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26 articlesIn total 187225 words

一种共产主义政治学说纲要——《中国的技术问题》法文版序言(上)

MuxSansCulotte

背景让我们从设定背景开始。历史性的(histroique)而非历史化的(historial)背景。Emmm,神国,已经觉醒了。不出所料,世界震颤。独逸银行的预测部门在向其客户交易员们提供建议的时候,预计在未来的几十年里,“合众国和神国之间将发生冷战”,战争结束后,“将出现两个半冻...

作为治理的客体的贫困的问题设定

MuxSansCulotte

贫困本身是个抽象的概念,却是治理主体的一大面向,也即对应着治理的发展主义,但在实际的治理过程中,它却并非抽象。可是有关治理的讨论,却并不会把贫困、风险乃至其他概念视作值得商榷的具体接合中的能指,而是将其视为既有的、自然而然的出发条件。换句话说,如果治理的手段被视为中立技术,那么治理的问题设定则被视为中立的概念。

制造恐怖份子

MuxSansCulotte

本文对近几年央视新闻联播中关于恐怖主义的播报图像进行了筛选分析,恐怖主义以恐怖分子的不在场、去恐怖化和公共环境的例外化而具有了被体验为普遍的公共存在的可能性,恐怖分子与普通人的界限模糊更是对身份焦虑的运作,由此,国家和主权机关被提示出场,例外状态被宣告。民众和恐怖分子的对立在国家机关的调停下得到了各自的界限,从而为例外状态提供了意识形态图像的合理性。

2017年度中国央视新闻联播对民众主体形象的塑造

MuxSansCulotte

旧文补档:新闻联播不仅仅扮演了政治说教和灌输信息的作用,它既需要有意识的表象也需要无意识的工作。通过对新闻图像文本在无意识中建构出来的有关群众的形象进行分析,在2017年度中国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节目中,群众大多出现在有关边缘人口脱贫的播报之中,其主要的旨趣就是工作与对金钱的追求。在城市非边缘人口中,人们则遵从治理,享受福祉,偶尔需要解决问题。其最终共同的归宿是福利得到实现和保卫。

[翻译]民主分歧的酷儿政治

MuxSansCulotte

Samuel A. Chambers 本文运用了雅克·朗西埃对政治的思考。尤其是他对治安和政治的区分。我的写作目的在于坚持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身份政治与关系性(relationality)的酷儿政治之间的区别。我认为,朗西埃的民主"误算"概念可以被理解为是对民主的酷...

扶贫女性会梦到三有卫生巾吗?

MuxSansCulotte

扶贫女性会梦到三有卫生巾吗?文:李雾荷 在“重税卫生巾”这个话题下,我们的各路网评自动机器给我们贡献了最大的卓越想象力——无税卫生巾象征着对人民利益的摧毁,有税卫生巾象征着人民利益的最大胜利;我们是否有必要从这个微妙的明喻关系中引申出另一个类比呢——无税房产象征着对人民利益的毁坏...

[代发]自由的反自由——性和色情的罪與罰

MuxSansCulotte

作者:下野十鶴子 自由是什麼?最簡單的解釋是:自由就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但是,如果自由真的這麼簡單,那麼討論自由就變成了荒謬——所有人都可以在思維中實現無所不得的自由,但是到了現實之中,這種自由可能就是一無所得的自由,因為這種絕對個體的自由就是弱肉強食,在撕咬中變成了主奴的支配-服從關係——女性的自由不就是這樣的嗎?

[代发]“社会主义者”的奶嘴

MuxSansCulotte

作者:陈觞Shawn人生在世,不为别的,就为了找一个奶嘴。奶嘴是一种对母亲乳房的模仿,找到了他们梦寐以求的奶嘴,就像回到家一样,这就是一种幸福。即使是自诩为社会主义者的人,也仍然需要奶嘴。他们固着在某些对象上,然后便认为这些奶嘴是“社会主义”。

[代发]雄性学者们的现代“性”焦虑

MuxSansCulotte

作者:陈觞Shawn 注:本文极度菲勒斯中心主义,如有不适,作者概不负责。另外,敬请对号入座——如果你觉得是描述自己,那就是你。有人说,现代社会应该给学者一点犯错的余地,正如成龙说:“我只是犯了每个男人都会犯的错误”。这些学者除了在做飞黄腾达的美梦,还在做酒池肉林的春梦,这就是一...

[代发]发达资本主义时代的洪水学家

MuxSansCulotte

作者:陈觞Shawn洪水是一种灾害吗?如果你相信有上帝,那算不上一种灾害,这不过是对罪恶的洗涤。那么,洪水是否可以预测呢?我不晓得。但是,有些人心里有数,甚至比洪水自己还要清楚。首先来看一看“真实”的洪水。我向来有看地图的习惯,但是,没想到,有些人看地图,不看路况,也不看城建和地形,而是跑去看大坝是不是歪了。

迈向一种女性主义的法理学——关于凯瑟琳•麦金农之”迈向女性主义法理学”

MuxSansCulotte

在《迈向女性主义法理学》("Toward Feminist Jurisprudence")中,麦金农首先描述了三个世界:一个心态的认识世界,一个真实的社会世界以及一个作为中介的法律世界,三个世界互相勾连、一者牵动另一者,而且互相不可还原、无决定性,仅仅是在能动性上,存在着三者之间...

[代发翻译]不稳的历史

MuxSansCulotte

作者:Steffan Blayney 译者:安雯蒂1969年5月,在迈阿密Americana酒店的豪华环境中,美国精神病学协会(APA)的年会成了行业内酝酿多年的对峙的导火索。新成立的美国精神病学协会的激进核心小组向协会的领导层,以及整个专业界提出了挑战。

[代发翻译]大流行时期的斗争政治

MuxSansCulotte

作者:Sandro Mezzadra 译者:安雯蒂冠状病毒大流行揭露了当今世界的经济和政治秩序的脆弱。面对这种情况,世界各地的政府都在推行一种“马尔萨斯主义”,尤其是鲍里斯·约翰逊的保守党。但是,正如Sandro Mezzadra所说,它也提供了新的团结空间。

[翻译]当女人保卫色情乐窝……

MuxSansCulotte

Dorchen Leidholdt我想谈的是这样一些当代女性运动思考和行动所依据的理论:这部分理论自我定位为“撑性的(pro-sex)”。我要谈的是所有那些把反色情女权运动视为是“反性的”的团体和个人。反性的标签在很大程度上来自一种古早的反女的污蔑,是男人们为了惩罚那些不做他们想让她们做的事情的“叛逆”的女人而制造的。

[翻译]性别实验室:女性解放同跨性别女性主义的今天

MuxSansCulotte

性别实验室:女性解放和跨女性主义现状文:D-M Withers **一般情况下,本文中的性译自sex,性态译自sexuality,性别译自gender。例如,transgender译为跨性别,transsexual为跨性态 2018年,南方女权档案 (Feminist Archi...

[翻译]帝国,弹指二十年

MuxSansCulotte

安东尼奥·奈格里&迈克尔·哈特文 《帝国》一书问世于二十年前,当时全球化的经济和文化进程占据了世界的中心:所有人都觉得某种新的世界秩序正在兴起。到了今天,全球化又一次成为了一个中心问题,之不过,现在各个政治光谱的评论家都只是在对其进行“尸检”。

[翻译]女性党宣言注释

MuxSansCulotte

女性党宣言注释NANCY FRASER, TITHI BHATTACHARYA & CINZIA ARRUZZA *本文中的性一般与sex有关,性别一般与gender有关,以下不再另行标注。2018年春天,Facebook CEO、亿万富翁雪莉·桑德伯格向全世界女性提供了...

[翻译]英文版马克思文选序言

MuxSansCulotte

英文版马克思文选序言大卫·麦克莱伦 本书旨在于将马克思的著作以尽可能平衡的选编的形式来呈现。我已经放弃将这个延展性介绍表现为浓缩式的传记或者对马克思思想的解释的形式。你可以方便地从其他地方获得关于马克思的传记,然后这些传记往往会提供对理解每段精选来说非常重要的那些上下文细节。

[翻译]重拾马克思·绪言

MuxSansCulotte

重拾马克思绪言·何以今须重拾?作者:廣松涉 不知读者们翻开以前读过的书本来重新款读的时候,对书的印象是否会焕然一变?虽然说温故而知新,将书重读一遍并不一定能使我们对其产生颠覆性的新印象。这种颠覆性印象无疑只能看作是少数例外。但是,在这种不多有的情况下,以前游走在我们注意力边缘的...

[翻译]孤儿革命:十月的意义

MuxSansCulotte

孤儿革命:十月的意义 Alex Callinicos 许多奠定了现代社会基础的伟大革命仍在为人们所一直纪念。比如作为美国革命和法国革命开端的7月4日和7月14日,现在分别是两国的国庆日;又比如爱尔兰的复活节起义,去年爱尔兰政府在它的100周年纪念上,为此是大张旗鼓地(即使是假惺...

[翻译]巴迪欧论俄国十月革命

MuxSansCulotte

“俄国十月革命是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事件。”在今天,这个资本主义在全球范围内取得明显的成功之后的日子,我想强调人们似乎已经忘记的一点:1917年的俄国十月革命是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事件。就此而言,我们需要记住的是,即使把所有事情都被考虑在内,人类的历史也是相当短暂的。

[翻译]《英国马克思主义历史学家》导言

MuxSansCulotte

《英国马克思主义历史学家》Harvey J. Kaye导言我只想说,历史学变得越来越社会学化,社会学变得越来越历史学化,这样对两者都有更多的益处。[1]在过去的数年中,历史学与社会学发展出了一种共生关系,这一点我们可以从社会历史学和历史社会学这两门专业的成长发展看出来。

[翻译]社会反对国家

MuxSansCulotte

社会反对国家 彼埃尔·克拉斯特勒斯 初民社会是没有国家的社会。这个自足的事实判断,实际上在其背后隐藏了一个意见,即它马上抛出一个价值判断,以质疑政治人类学是否能建立成一门严格科学。这个论断其实是在说,初民社会缺乏某些对其来说应该是极为重要的东西——国家(the State),正...

[翻译]谁是女性主义者?

MuxSansCulotte

谁是女性主义者?Lynne Segal 今日的世道对于要宣称自己是女性主义者的人来说,既是个好世道,又是个坏世道。几十年来,女性主义“生物”的形态一直在发生迁移——尽管现在她乍一看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来得受欢迎,有时还能作为声名煊赫的媒体形象出现:她闪亮的长发和名牌服装根本不会引发什么恐慌。

[翻译]我们能批判福柯吗?:与丹尼尔·萨莫拉的谈话

MuxSansCulotte

自福柯于1984年去世以来,其作品已成为全球学术左派的理论试金石。但社会学家丹尼尔·萨莫拉在其于上个月在比利时出版的一本带来争议(provocative)的书中,带领一些学者提出了有关福柯与新自由主义革命间的关系(福柯晚年时,新自由主义才方兴未艾)的探索性问题。

关于郦菁之《官僚体系与公民社会,谁是肺炎危机的答案?》兼论知识分子

MuxSansCulotte

郦原文见: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200206-opinion-bureau-civil-society-which-is-solution/ 在布罗维、福柯和格霍等人诸多的社会学分类学、知识分子类型学早已案成经日的当下,我们仍然在为知识分子的类型混淆而苦不堪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