟甘迺迪聲稱的那樣,我們不需要建造一道圍墻,把自己的國民與世界分隔開來。可是成功的背後竟然需要付出失去自我的代價,難道這也是美國社會所樂見的結果嗎?毛賊東説得好,教育這個陣地無產階級不去佔領資產階級就一定會去佔領。這不就是敵對階級佔領教育陣地之後必定會見到的結果嗎?令人難堪的是,你在凝視深淵的時候深淵也在凝視你。你在征服敵人的時候,你居然成爲了自己最痛恨的敵人。人生之無奈,莫過於此。老川建墻的惡政遭到了幾乎所有善良人的嘲諷,說,人家柏林墻都拆了,你居然跟蘇聯鬼子一樣去建墻啊。好吧,不建了多好。面對成千上萬湧入的好人壞人,邊境地區的政府無可奈何要把外來人送入這些善良人的高墻深院。人家怎麽會答應呢。人性的矛盾就是這樣的啦。有啥辦法解決這樣的人性惡本質?】

《馬克思主義在美國》立體書封。(黑體文化)轉載自《風傳媒》

*作者為旅美經濟學者,本文節錄自黑體文化新書《馬克思主義在美國》
導讀:〈美國民主燈塔的基座是如何被蛀空的〉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