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7 篇作品累積創作 70192 

屆滿28歲的此刻,我,怎樣了呢

貓兒

生日快樂,祝福屆滿28歲的自己,也祝福所有看到這篇文章的你們。能夠好好生活在這裡,每個日子都是快樂。

1

於是今天,我離職了(下)—離別前的相聚出遊-Day 2 後壁湖海產、白沙灣、烤肉趴、鈕扣倉庫

貓兒

員工旅遊第二天,白天吃海產、踏海水;晚上烤肉、上酒吧,這些事情,老闆當然要跟著嗨呀!!!

1

於是今天,我離職了(下)—離別前的相聚出遊-Day 1 台南牛肉湯、東港生魚片、墾丁大街

貓兒

這是老闆犒賞員工的心意。於是,離職前最後一次員工旅遊,出、發、了!!

1

於是今天,我離職了(上)—說不出口的再見

貓兒

我的離開是件說不出口的秘密。對於這群互相嘴砲又情義相挺的同事,我們之間還有革命情感維繫著。

排隊接種的我,看著同樣等待的你

貓兒

我們就像一群待宰雞隻,擠在狹小的籠子裡,下刀斬殺之前,先看雞健不健康。

1

架部落格目的不是為了取悅誰,而是面對自己

貓兒

在工作上寫的文,也許有一部分的身不由己;但是在這裡,文字是忠於自己。

2

《超迷你文學獎》關於幸福,我的答案是…

貓兒

這篇文,是屬於20+貓兒的答案,也許再過個幾年,答案又會全然不同。關於幸福,我的答案是……

1

靈感乍現的當下是絢爛煙火,之後呢?繼續裝填彈藥

貓兒

生活周遭方圓幾尺以內,或者是舉手投足之間,都可能會與靈感來場美麗的邂逅。與其說是發現,不如說是因為心變慢,所以留意到。

1

從寫作,更加認識自己的模樣

貓兒

寫作是情緒的一道出口,用文字的各種形式,變成一種美學;同時,寫作也伴隨著生命的歷練跟著成長。

1

心裡有些事,把它寫出來,就放下了

貓兒

說不出口的心事,與其耿耿於懷到輾轉難眠,不如就讓文字將它帶出,像一道涓涓細流,沿著蜿蜒的岸,從山谷到沙洲,直到匯進大海。

2

原味最美,是因為未曾老去的心

貓兒

原味,包含外表與心理層面,經過生命的歷練,人生的體悟後,保留下來的,便是最真誠的心,那顆不畏現實怪獸咆哮,珍惜機會,勇於做自己的赤子之心。

4

親愛的外公,願在天的另一邊一樣過得很好

貓兒

外公,我們都回來了,在除夕夜這天,大家都回來見你了……

5

營造心目中的寫作環境,開始好好寫文

貓兒

好好寫不關乎時間長短,應該是當下的寫作投入與專注,地點對了、氛圍有了、音樂跟書也準備好了,好好寫文,便是在進行著。

3

你週末都在做什麼?我在寫作、找靈感

貓兒

寫作這件事情已經默默持續一年多的時間,過程也有起伏,沒有靈感的發窘、體力耗盡的身不由己、被公事過度切割的私人時間,現實與理想不斷的磨合與協調中,慢慢找到屬於自己寫作的步調與方式。

1

【短篇小說】指甲

貓兒

一天之內,她摳下了五片完整的指甲,再加上有意無意摳掉、被胡亂丟在地上的殘片,十根手指頭上,完全沒有任何米白色的新月指甲。她好一陣子沒有達成這項紀錄了,自從多年前那場聚會之後......

若時間倒退最想做的事,一是打排球,二是早點開始寫小說

貓兒

正因為沒有人可以回到過去改變,內心才會殘存著遺憾。要是覺得再堅持一下就可以怎樣,那現在就應該要堅持下去......

回顧今年,一切安好;至於寫作,依然是龜速

貓兒

今年算是充滿戲劇化的一年,硬要說的話,這在人生裡不過是不足記載的小事,但對於感官趨緩的文學者來說,可都是驚天動地的大事,內心泛起莫大的波瀾,用海嘯襲捲來說也不為過。

2

十年的錯落變化:初讀與再讀侯文詠《不乖》

貓兒

二篇心得比較下來,唯一的共同點大概是知道腦子要動要思考要創新,十年過去,現實的我,已經達到書中所認知的「不乖」了嗎?

1

馬特宇宙共建計畫 72|浪星:為了愛情,你願意犧牲多少

貓兒

為了愛情,你願意犧牲多少?我賭上自由、名聲、性命,只為換來小晴真正的無憂,還有馬特宇宙永世的平和......

3

最大的遺憾,就是沒能說出「我要養你」

貓兒

若不是男友因為好奇心走上前,我也不會跟著趨上腳步查看究竟。我也不會聽見,那聲聲呼喊又讓人心疼的聲音……

1

寫作,另外一種生活語言

貓兒

我把自己的感觸內斂收起,陳藏在心中那口酒甕裡,等待歲月將其發酵,而後精粹而出,化成一橫一豎的文字,組合成一篇具有層次變化的情感文章。那一滴甘醇的酒香尤其珍貴,比起當面對話時的臨場反應,寫文的表現多了份藝術美感,還有言語的斟酌謹慎。

回首過往,在無意踏入寫作之路時,曾有人激勵過你

貓兒

說起寫作這件事,並不是從小就喜歡的事情。偶然的一次回家作業,意外得到老師高分的讚許,寫作之魂就此在小小心靈中埋下一顆種子。然而,國中之後我的實力像被凍結般停滯不前,在既有的文章書寫失了意,於是,我跟上另外一波潮流,就是寫小說。

你好嗎?17歲的勇氣與25歲的延續

貓兒

不需要為了那年文學獎的挫敗而擊垮信心,畢竟年紀太輕、經歷太少,寫出來的東西有限。不需要急著一戰成名,很多時候,你自己先經歷過,筆下的角色才會更有深度、有靈魂。

1

【隨筆散文】文學的障礙

貓兒

我短暫逃離了寫作,又順手切斷社群網絡的連結。完全休養的一天,我思考文學在25歲時點起的那盞燈代表的是什麼意思,是給寡言的自己一個心靈宣洩、一個證明,還是一種目標。

江郎才盡之時,讓潛意識去放飛自我

貓兒

我曾在寫作時遭遇前所未有的慌張,執意的書寫只是獲得更多的不滿意,懷疑自己已江郎才盡,後來才明白那是瓶頸。放下對意識「一定要怎樣」的執著,讓意識去流浪,短暫的逃離讓思緒沉澱,或是不經雕琢的書寫,都是一種放飛自我的表現。

原本以為早已放棄寫作這件事,如今的我卻重拾筆桿

貓兒

來自心靈深處渺小的期待,一直都有對年少自己一個交代與保證。18歲那年勇氣的消逝,黑暗裡仍殘存一盞微弱光點,照著沒有全然死去的心。事隔多年,重新燃起的自信火苗讓我拾回筆桿,張牙舞爪的冒牌者惡魔再次向我咆哮嘲弄。但這次,我將不再退縮。

新舊傳承,熱情不減─Matters,寫作新主場

貓兒

25歲那年重新找回對寫作的熱情,在探路客開始寫文章的生活。過程中一度迷失對部落格的定位而消失,後來重新面對自己,加上探友們的鼓勵,於是寫作持續。因探路客即將熄燈,便在Matters另開新主場,繼續乘載寫作的熱情。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