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徐
老徐

建制派

在分裂的时代给自己保留一片天地

已经不知道如何形容现在所处的世界了。


网络上面两极化,墙内一片声,墙外一片声,墙内说我们很好,墙外说 不,让我来告诉你们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男人一片声,女人一片声,一些人热衷挑动情绪,一些人不分辩不参与,剩下的一些人积极寻找各类吸引眼球的事情发表自己那么绝对的观点。

各国领导一人一个声音,各类奇葩在这四五年一个个走向前台,而懂得冷战结束来之不易、知道如何平衡世界的人们却在一个个老去。

对生态环境的保护仿佛是一句空话,在几大政治集团的博弈中最先放弃的就是对保护环境做过的承诺。

同时,像《锵锵三人行》这种排气管,即便在有红色背景的凤凰卫视下,也被停播了。


当然,生活还是要继续的。


很多人这两年过的很糟,甚至并不是因为封城,这并不是夸张。

《十三邀》最近采访钟叔河,许知远让他团队里的人代表年轻人向钟叔河提一个问题,一个女生的问题没有提及疫情,但很明显是这两年很多人的心声。

许倬云最近一个月在b站发了几个短视频,谈的都是很沉重的内容,但得到了很多年轻人的共鸣,每个视频点击量都能在b站热门排上一阵,如果大家过的好,不会有那么多人看一个90多岁的残疾人老头不加幽默的文案和剪辑,就坐在那里说话的。

上个月我有事去派出所,就在那等民警的时候,就遇到一个人跳江自杀的,广州最近半年没有封过城,对其他城市低风险的人也没有一刀切隔离,即便这样,在市中心区域还是有人自杀。


对我来说,这两年越来越靠近一个临界值,但同时我也在尽力但调整自己。

这两年我感受到了记录当下的重要性,现在我们经过的每一天,在几十年后都是可以写入历史书的。


如果还有跟我一样的人,我希望跟你们一起记录,这也是我又开始尝试写作的最大原因。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