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81 articlesIn total 163983 words

他遭「上海」了

南灣水巷生

最近有點忙,但剛剛留意到一則有趣的冷知識,忍不住想分享一下。原來上海一名在英文可作動詞用,解強迫或拐騙人辦事。例句如: The two groups were shanghaied into signing the agreement, despite their objections.

致沙皇的信

南灣水巷生

[水巷閒思]講到烏克蘭人與哥薩克族的淵源,當順勢介紹一幅沙俄時期的名畫。據聞一六七六年時,鄂圖曼帝國正密密進犯烏克蘭,卻於聶伯河畔吃了一場敗仗。鄂圖曼的蘇丹非但亳不示弱,還致函予方才戰勝的哥薩克軍圑,命令對方投降。哥薩克酋長非但不降,回函中還以極盡粗鄙的口吻羞辱蘇丹。

《羅斯人史》

南灣水巷生

[水巷閒思]上回提到,烏克蘭國歌中的末句唱曰「吾等屬哥薩克一族」,足見烏克蘭與哥薩克一族淵源深厚。普京政府屢屢強調烏克蘭人乃邊境上的小羅斯人,與莫斯科一帶的大羅斯人本同根生。而烏克蘭人顯然更愛追認哥薩克一族作祖先。到底緣何生此分別呢?一八二五年起,烏克蘭地下開始流傳一份作者匿名...

吾等屬哥薩克一族

南灣水巷生

[水巷閒思]剛剛聽完天下第一台的兩集節目,用漢語惡補了一遍俄羅斯與烏克蘭的恩怨情仇,親切且暢快。難得主持人仔細對比台灣與烏克蘭的處境,才發現兩地民主進程相若,且面對差不多的困難,彼邦的慘劇實在值得台灣人加倍留神與警惕。沒想到甫播第二集,就聽到主持人介紹香港人看不到的香港紀錄片《時代革命》,還特意在節目尾段補上觀後感想。

籠中鳥

南灣水巷生

[水巷葦編]細心欣賞的話,你會發現動畫《進擊的巨人》處處充斥飛鳥的意象。片頭片尾如是,不少大戰過後復歸平靜的場景如是,像第一季、第四季與兵長外傳的開首亦皆借飛鳥開場。正如調查兵圑的紋章所示,飛鳥象徵自由,象徵主角一行人如何渴望探索牆外廣袤的世界。

偽靈性抑或偽科學

南灣水巷生

[水巷葦編]上回提到哈里斯《覺醒》一書,哈里斯主張摒棄信仰,改用理性的態度去認識及接受靈性。無奈現實中能稼接理性與靈性的人甚少。他認為迄今為止,談靈性的人約莫可分作兩類。一類屬不諳靈性的科學家,另一類屬新紀元信徒,雙方各自犯下不同的錯。談到靈性,科學家往往報以疑目。

地鳴

南灣水巷生

[水巷葦編]不知有沒有人同樣喜歡動畫《進擊的巨人》呢?昨夜終於看完第四季最終集了,實在依依不捨。看過這部動畫的人定當知道,過往片頭曲如《紅蓮の弓矢》及《自由の翼》等皆夾雜德文歌詞,算此作一大特色。較少人留意到原來好幾首插曲亦填上德文歌詞。正如第四季臨尾那幕,末日大戰前風雲色變,徐...

靈性、科學與宗教

南灣水巷生

[水巷葦編]推廣正念以前,哈里斯率先憑無神論者的身分為人廣知。他頭幾本出版的暢銷書皆或多或少寫來抨擊宗教,尤其針對各路基要派的僵固信仰。比起宗教,他主張人應據科學及哲學來指引生命的方向。他更曾與另外三位著名的無神論者合稱無神論界的「四騎士」。

無邊無際的愛

南灣水巷生

[水巷葦編]想介紹一本談正念的書。這本書題為《覺醒:非宗教的靈性指南》(Waking Up: A Guide to Spirituality without Religion) ,由科學普及作家哈里斯(Sam Harris)所著。哈里斯的專長包括哲學及神經科學,而他最為人熟知的成就在抨擊宗教及推廣正念。

古調新琴

南灣水巷生

[水巷碑銘]不少西方觀察家都留意到伊連學說與普京政權的密切關係。二零零五年時,克里姆林宮舉行過一場耐人尋味的移葬儀式。普京派員從海外迎回兩位俄裔名士的骸骨,移歸莫斯科頓河修道園公墓安葬。一文一武,一邊是沙俄帝國名將鄧尼金,另一邊即是伊連。

2

遺民任務

南灣水巷生

[水巷碑銘]伊連流亡瑞士後,原則上瑞士當局禁他再度涉足政治,只容他授課。但無阻他旺盛鬥志,除接住不遺餘力散播自己的政治思想外,也協助接引其他因戰亂而離散歐洲的俄裔。為振興祖國的大業,伊連可謂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其間他四出演講,主題多環繞俄羅斯的藝術、宗教及哲學。

白軍精神

南灣水巷生

[水巷碑銘]一九二二年流亡德國後,伊連定居柏林,並獲當地的俄羅斯科學院(Russisches Wissenschaftliches Institut)委以研究職位。其間著述不斷,他的讀者主要為同樣流亡海外的俄裔,當中自然以親白軍者為眾。自從與一度寄予厚望的紅軍分道揚鑣後,他的政治立場即與白軍合流。

坐上哲學船

南灣水巷生

[水巷碑銘]一八八三年,伊連出生於沙俄帝國時的貴胄,其祖上兩代皆曾居於克里姆林宮,其母為德意志裔移民。一九零一年,他入讀莫斯科國立大學的法學院,受系上教授啟發而鑽研德語哲學。一九一一年起,他遊學歐洲,於各地親炙施美爾(Georg Simmel)、胡塞爾(Edmund Husse...

伊連哲學的三根支柱

南灣水巷生

[水巷葦編]這段短片中,施奈德(Timothy Snyder)教授扼要介紹了俄國法西斯哲學家伊連(Ива́н Ильи́н, Ivan Ilyin)的思想遺產。伊連生前談不上知名,卻因普京連番援引他的著述而漸為西方觀察家所重視。按施奈德分析,伊連著述中有三大支柱深深影響普京圑...

克里姆林宮的精神上師

南灣水巷生

[水巷碑銘]也許時人從未遠離戰爭,舊恨種下的幽靈一直縈繞在側。不少西方觀察家熱衷於搜索克里姆林宮的精神上師,以便梳理出獨裁者的思想泉源。大家都很好奇,到底蘇維埃政權瓦解後的俄國還有何思想泉源可憑依呢?從普京的演講辭及他身邊一堆跳樑小丑的言論裹,大家逐漸發現一縷來自上兩次世界大戰...

血染黑土

南灣水巷生

[水巷葦編]香港與東歐諸國素來並無深交,談不上彼此結識。二零一九年後,大家忽然聽過爆發於基輔寒冬的一場廣場革命,或許亦讀過一本題為《論暴政》(On Tyranny)的暢銷書,作者乃耶魯大學史家施奈德(Timothy Synder)。《論暴政》一書寫來原為警戒美國人提防自家門內...

略說烏克蘭語

南灣水巷生

[水巷葦編]普京愛強調俄羅斯人與烏克蘭人同種同文亦同教,不必分得那麼細。講到同文,他引述十七世紀的基輔加里奇大總主教魯茨基(Josyf Rutsky)的觀察,指出兩地人書面語一樣,僅僅口語上有微不足道的偏差,就好比意大利中部與北部居民之別。

普京筆下的烏克蘭史

南灣水巷生

[水巷葦編]上年七月,克里姆林宮昭告了一篇長文,題為〈論俄羅斯人及烏克蘭人之古今一統〉(Об историческом единстве русских и украинцев),據稱由總統普京操刀。這篇長文乃俄國軍人必讀的範文,當中詳載了莫斯科當局宣傳經年的泛斯拉夫史觀。

艱險奮進的烏克蘭

南灣水巷生

The biggest difference is in different political traditions. Putin is impossible in Ukraine, and a victorious Maidan is impossible in Russia...

「保持冷靜,打普京。」

南灣水巷生

「水巷閒思」二零二零年時,為搜羅有關烏克蘭廣場革命的資料,讀到史家赫爾察克(Yaroslav Hrytsak)的論見,獲益良多。我尤其欣賞能助人反思時代乃至個別事件的學者。就近日一觸即發的緊張局勢,我就想到不如看看他有何最新的論見。按圖索驥發現他昨天有場實時的網上講座,便順道捧捧場。

1

取錢買樓的青年

南灣水巷生

青年招待我的簡便晚餐 [水巷閒思]也許年歲漸長,閱歷得多生活的波折,慢慢變得罕談私人生活及感想。有時不經意回望曾經的日記,既親切又陌生,似憑弔一顆逝去的初心。確實,偶爾賣一下感性、弄一下文筆也不壞。下文由我出國留學未久時所寫,錄下旅行中途一則頗有趣的對話。

泛舟險象

南灣水巷生

[水巷閒思]昨日險遇滑鐵盧。姑且記下,引為警惕。見天色正好,又難得清閒,決定扒艇出海。我有一艘可拆做三截的扁舟,三截俱全可供雙人坐,只砌頭尾兩截就變一人坐。之前我都同家人出海,昨日決定試試自己一個。感覺比雙人更易控制前進方向,但輕飄飄一直搖搖晃晃,須更留神用身軀去平衡。

午後蓮香

南灣水巷生

[水巷閒思]難得空閒,閒受一個人的下午茶。剛開好一盅龍井,見鄰桌正上演一齣永不過時的處境劇。有位長髮銀鬚又西裝骨骨的阿叔正大感煩躁,怪他身旁的阿姨親友連連催問喋喋不休,教他喘息不得,無法坐定下來沏上一盞茶。阿姨抱笑連連,但仍接續反駁,阿叔責之不懂基本禮貌。

奢儉盆菜

南灣水巷生

圍村盆菜 [水巷閒思]不知從何時起,盆菜成了家家戶戶過年的指定食制。茶餐廳至大酒店莫不爭相傾銷,單憑此味一決高下。明明按少時印象,盆菜更似須特地走入圍村尋訪的秘餚。雖我成長於元朗,究非圍村中人,食盆菜的機會亦寥寥可數。僅記得在辦於學校球場的慶典上嚐過一回盆菜到會,油雞、鴨掌、臘肉...

【九龍魔法陣】

南灣水巷生

[水巷閒思]突然想念起從前玩過的一隻角色扮演遊戲,叫《九龍魔法陣》。沒錯,即指橫卧香港的那片九龍。遊戲至今仍可免費下載,乃繽紛工房約廿年前靠 RPG Maker 2000 製成,可算一代人的童年回憶。鍾情角色扮演遊戲的玩家,也許多不介意畫質或運行系統如何老舊落後,更在乎劇情與匠心。

電影與哲學

南灣水巷生

[水巷碑銘]芸芸衍生著作中,我認為康斯塔布(Catherine Constable)所撰之《改編哲學:布希亞與駭客任務三部曲》(Adapting Philosophy: Jean Baudrillard and The Matrix Trilogy)尤其值得注意。

警察比搏擊會強大

南灣水巷生

[水巷閒思]最後,警察趕在炸彈爆發前先逮捕了所有博擊會成員,阻止了災難,並送主角入瘋人院治療。在國家的看護下,罪犯當然不可能得逞。The first rule of Fight Club in China?Don’t mention the original ending.

哲學的迴響

南灣水巷生

[水巷碑銘]後來,其中一名有份錄影的哲學家韋斯特(Cornel West)索性參演第二及第三部曲,飾錫安城裏的韋斯特議員(Councillor West)一角。他乃活躍於美國種族平權運動的學院鬥士,與華高斯基姊妹意氣相投,盛讚《駭客任務》表現出黑人的互異與多樣,罕見於當年的荷里活電影。

[舊文]奇情蛋卷

南灣水巷生

近日見市面多了打住「香港老字號」招牌的假貨,甚至借代購為名詐騙的集團亦見猖獗,證明喫蛋卷的熱潮到了~[水巷閒思]挨年近晚,大家忙碌辦年貨,而蛋卷乃常備之選。我一直以為蛋卷的英文就是「egg rolls」,但近日留意到異樣。如本地熱門牌子精記蛋卷王的罐上,赫然寫住「cookie rolls」。

由「屠宰」至「毀滅」再到「處理」

南灣水巷生

[水巷閒思]近日才第一次聽到「人道處理」一詞。過去更常聽到的是「人道毀滅」。「人道毀滅」一般譯自英文「animal euthanasia」,顧名思義,即指施予動物安樂死。施予安樂死的理由通常有動物重傷或重病、清除多餘流浪動物、利用動物做實驗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