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平行世界

夢鄉與生活,幻想與現實 感覺與感受,回憶與記憶 一切和平共存…… 封面圖: https://www.bbc.com/reel/video/p081y2qm/could-deja-vu-be-a-window-into-a-parallel-universe-

【薩拉百利·哥德斯 — 有話兒】凍檸茶

世界上沒有缺少了誰,就不能生存的道理。

禮拜天,本尊與主軀幹相約學妹在學生時代的「老地方」來一個Sunday Brunch gathering。


喝著「凍奶茶、走甜走冰」的學妹,開場白是:「唉……以後沒有人幫我戳檸檬了,沒得喝凍檸茶了!」

「前度」是一個曾經和學妹一起生活、成長的人,懂她的生活習慣、喜惡。同時,變成了她生活的一部分。

炎炎夏日,學妹一定是喝「凍檸茶、少甜走冰」。兩人走進茶餐廳,基本上「前度」是會「自動波」為她點餐飲。餐飲送上後,繼續「自動波」為她戳檸檬。不要少看為「凍檸茶、少甜走冰」戳檸檬這個動作,想當年臭皮囊曾經自動請纓為學妹的凍檸茶戳檸檬,結果水花四濺不特止,還被她嫌棄我沒有戳好,喝不出檸檬味。大家要知道,當一杯沒有冰塊浮面、把那幾塊薄如紙的檸檬壓下,而「少甜走冰」令整杯茶的水分比率比一般冰茶多,再加上那個大部分茶餐廳都會用上、上寬下窄的凍飲膠杯,要靠一人之力完成這個「士巴拿行動」可以說是mission impossible。最後要以三人之力,臭皮囊用雙手穩固著整杯茶,「初戀」用筷子把檸檬壓到杯底,由學妹自己親自操刀,猛力地把那幾塊薄切檸檬戳至體無完膚。

港式凍檸茶 https://www.pinterest.com/pin/589971619916247430/


多年後,與學妹的「前度」第一次見面,地點同樣是「老地方」,同樣的一杯「凍檸茶、少甜走冰」,「前度」能手起刀落、乾淨利落地完成這個「士巴拿行動」。本尊當時為之驚嘆,世上居然有人能獨自完成這項不可能的任務……

學妹說過,她對他是一見鍾情,但能令他們繼續走下去的,是因為他們當時還年輕,他們曾經一起成長,有共同的經歷,互相了解對方的生活習慣。但同時,也習慣了對方的存在,認為沒有了對方,就像斷了一臂,切斷了生存的技能,世界末日。


但其實,世界上沒有缺少了誰,就不能生存的道理。

就像人體的機能,你不好好食飯,沒有吃足夠的卡路里,身體自然會把基礎代謝減低,以確保身體能維持基本運作、以保命生存。


「其實我並不是真的那麼喜歡喝凍檸茶,你也知道我最愛的還是熱齋啡,但就是有時候會突然很想念凍檸茶那種苦澀中帶甜味的衝擊,這種強烈對比的味道再嘗不了,總是感覺患得患失。」


是習慣了。


習慣了生活上一直有人照顧,把這「身體上」或者說是「生理上」的照顧變成習慣,習慣把它跟愛畫成等號,忽略了「心理上」的需求。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薩拉百利·哥德斯 — 思考中】

【薩拉百利·哥德斯 — 有話兒】愛情傻瓜

【薩拉百利·哥德斯 — 有話兒】自我介紹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