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o是我
Emo是我

嘴上的心情,文字上的碎碎唸.....

眼裡的世界

多數人認可的世界才是〝正常〞世界嗎?難道就沒可能是〝眾人皆醉獨我醒〞的可悲嗎?

昨天跟一位認識多年的網友,在社交軟體上聊到喜憨兒。

她說那一位喜憨兒也不知是看到什麼、聽到什麼,一個人在那裡一驚一咋的樂呵著,把她嚇的也是一驚一跳…;然後我就順嘴安慰她一句 “也許他眼裡的世界跟妳我不一樣吧。”事實上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如我所猜測的那樣…我對喜憨兒的印象只有「乖乖的」、「天真的」、「努力的」印象。

圖/自拍


我們每個人看到的世界都是一樣的嗎?我看見的人事物,跟你一樣嗎?!

我其實真正想問的是:多數人認可的世界才是〝正常〞世界嗎?難道就沒可能是〝眾人皆醉獨我醒〞的可悲嗎?(笑

同樣是看到〝異世界〞的人(¬д¬。)為什麼我們對某些族群的人斥之以無稽之談,有些則待之以悲憫而憐之?感覺挺多重標準的嘛,要不要這麼厚此薄彼?偶聽新聞說某女被外星人怎樣了,新聞或大眾給予的回應是:該去做一下精神鑑定了; 聽見某人被冤親債主找上門索命,人們的反應雖有兩極,但沒有一個人會在第一時間叫當事人去做個精神鑑定(多半是驚疑的來一句:大理昭彰報應不爽)…;就先前所談的喜憨兒的無狀之舉,更是沒有人會給予太苛刻的指責(多為包容與同情居多)——話說:平平都是看到與我們眼裡不相同的世界,為什麼有人得以被包容,有的人卻只能默默隱忍,甚至羞於啟齒自己的遭遇…?(舉手承認:我也是一般大眾┐( ˘_˘ )┌我也多標…)

小時候不懂事,看見身邊有些與眾不同的人,反應總是大些、直接些;長大了點,覺得這些不同於自己平凡雙眼的人,嗯,有點酷! 覺得跟這些人走的近些也顯得自己小小與眾不同——甚至很主動的去找所謂的磁場,渴望也來場不一樣的下半場人生!?——那時候的自己不明白,〝與眾不同〞的代價跟苦楚;如今回頭再看看,哪裡有什麼酷的要命的不平凡人生呀,根本是…苦逼的要命的人生吧!(苦笑

他們或許都渴望著平凡如我們般的生活——我猜。


我記得很多年前看過一齣電影,裡頭講過一種叫「共感覺」的罕見心理症狀(以下輔以Google大神資訊書寫),所謂的「共感覺」是一種感覺現象,就是說,一種感覺或認知途徑的刺激,導致第二種感覺或認知途徑的非自願經歷;具體說法就是,它會從一種型態的感官刺激,如聽覺引發另一種型態的感覺,如視覺或味覺等。好比有人聽到尖銳的高音,會看到紅光,或是吃雞肉時手感覺的形狀是圓錐形等等。

圖/自拍

而我剛提的電影裡的男女主角就是有這類疾病的人,在他們的世界就是跟你我不一樣;女主角的症狀屬於「抽象概念引發的感覺」,舉例來說就是:當我們看見下雨,所見的是〝雨〞,可是在女主的眼裡卻是〝花〞!這樣看倌們就明白了吧?!患有「共感覺」這樣的感覺現象之人據說是真的存在,芸芸眾生中,兩萬五千人才會有一人…這樣特別的存在…想想也是孤獨啊,他們沒有辦法好好融入社會,很多時候在凡人眼裡就是個異數。

我沒辦法像去體會失明的人那樣,去理解所有「異於常人」的人所承受的苦楚,但我還是能想像:跟別人不一樣,所要承受的異樣眼光跟指指點點是怎樣的…; 人啊,是可恨又可愛的物種——在那一個個異於常人的靈魂(肉體?)取得諒解之前,只能隱忍著,躲在邊邊角角、犄角旮旯——對於理解的〝異常〞,能給予幾近無限的包容,可同樣的,對於不理解的〝異常〞,也是極盡無情的排斥、打壓!

都說人類的大腦很奇妙,窮其百千年之努力,人類也才開發出大腦不到10%的功能,對於感官上的認知不同,多數人依然無從給予理解——阿為毛你就那麼怪呢?大家都說〝雨〞是像〝線〞般的落地,怎麼你硬要說是〝花〞呢?——畢竟多數人的經歷比較一致,而你的經歷顯的是那樣〝出類拔萃〞…我們真心接受無能——可以對你寄予深深同情,但理解…真心無能。

我們既然信磁場、信世界不止一個(平行世界嘛,這個可以有)、信六度空間……為什麼我們就不能信瘋子的言語,不願輕信某人說我們快被外星人入侵的語論?為什麼呢?!

呵呵——不過就是欠缺多數人的支持這道手續罷了! 因為我們有強大的從眾心理在作祟,所以那些少數人說什麼,我們跟著大眾一起訕笑、排斥…,可以理解這種反應——我也不諱言說一句( ͡• ͜ʖ ͡• )我也是啊! 但,我們可不可以不要去打擾他們的生活?那些小小的異數也是血肉之軀,跟我們一樣享有生存權,我們該給予他們不打擾的尊重和生存空間。


END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