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尼莫
無人尼莫

在时间的容器里,借下星光放置于此。

「隱入塵煙」,殘忍的田園牧歌。

塵,黃土高原的塵,農民手腳上怎麼也洗不掉的泥土,都隨塵土一起來到世上,又如塵般無人知曉地離開。

命運沒有給兩個被家庭視為麻煩的邊緣人太多選擇。被安排的婚姻,三次無法拒絕的輸血,三次房屋就在眼前被推翻也無法反抗。拒絕比忍辱負重要付出更大的代價:「人長了腳又能去哪裡呢」。

這是黃土高原的「幸福的阿扎羅」,神聖般的善意和時間停滯的生活。

台詞的明與暗的對比是個人認為全片的亮點。自己用土胚做了簡陋的房子,是「我從來沒想過可以有自己的家」,而第一次去受到村上所謂的照顧得到的電梯樓房,卻只想著豬驢雞住在哪裡:「這不是我們的家」是暗。兩人回想起第一次見面,「我看到你在院子里心疼驢」是明,「就對你有好感」是沒有說出來的暗。這些暗處的語言是生活中自然的陰影,沒能講出來的話終究沒能講出來,但無論是誰都能在這些明處看到反面的暗角。

想起「寄生蟲」里的經典台詞,「有錢才能善意」。在隱入塵煙里找到更哲學性的回答:貧窮,掙扎,疾病也可以善意,只是這樣的善意常常會被利用,成為那句「高尚是高尚者的墓誌銘」。

唯一的敗筆是選角。過著單調平凡日子的普通人,和接受過專業訓練的演員之間,眼神表情和姿態是不一樣的,更不必說身世悲慘的農村婦女和生活優渥的演員之間的巨大鴻溝了。能看得出來海清很努力融入角色,但只要眼神和鏡頭對上,就穿了幫:「我在講述不屬於我的絕望」。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