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宜
正宜

喜歡文字、思考、咖啡、旅行、電影⋯⋯

喝一碗西薈芳醇香的酒

一幅畫不只可以看,還可以喝

喝酒好像是白日的紛擾忙碌結束了以後,饋賞自己的放鬆時光,但我更喜歡在白日時間有餘裕時的小酌。沈浸在一個心理上自給自足的空間裡,欣賞單屬於自己的風景。

在嘉義市美術館附屬建築的這間酒吧,雖然室內空間不是我偏愛的風格,但他們的調酒非常特別,每一杯都是畫作的名字。

陳澄波以嘉義市為背景的畫作們:「西薈芳」、「阿里山的風景」、「裸女側臥」、「湖與舟」、「小公園」、「少女舞姿」⋯⋯光是閱讀這些名字,都彷彿在品嚐著這個城市沈醞的文化歷史。

端上來的調酒美的也像一幅畫,像是可以喝的藝術。

西薈芳以伏特加、琴酒為基底,再加入阿里山高山茶和檸檬汁。喝起來略帶一點高雅的苦味。

從西薈芳這幅畫,其實想到的是遊廓裡遊女們令人鼻酸的身世。

就在美術館旁的小巷光彩街,曾經是熱鬧非常的夜生活世界,「西薈芳」是當時有名的有酒女陪坐的飯店,在陳澄波的這幅畫裡,演出了畫面的左半角。

「西薈芳」顯然不是畫面的焦點。在這幅畫中最主要的部分是街道和街道上的人群,充滿生活感和悠閒的氣氛。從路旁冰店的招牌,知道這是一個夏天,街上的女士也有撐著陽傘的。夏日有些慵懶的午後,西薈芳的樓上有人閒坐觀看著街上的景象。整個畫面是寬闊而悠閒的,充滿安靜的生活氣息。

白天的時光是悠閒的。許多在這裡工作的遊女們,或許才剛起床,閒散地注視 窗外的時刻。

從地圖上看,這個區域標示著「遊廓」「ゆうかく」(yukaku),也就是當時的風化場所。

啜一口調酒。當年在西薈芳的嘉義名妓「彩雲」,後來到哪裡去了呢?她是否一直住在這個城市的某處,注視著熟悉景物的消逝與自己的老去?西薈芳這幅畫作的存在,使得「西薈芳的彩雲」這個名字,也會一直被想起吧。

調酒有點苦澀,但這味道剛好。

「青樓淪落幾經年,暮楚朝秦感萬千。百結愁腸雙眼淚,阿誰播出奈何天。」——彩雲

陳澄波的另外一幅畫,畫的也是嘉義市的街景,到畫作的地方去探索畫裡的建築是很有趣的,看著被畫作凍結的時間,和經歷了許多變遷的同一個地方,深刻地感受到歲月的滄桑。

畫面裡現在僅存的建築是左側兩層樓高的永利商行
這張照片也可以看到永利商行
永利商行隔壁的三層樓高建物,據說老闆是台灣人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