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牧希
蔡牧希

寫作者

慢一拍的心跳與雨

下不來的雨,在鼻腔氤氳成霧,

淤如一個延遲的噴嚏。

倒數三分鐘,

在車站大廳奔跑如一陣笨重的風,

耳裡的大象頓足不絕於耳,

砰砰的原來是自己的心跳。

台北的雨倒是不客氣地下了,

滿天滿地都是冬季的瑟涼。

當然另有一些說不出的個人心底的慘然,隨著雨水滴進襪子,

浸溼鞋尖踢踏旅人的正步。

那年冬天,是不是就這樣踢躂這雨,

一路回返紅樓夢的宅院呢?

始終乾不了的鞋,停泊在文院的課室裡,是哪裡都去不了的船。

台上的教授講著紅樓夢,寶玉說女兒是水做的骨肉,我們一室的水,汪汪漾成冬季安靜的湖泊。

臨窗的紅櫻抿著一些未綻的蕾,

伶伶孤懸在白色天幕之上,

像一帆冬季的船。

是不是那時候起,

某條命運的紅線繫住我們與文字?

之後每每傾頹的夜裡,總會攲倚於字。

寶玉「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的結局像一個護身的讖語。

無以為繼的時候,

寧願做一個不完美「不乾淨」的人,

去淋漓一身冬季的雨。

冬雨稀落,是你永遠慢一拍的心跳。

Photo credit 湛然

#蔡牧希 #mushitsai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