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Tong

A Writer

是耶非耶費思量

本欄此前介紹過其中一些。故此不妨再贅言幾句。

《是耶非耶費思量》
網路時代似乎很難得看到華文讀書人。倒是道聽途説望文生義,就足以圈一大票人云亦云的「粉」。偶然看到一個真正讀書因而言之有物的寫家就情不自禁想介紹給別人。算是圍爐取暖也罷。至少讓認真讀書者不至於太過寂寞。儘管古往今來真正讀書人誰又不是東坡筆下獨往來的「幽人」,衹能獨自沉吟,哀嘆弦斷有誰聼呢?
之所以煞費思量原因其實很簡單,就是根本立場不同,願景自然不可能一樣。這樣的兩造强行對話,其結果當然衹能是鷄同鴨講。你說要順其自然尊重傳統保守現狀不願意搞三搞四;他說不行,人定勝天,豈可那麽原教旨主義對傳統亦步亦趨?我就是要建造巴別塔,氣死你個上主老天哼哼。你說不讓我建塔通天,我就偏偏要建。看到底誰怕誰。如此等等。
這裏要說的文字,介紹了美國幾個行家John J. Mearsheimer與跟他針鋒相對的Gilford John Ikenberry和Andrew J. Nathan等人。本欄此前介紹過其中一些。故此不妨再贅言幾句。

先説説他們對Mearsheimer提出的幾個問題。劉文認爲算是對他理論的「反思與批判」,似乎未必盡然。例如劉文特意提到的所謂「棄台論」,其實衹是指出「台灣人自1990年代開始對中國大量投資與技術轉移,等若將台灣的實質獨立當作祭品,獻祭給了中國,換取經濟果實」,放在今天來看,不失爲一種警醒式的事實陳述。臺灣有多少資金「西進」債留臺灣之類的慘痛教訓,難道不值得好好反省嗎?所謂忠言逆耳就是這樣的吧。比起老妖婆招搖過市式的「護台」,哪一種更有用難道不是一目瞭然嗎?如果因此得出一種相反的結論,倒更應該警惕自己的立場心態了。
質疑Mearsheimer的所謂「離岸平衡」說創造權力真空引發更多霸權爭奪的説法,究其實是對全球「秩序」的判斷處在根本不同的立足點之上。「世界警察」的角色稱謂,從來並非來自政權内部明確的憲制地位,在自然權力信奉者眼中,毋寧是種僭越,是對世界自然秩序的肆意破壞。這纔是美國吃力不討好出錢出力甚至付出生命反而到處乞人憎討人嫌的原因。除非有名正言順的「世界政府」授權,而所謂聯合國從來就不是這樣的「政府」,沒有共同價值基礎的「否決權」,最終結果就是使之成爲花錢不辦事的「論壇」擺設。失去想當然的「警察」地位,是美國廽歸正常國家的前提。儘管不利於白左所構思的世界政府「新秩序」(這是竊據白宮的等敗暗黑勢力所樂見的),卻是真正「現實主義者」所不得不面對的唯一出路。至於弱小國家能否依仗聯合國憲章作爲護身符這一現實問題,顯然已經遭到黑暗現實的挑戰。世界秩序能否成爲現實存在並非看善良人的一廂情願,歷史上的戰國時代之所以一再出現也正正看出人性之惡纔是所有現實主義者不得不承認的前提。牠們所擔心的「世界秩序更為混亂」,其實衹是自然的常態。人力可以改變自然的僭妄之念,恰恰就是這些自以爲是者的誤區而非解決問題的出路。以此來挑戰Mearsheimer的現實主義針砭,大概算是典型的文不對題吧?

至於「同質性國家假設忽略事實」的指責,同樣站不住脚。

所謂「美國當初就該以一個長期的「弱化戰略」來封鎖中國」的説法,跟後面「支持一項絞殺中國的大戰略」一樣,算是豎一隻稻草人然後放箭示勇的行徑罷了。人家Mearsheimer本來就沒設想過建立一個世界大政府,所以弱化誰封鎖誰絞殺誰,都是你白左進步主義的願景而已。現實主義最惡毒的地方,大概就是摒棄「顔色革命」的宏偉目標,主張你死你事各安天命別指望我來「解放」你。這就是我早前嘲笑過的:南望王師一年過去呀又一年,等得人家花兒不知謝了多少回啦。這方面,您也別小看等敗政府那隻閹鷄,牠早就拍胸脯做過保證說不妄想去改變你的政體啦。這到底是牠們也現實主義了一回,還是拿了人家的手軟,不好意思較真了呢?真是很難説。
Ikenberry認定「美國對華戰略的失敗,不是制度主義的失敗,而是制度設計本身的錯誤……這些制度缺乏但書,使得富裕並沒有讓中國成為一個國際政治裡『負責任的利害關係人』」忍不住想笑一笑。白左的共性恐怕都是扮純情裝無知藉此來掩蓋自己的既得利益。你幹嘛不肯承認,之所以失敗衹是因爲底牌讓赤納粹給看透了,知道你頭號目標並非讓中國韭菜最終可以享受自由平等民主,而衹是看中這個大市場,垂涎三尺巴不得跟僭主集團分一杯羹割割韭菜,如此而已。渾水纔方便摸魚。無論制度設計得再怎麽完善,哪能抵擋住人性惡、人性的貪婪呢?
至於說「同盟是資產不是負債」,端視同盟之爲同盟建基於怎樣的價值觀念之上。二戰時的同盟,目標明確,就是反法西斯反納粹。那會兒老美搞馬歇爾計劃啥的,也捨得花錢,當然不會覺得是「負債」可眼下,還有這樣的價值基礎嗎?一個個都烏眼雞似的恨不能吃了你吃了我至少也能多撈就多撈一點的架勢,您說這樣的同盟倒是資產還是負債。當然了,這還得看對誰來說。君不見立誓要建立世界新秩序的野心家陰謀家拉大旗做虎皮欺負弱小爲所欲爲到處惹是生非的歷史,不會那麽快就忘記得一乾二净吧?普京俄羅斯說你民主自由繁榮東擴很好呀,我並不反對。可你將導彈東擴到我家門口,你這不雙標嘛。當年肯尼迪幹嘛古巴危機,人家好歹也算是主權國家呀。跟蘇俄稱兄道弟弄幾個導彈玩玩不行?
於是説到所謂「力倡交往」了。交往總是不錯的,您別當面一套背後一套就好。可是唉,也老大不小的了,幹嘛還那麽純情天真呢。這跟哪個政黨在臺上無關。而跟人性惡有關。沒有共同價值基礎的規範約束。起作用的衹是叢林法則。現實主義者呀,千萬別忘了這一點喲。
有沒有「延續的對外戰略」跟某個政府是否民主是否獨裁關係不大。哪怕是終身制的獨裁者也不會真的萬壽無疆。因此能否延續本身就是一個僞命題。如果真要說延續,衹有價值觀纔是亙古不變的。用主耶穌的話來説,那就是:即使天地廢去,那法也不會動搖,一言一字都不會。因爲,這纔是永恆的價值。
所謂「周邊情勢」同樣不是永恆不變的存在。就連偌大中國的疆域也並非古已有之自古以來就如何如何的呢。
最後圖窮而匕首見,終於説到這些論者真實目的「美國的繁榮」了。「全球經濟共榮在供應鏈和獲利上都讓彼此難以分割」的局面好還是不好(而非有利可圖還是不利),不妨看看聖經巴別塔故事隱含的教訓。利迷心竅利令智昏者衹是看到廣闊的市場割之不盡的韭菜,卻未能看到小小一個疫情起來就足以推翻你的所有假設。我跟一個老農閑嘮嗑時聽他笑稱,耕地不必太平,這樣無論天旱或澇,總有地方存在生機。以小見大,上主不讓愚民建成巴別塔真是用心良苦呢。大自然高山低谷河川平原甚至還有沙漠,你即使真有辦法弄到「環球同此涼熱」,就真的好嗎?好好想想吧。

末了再看看這個John J. Mearsheimer「大國政治的悲劇」(The Tragedy of Great Power Politics)說就知道,他所說的,無非就是沒有共同價值基礎的叢林世界。弱肉强食,贏者通吃。這些恐怕衹能算是常識吧,除了那些弱智的白左之外。當然了,說牠們弱智大概也是小看了牠們。牠們胸懷世界,立志要將世界改造成紅彤彤的英特納雄耐爾新秩序。很強智的呢。衹不過心懷鬼胎圖謀不軌,一心想把世界推下懸崖,推入萬丈深淵,卒之萬劫不復。奈何?

https://voicettank.org/%E7%BE%8E%E4%B8%AD%E5%A4%A7%E5%9C%8B%E7%AB%B6%E7%88%AD%E5%BF%85%E7%84%B6%E6%82%B2%E5%8A%87mearsheimer%E7%8F%BE%E5%AF%A6%E4%B8%BB%E7%BE%A9%E5%8A%87%E6%9C%AC%E7%9A%84%E5%B9%BE%E5%80%8B%E5%95%8F/

美中大國競爭必然悲劇?Mearsheimer現實主義劇本的幾個問題 – 思想坦克|Voicettank 劉又銘 2022 年 8 月 25 日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