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5 articlesIn total 24179 words

带着外公去上坟 (2022.11.03)

無人尼莫

在这些互斥中我憎恶外公又显得刻薄了。不知道下次再见到他会是什么时候,也不知道他还能再活几年。人世间这个平台,我们来来往往,带着各自的矛盾——再说什么好好活着,努力上进的话都显得空洞和虚无了,普通世俗生活在无数的条条框框中被磨成了顺从的圆,而底色只剩苍茫的绝望了。

封控日记(四 结束)

無人尼莫

2022年9月15日,第17天。今天解封了。想起小时候若是停电了很久,来电了时候大家都会去窗边大喊来电了——昨天看到消息时,也想像那样去大喊。于是我走到窗边,却看到街对面在家上网课的孩子,穿着校服,写字台上一个摄像头直视着他。我回到沙发,把这段时间手机上四个抢菜用的程序一一卸载,用这样的方式替代想要大喊的欲望。但很明显,一时的解封又能在多大程度上把疫情带向终点?不会的,任何层面任何程度都不会的。

封控日记(三)

無人尼莫

2022年九月7日至9日,第十一天。和自己约好这段时间里,每次出门都去确认看看那些猫的状况。在失衡的社会秩序下,尽力去保护更多的小猫小狗。

封控日记(二)

無人尼莫

2022年九月5日和6日,记录一次出逃。

1

封控日记(一)

無人尼莫

2022年8月30日周二至2022年9月4日周日

1

「隱入塵煙」,殘忍的田園牧歌。

無人尼莫

塵,黃土高原的塵,農民手腳上怎麼也洗不掉的泥土,都隨塵土一起來到世上,又如塵般無人知曉地離開。命運沒有給兩個被家庭視為麻煩的邊緣人太多選擇。被安排的婚姻,三次無法拒絕的輸血,三次房屋就在眼前被推翻也無法反抗。拒絕比忍辱負重要付出更大的代價:「人長了腳又能去哪裡呢」。

他的圖書館被燒毀了

無人尼莫

「我們的生存只不過是兩個永恆的黑暗之間,瞬息即逝的一線光明。」

[日記記錄]生死人世間

無人尼莫

[2021.12.02]晴,晴朗地不像12月,但我知道冬天就要來了。上週日祖祖去世了,祖祖是家鄉話中指奶奶的媽媽。聽別的親戚講,祖祖走得很平和,是在家裡緩緩閉上雙眼,子孫都在身邊陪伴著。那天我抱著花店店主精心搭配過的鮮花,有白色的菊花和桔梗,剛要走到靈堂就碰見一位親戚熱情地來挽著我的手臂,告訴我祖祖走得很安詳。

當你想起宇宙的另一端

無人尼莫

那是宇宙的另一端 當你想起我的家鄉時就會想起 那裡的葡萄長在土裡 那裡的日照來自月亮 那裡的牛奶是黑色 那裡的空氣清香怡人 那裡的棉花是純白無瑕的鮮紅 你的噩夢會從醒來的那一刻開始 我出生於那裡的二十世紀九十年代 我有姐姐哥哥和弟弟妹妹 我在家中排行老大也排行老幺 那裡的歷史無...

關閉了微信朋友圈的這半年

無人尼莫

東八區的白天,在網絡就能看到零時區夜晚的煙火。有了心動的人,輕輕鬆鬆動動手指就能找到ta的前度。以為自己的痛苦無人感同身受,卻能在社交平台上找到同類。網絡讓很多事變得簡單了,與此同時我們也在數字化的時代中無處躲藏。手機與網絡未曾讓人們變得親密,這個世界的距離像直尺上的刻度無法被輕易縮短。

燈光下看到的同心圓光圈,是我和兩片晶體的約定。

無人尼莫

晶體植入手術兩天的日記

因為我曾擁有一朵雲

無人尼莫

18歲那年的戀愛對象是比我大十歲的膠片攝影師。記憶裡和他一起出門總是很麻煩,笨重的攝影包,裝著好像輕輕一碰就會受損的鏡頭和膠捲,汗漬會在他的背上留下背包的形狀。那年夏天的某一天,在湖邊玩,我坐在大石頭上被大太陽曬到喪氣,他指著天上對我說「我把那朵雲送給你吧」。

[2018.07.20]音箱

無人尼莫

通過二手交易網站賣掉了念高中時自己一時腦熱買的電吉他音箱。獨自來自家住宅小區門口取的男孩高高瘦瘦,背著雙肩包,樂手的氣質像極了他。那是在重慶的第一天夜里,第一次吸了大麻,頭暈目眩倒在酒店的床上掙紮,上吐下瀉,在我身邊說著"即使說過那麽多話你還是覺得我是陌生人,才會有這麽緊張激烈的反應吧。

[2020.08.15] 夢的紀錄

無人尼莫

夢境總是比現實有趣很多,但是說出來好像就變得無聊了。那天我夢見家裡洗衣機後面有一條專供貓咪使用的時空隧道,我家貓用隧道去了別的地方,相反地,也有和他一樣的狸花貓穿越時空來到我家住下。暴雨的某一天,狸花貓先生帶回了一隻英短藍白小貓,誰知這位英短藍白先生是個無情的貓男,在各個時空和國...

[2020]和Jackie的生日信往來

無人尼莫

[2020.11.11 我写给Jackie] 生日快乐呀。谢谢你送给我的《刀锋》,我很喜欢。本来想保留着你送给我的时候的样子,把这本书的状态从你传递给我时就封存起来。但是实在很喜欢,左思右想,还是做了笔记画了横线,现在这本书上面既有你阅读过的样貌,也有我阅读后的痕迹了,就把这当作是分享与传递的结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