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牧希

寫作者

〖別賦。 離別之後我們才說的話〗

以前讀江淹 《別賦》,以為所謂 「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矣!」只是一層多愁善感的說辭。 直到幾度站在生死崖邊,目送生離或死別,才稍稍明白時光黯然後的感傷,像獨自走在水涯之濱,歷歷細數那些共時的細節,如海水摩挲礫岩,堆疊為薛佛西斯的石山,讓潮水推倒思念又重來,日復一日,復刻我們的前生。


以前讀江淹 《別賦》,以為所謂 「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矣!」只是一層多愁善感的說辭。 直到幾度站在生死崖邊,目送生離或死別,才稍稍明白時光黯然後的感傷,像獨自走在水涯之濱,歷歷細數那些共時的細節,如海水摩挲礫岩,堆疊為薛佛西斯的石山,讓潮水推倒思念又重來,日復一日,復刻我們的前生。

這是記憶,也是思念。

記憶是日常,沈澱於陽光之下,有時成灰,有時散逸於風,或被擠壓於時間石縫,成為當下無以深思的感受。

偶有震盪,如一聲沈默的不告而別,我們才能停在時間之外,端詳那些斑斑淚痕,如何風乾在一場秋雨之後。

後來我們才發現,原來傷心只有一種模糊的面貌,舉目都是惶惶的世界。而愛已無從否認。


別後,才是思念盛放的花季。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